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10)

10

     风卷云天,浊浪排空。指挥室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不好。就在刚刚,那只穷奇轻而易举地将幽都拖到空中,借助旋转的惯性撕扯掉幽都手臂上的尖刺,幽都拼死反抗,镰刀切断穷奇长有骨锤的尾巴,二者纠缠着从空中掉进海里,穷奇破开幽都的护甲,不断有电路系统暴露出来继而被它暴力扯断。

   “幽都静默!驾驶员情况不明!弹出装置受损,驾驶员自动无法脱离!”襄铃紧盯着屏幕上闪过的一排排指标,脸色苍白,“怎么办,陵越大哥?”

   “优先恢复通讯系统,”陵越紧抿了下唇,“我要知道驾驶员的情况。”

   “晴雪!”乐无异仰头看着大屏幕,急得恨不能伸手揪开撕扯幽都护甲的怪兽。

   “无异冷静!”夏夷则拉住乐无异的胳膊,“你是机械师,幽都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晴雪暂时不会有事!”

     乐无异渐渐冷静下来,“对,幽都的护甲是所有jaeger中最坚固的,晴雪和风大哥一定不会有事。”

   “怎么办,陵越大哥?”耳麦中清晰地传来怪兽的嘶吼和海浪的咆哮,襄铃双手虚放在键盘上,小指已不受控制地颤抖。

     夏夷则松开禁锢乐无异的手,乐无异诧异地回头看他,却见那一贯沉稳的驾驶员难得露出凛冽又郑重的表情,“让我去,陵越师兄,我一个人驾驶灵光玄日去。”

   “你疯了,夷则?你的伤还没好!你怎么驾驶灵光玄日!”乐无异反过去扯住夏夷则的衣角,“你疯了!我是你的副驾驶,我不允许!”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幽都阵亡不成!”夏夷则甩掉乐无异的手,他没去看炸起毛的小机械师,而是一直看着整个广州基地的最高指挥官。

   “指挥室、指挥室,请求使用‘真如幻镜’!”刚一恢复通信,就听见风广陌在另一端焦躁地大喊,“我们要坚持不住了!”

   “批准!”陵越深吸一口气,“‘真如幻镜’解禁!”

     真如幻镜是技术部最新开发的防护屏障,依托预先钉入海床的发射塔构建坚实的防护屏障,但耗能极大。现在整个广州的电能都集中在海底的四个发射塔上,只要幽都一脱离屏障范围,真如幻镜立刻发动,可以困住怪兽十分钟。

     除了战斗系统和必要的维持系统外,整个基地连带广州城黑暗一片,海底隐隐有青白电光浮动。强大的电力蓄势待发,海水导电,发射塔的异状瞒不过任何生物。

     真如幻镜的准备工作刚一完成,幽都借助穷奇的力量一跃而出,同一时刻,风家兄妹的声音重叠着响起,“‘真如幻镜’启动!”

     青白电弧瞬间跃出海面,强大的电力构建成看不见的桎梏立刻将穷奇困在原地!

     通信器里传来驾驶员沉重的呼吸声,暂时安全了,只是接下来怎么办?

   “幽都马上回来,而后切断通感接受检查,”陵越沉着应对,“阿阮,你准备关于‘混沌’病毒的检查。”

     阿阮匆匆跑开。

   “百草情况怎么样?”陵越又问道。

   “已顺利解决睚眦,正在返程路上,保守估计尚有二十分钟,”襄铃敲打键盘,调出百草数据,“机体损耗40%,武器遗失,无法支撑高强度作战。”

     所有人都在等着陵越做出最后决定,是让灵光玄日勉强出动,还是牺牲幽都拖住穷奇。

   “陵越大哥,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和哥哥都会服从。是吧,哥哥?”少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澈悦耳,她身边的青年发出一声鼻音,表示自己同意妹妹的话。换而言之,哪怕陵越要牺牲幽都、牺牲他们,两人也会执行命令。

     陵越闭上眼又马上睁开,“幽都,执行命令不变。”

     这是让灵光玄日出动?

