[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09)

09

   “所以那天刚表白完夷则就又睡过去了?”阿阮将筷子狠狠地插进猪肘,“夏夷则同志,人民对你很失望啊!”

     夏夷则无语,阿阮,你到底在希望什么?

   “好了阮妹妹,别打趣他俩了,下午无异和夷则还要去进行二段实体通感,”闻人羽发挥了她在和稀泥转移阿阮注意力方面无与伦比的功力,成功拯救小伙伴于水火中,收获感谢眼神两枚。

   “已经要实体通感了吗?”阿阮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好快哦,我记得你们前天才上的模拟机吧?”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们是谁!”乐无异做自豪状,“我和夷则的数据可是连师父都说好呢。”

     闻人羽跟着点头,“是啊,夷则和无异的模拟数据连搭档几年的驾驶员都赶不上。”

     阿阮不高兴了,“你们都去驾驶jaeger,留我一个人好无聊啊!”

   “阮妹妹这话不对了,我们四个里只有你是医生,要是你都去驾驶jaeger了,谁帮我们看病啊?”乐无异连忙安抚,笑话,这世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医生!

   “对、对,无异说得对,”闻人羽接过话头,抛给夏夷则一个眼神。

     夏夷则立刻点头。

     阿阮噗嗤一声乐出来,“好啦好啦,我都懂。今天下午实体通感红玉姐还让我过去看呢,她说什么……咳,阿阮,你去好好地看着他们,万一小乐乐出个什么好歹,一定要及时救治。”

     阿阮学得活灵活现,逗得小伙伴们偷笑,只有乐无异一个人小声嘟囔,“为什么要救治我啊,万一是夷则出问题了呢?明明是他伤势没好利索啊。”

   “只是试验性通感而已,不是正式战斗,伤势并无大碍,”夏夷则想了想又道,“不是你不优秀,只是我比较有经验,所以红玉不担心我。”

      乐无异稍感安慰。

   “诶?大家都在这里啊,”长辫子姑娘风晴雪一溜烟跑过来,“陵越大哥让我通知你们,附近海域有异常,今天下午实体通感取消,全体驾驶员指挥室集合。”

   “那晴雪,我也要去?”乐无异指着自己鼻子问道。

   “是的呢,陵越大哥点名要你也过去,”风晴雪大大的眼睛笑成弯月,“乐乐你和夷则的通感数据很好,恭喜啦~”

   “嗯,多谢,”乐无异习惯性地抓头发。

   “一起走啊?”风晴雪伸出手,闻人羽和阿阮一边一个挽好,三个姑娘潇潇洒洒地离开。

     夏夷则学着风晴雪的样子,弯腰单手背后,另一只手伸向乐无异,“一起走?”

     乐无异脸红,嘴里嘟囔着“果然是淫贼逸尘子”之类的,但确定食堂里并无他人注意后还是搭在夏夷则手上,两人极其幼稚地手牵着手往外走。

   “无异,不要像做贼一样,”夏夷则无奈,“我们光明正大,不必如此。”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感到尴尬了。

   “你懂什么?这不是怕你前女友军团来揍我嘛,”乐无异东张西望,总觉得周围有人在看着自己,“逸清师姐都说了,让我注意安全。”

     夏夷则忧心忡忡地想,师姐,你究竟教了无异什么不必要的东西!


     前几天乐无异和襄铃、楚蝉合作更新了整个基地的安全系统,之前的系统至少有十二个漏洞,可基地居然坚持使用了十五个月,现在想想他都佩服太师父,如此节俭,我辈楷模啊!

     指挥室里架起了巨大的电子沙盘,广州附近海域的岛屿暗礁一一标注其上,我方警备情况实时更新,陵越正拿着激光笔沉思,墙上大屏幕里,灰白长发的男人神情冷厉,独目锐利。

     那不是瞳前辈?乐无异一头雾水,“师父,这是什么情况?”

     被问到的谢衣讳莫如深,“别多话,看着就好。”

     乐无异做了个嘴上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绝不多说。

   “陵越,我言尽于此,至于信还是不信是你的问题,”瞳冷笑一声,切断视频通信。

     陵越头疼,这位前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任性。

     电子沙盘又是一轮刷新,西北方突然出现闪动的光点,对方从海洋深处前来,正以飞快的速度靠近海面。

   “襄铃!”陵越提高声音。

   “明白!现在播放捕捉到的画面,”襄铃输入指令,调出深海探头拍到的影像投影到大屏幕上。

     首先是一片黑暗,渐渐地出现一点光亮,越来越亮,那团光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不规则的形状,就在即将看清它的形状时,屏幕倏然一片大亮最后回归黑暗。

     襄铃接着道,“刚刚是深海探头捕捉到的图像,共有8秒,对方具体信息并不知晓。”

     陵越立刻问楚蝉,“小婵,数据库有类似情况吗?”