     乐无异暗自握紧拳头,他不怕战场,但他担心夷则根本撑不到战斗结束——不,陵越一定不会这么决定,他一定不会让人白白送死。

     果然,陵越马上发布了下一条命令,他把自己的ID卡扔到襄铃面前,“襄铃,远程解除‘归墟’系统,同时开启F5机甲库通道。”

     解除归墟!难道陵越是要……

   “不行,陵越大哥,需要解除‘归墟’需要三个与你同级别的负责人,只一个不够!”襄铃敲击键盘进入解除‘归墟’的界面,陵越的ID已经输入,可仍少两个ID。

   “内线接红玉,”陵越似乎胸有成竹。

     楚蝉立刻接通医疗部内线,红玉也几乎马上知道陵越的意思,她没多说话,直接报上自己的ID。她是‘归墟’在广州的负责人,在解除‘归墟’上的说话权甚至高过陵越。

     第二个ID已经有了,还少一个!

   “用我的吧,陵越长官,”一个文雅温柔却陌生至极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声音一起进来了一位身着杏黄风衣的年轻男人,被松散束起的长发沿着他的肩线流水般向前滑下一些,嘴角挑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上去不温不火,唯独上挑的凤目泻出一丝精光,显得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温和无害。

     男人把ID卡放在襄铃面前,陵越脸色阴沉如水没有说话,襄铃不知所措。

   “在下‘混沌’病毒相关事项的最高负责人欧阳少恭,我的ID足够级别解除归墟,”男人双手插兜,硬是将风衣穿出了魏晋名士宽袍广袖飘飘欲仙的感觉,“时间有限,容不得陵越长官再找第二个选择吧?”

     欧、阳、少、恭!

     陵越恨不得把这个人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嚼碎,却最终只冷着脸道,“襄铃,照他说的做。”

     终于凑够三个ID,归墟解除成功!


     百里屠苏从无尽的黑暗中醒来。

     白炽灯晃得他眼球一阵刺痛,有人从他身后靠过来用手掩住他的眼睛,“别看,小心伤眼睛。”

     百里屠苏张张嘴却没能发出一个音节,只挤出一两个微弱的气音。

   “别心急,你的声带暂时还不能发声,几分钟以后就好,”红玉感觉手掌下的眼珠微微动了几下,她松开捂住百里屠苏眼睛的手,“来,睁开眼睛,慢一点儿,别着急。”

     边缘整齐的睫羽颤动两下然后向上翻起,漆黑的瞳孔像是两颗浸在清泉中的黑卵石,白的极白,黑的极黑。

     红玉小心地用棉签擦去受到刺激后自动分泌的生理性泪水,“感觉怎么样?”

     百里屠苏握了握拳,“还好。”他已经能发出细微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意思。

   “这里是战甲,”红玉将碳合金手提箱推到百里屠苏面前,“陵越在等你。”

     百里屠苏短促地啊一声,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唤醒。其实在从三年前期归墟对他的封存就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者说是他的身体逐渐适应了归墟的环境,总之他开始获得一些短暂的清醒。这不是个好现象,他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多,混沌病毒越来越活跃,归墟对他的效应越来越弱,总有一天会完全失效,然后他将再次面临危险。

     没人知道最后的期限什么时候到来,百里屠苏的生命什么时候走到尽头,他自己也不愿残喘度日,与其病榻偷生,不如奋不顾身。他相信陵越明白,所以他一直在等,而现在他终于等到了。


   “医疗部传来消息,‘归墟’已解除,目标生命特征稳定,他们将在三分钟内把人送到F5机甲库第二入口!”襄铃边说边打开F5通道,“青冥燃料注入完毕,固定栓解除,五分钟后转移至F5通道弹出器,请驾驶员尽快上机!”