   “没有,不过我可以试着解析图像,”楚蝉运指如飞,口中念念有词,“截取最后0.01秒的图像……”

   “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乐无异皱眉。

   “啧,无异哥哥,隔行如隔山说得就是我们俩,”百忙中楚蝉还不忘回敬一句,“从影像上能得到很多数据,利用光的数量波率可以计算出材料、密度、精度,进而解析出物质的具体结构……”

     楚蝉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屏幕上很快浮现出模糊三维立体图像,图像很快清晰起来,晶体网格状结构,原子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一起。

   “这是什么啊?”闻人羽只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好恶心。”

   “是结晶体,”谢衣肯定地道,“就像狰体表覆盖的紫红晶体。”

     楚蝉再次敲击起键盘,“利用衍射图谱和对光的折射率可以推断出具体成分……”

     三维图像被剖开,网格结构再次被分解,楚蝉依次念道,“铁、铜、钼、锶、铬、锇、镭,居然有放射性元素,麻烦了……”

   “小婵,结果,”陵越打断楚蝉的自言自语。

     楚蝉反应过来,“啊,抱歉,陵越大哥。谢前辈说得对,探头捕捉到的应该是怪兽体表覆盖的结晶体集合,密度分布均匀,我比较倾向于是鳞片一类的东西,主要成分是铁、铜、钼、锶、铬、锇、镭,由于铬是人类已知金属中最硬的,锇是密度最大的,所以怪兽鳞片应同时具有抗打击能力强和质量大的特点。又因为其中含有放射性元素镭,所以对人体有一定辐射作用。不过含量不多,短时间内不会产生恶劣后果。”

     陵越来不及赞扬楚蝉,光是鳞片中含有镭这一情况就足以令他头疼,“果然要在远海截击吗?襄铃,计算一下它还有多长时间会进入基地布防海域。”

   “还有三小时,”陵越话音一落襄铃就给出了答案。

     陵越当机立断,“秦炀闻人,在布防海域外围截击怪兽。”

   “是!”师兄妹两人对视一眼,鱼贯而出。

   “广陌和晴雪也上机,随时准备。襄铃联络最近的青龙基地,让对方时刻准备支援,”陵越顺势下了另一道指令,“瞳前辈推算,这次袭击广州的应该不止一只怪兽。”

     一旦此次袭击中出现两只怪兽,新一轮汛期将正式拉开序幕。

     襄铃联络过青龙基地,那边表示那边也人手不足,即使支援也只能过来一架四代轻型jaeger。

     陵越冷笑一声,青龙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如果真有负责人说的那么艰难,当初幽都怎么可能回到广州基地。可他没拆穿,只是向襄铃道,“告诉对方,我们要‘百胜’,否则别想幽都再过去。”

   “对方不同意,”交涉几句后,襄铃回头小声向陵越道。

     陵越毫不意外,百胜是四代中唯一一架双臂搭载了等离子炮的机体,对方当然不乐意放行,“跟他们说,‘百胜’本来就是广州的,要不是沈前辈可怜他们青龙,‘百胜’又怎么能到他们手里?如果闹到总参,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师父,这、这能行吗?万一青龙基地被袭击了,岂不是……”乐无异悄悄问谢衣。

     谢衣笑着摇头,“傻徒儿,陵越心思缜密,自然不会没考虑到这一点。事实上,已经有一台二代jaeger镇守在青龙了。”

   “诶?二代?师父我没听错吧?”乐无异一脸不相信,二代?!现在服役的都是四代连三代都找不到怎么还会有二代?何况二代驾驶员,那岂不是与太师父一个辈分!

     谢衣含笑,“能架势二代的自然不是一般人物。”

   “那台jaeger叫什么名字?”乐无异一连声地追问。

   “你要是有机会看到自然会知道,”谢衣悠然卖个关子,好徒儿,在为师看不到的地方努力成长吧。

     乐无异向自家师父撒娇以求得答案的功夫,青龙基地已经松了口,答应把“百胜”派回广州基地,让陵越着实松了口气。四台机甲,应该足够应付过这次汛期了吧?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百草传来报告,说是已经到达预定位置,目标尚未出现。大概是在远海的缘故,通信质量很不好,嘶嘶拉拉地夹杂了许多噪声。闻人把无线电开了又关,也没能奏效。

     楚蝉在一旁继续解析怪兽构造,襄铃握着通信器道,“百草,请保持无线电接通,我马上将VHF波段无线通讯切换为镭射脉冲通讯,即将进入倒计时,请注意。”

     闻人应了一声。

   “现在开始切换通讯模式,切换结束听见‘滴’声后请驾驶员依次报告确保模式切换成功,开始倒计时,5、4、3、2、1,通讯切换开始!”

   “滴——”

   “这里是‘百草’秦炀,通信正常。”

   “这里是‘百草’闻人羽,通信正常。”

     一切就绪,防线已经张开,只等怪兽入彀。


     海面先是泛起细细的波纹,继而化成滔天巨浪,翻转的浪花间,一只四代睚眦嘶吼着扑向百草。它背上披着厚重的结晶甲板,之前检测到的晶体集合应该就是他的鳞片。

   “不对,这只睚眦不对!”楚蝉突然出声,“它的质量比预测的要小太多,应该还有什么!”

     另一只?

   “调出直升机画面!”陵越大声道。

   “在天上!”乐无异指着实时画面,“刚刚我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飞过去了!”

   “目标在天上,速度太快,无法捕捉!”襄铃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已超出百草战斗范围!”

   “幽都!”

   “明白!”幽都主驾驶风广陌操纵机甲抽出背负在背后的巨大镰刀,锋利的镰刃刷地劈开空气。

     顾不上百草,所有人都盯着基地近海的影像,忽然,一个巨大的、长着翅膀的生物映入眼帘。

   “四代穷奇!”楚蝉一个打眼便认出这头怪兽来历,那是一只背生双翼的虎状怪兽,那双巨大的、几乎要遮天蔽日的翅膀在阳光下折射出幽绿光芒。

   “晴雪,我们冲上去,”风广陌挥舞镰刀,对身旁副驾驶妹妹道,“它有翅膀,我们要速战速决。”

   “嗯,我知道,”风晴雪皓齿紧咬,“绝对不能让它靠近广州!”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