     陵越转头对谢衣道,“谢前辈,这里拜托了。”

     谢衣点头,“尽管放心。”

     得到保证的陵越匆匆离去,乐无异往前一步,“师父,难道陵越长官他想……”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F5机甲库里停放的到底是那台jaeger吗?就是陵越和屠苏的,国内最后一台三代jaeger,青冥,”谢衣面色凝重,“阔别六年,终于要重新走上战场了。”

   “青冥?”欧阳少恭低笑,“原来你们都叫它青冥。初七,别人不知,难道你也不知青冥的真实面目吗?”

     谢衣皱眉,“欧阳医生,有些话不可以随便乱讲,初七之名,谢某早已弃之不用多时,勿要再叫。”

     这是乐无异第一次听见自己师父用如此生硬的口吻讲话,也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师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初七。

     欧阳少恭微笑不语。乍一看,他与谢衣一样,是那种潺潺流水一般利万物而无声、暖玉一样温润和蔼的人,谦谦君子,一眼就可以望到透彻。可与他接触多了才会知道,他想让你了解到他的哪一方面,你就只能了解到他的哪一方面,他是真正的矛盾集合体,温润又狂暴、冷静又激烈,就像太平洋,明明上一刻风平浪静,下一刻就是狂风暴雨。没人能猜透他在想什么,他的心思永远都掩藏在重重迷雾之后,就连关心都透露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欧阳少恭凝视着出现在“真如幻镜”旁边的青冥,嘴角勾出难以捉摸的弧度,他轻轻地叹气,“我是真的为屠苏好,怎么就没人相信呢。”

     楚蝉听到他的低声自语,忍不住地冷笑,“欧阳先生,在当事人面前,无论你怎么伪装,都是无用功。”

   “你是……”欧阳少恭愣住,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孩儿。

     楚蝉双手离开键盘,清秀的五官铭刻着露骨的恨意,“你以为当年被休宁姑姑藏在衣柜里的只有云溪哥哥一个人吗?还是你以为,你欠下的血债除了云溪哥哥,就没人记得了吗?”

     当年留下的尾巴,欧阳少恭眯起凤眼,“我不记得了,不过不要紧,如果你想报仇,我随时奉陪。”

     楚蝉再次响亮地冷笑一声,“欧阳少恭,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小婵,”襄铃有些胆怯地扯了扯楚蝉的衣袖。

     楚蝉强自镇定,她露出个微微扭曲的笑容安抚襄铃,“没关系的,襄铃。”

     襄铃机械地啊了一声。

   “指挥室里保持安静,”谢衣强硬地道。

     欧阳少恭一挑眉,不再说话。

   “青冥,能听到我讲话吗青冥?”谢衣开始呼叫青冥。

   “没问题,”陵越的声音响起,“之前拜托延枚和他大哥全部整修过一次。”

   “原来前一阵子延枚他们是在干这个啊,”乐无异悄悄地对夏夷则说,“我就觉得整备部最近忙得过分,原来是因为这个。”

     夏夷则捏了捏他的手,“别出声,认真看。”

     乐无异心领神会,吐了吐舌头,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屏幕上。


     距离真如幻镜杰出还有四十秒,陵越设置好倒计时,“师弟,可怨师兄?”

   “为何?”百里屠苏打开青冥右臂的燃烧装置,闻言微微一愣。

   “曾有医生与我讲,你再进入机甲作战会要了你的命,”陵越盯着狭小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倒计时数字,“可怨我擅自为你做出决定?”

   “幼时曾问师尊通感是什么,师尊对我讲,有了通感,便不再需要言语,”百里屠苏的面容在头盔遮掩下不甚清晰,但陵越仍能感到他专注至极的目光,“师兄懂我……有人寿数过百,却未必和乐满足,有人一生不过短短十载二十载,或许也能做到许多轰轰烈烈之事。若注定逃不过一死,屠苏惟愿能以此残躯仗手中之剑回护重要之人,总好过缠绵病榻、苟延残喘。”

   “我有时在想,若没有怪兽,你我又当如何?”说完陵越自己笑了出来,“当真痴话,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

     他看来眼表,距离真如幻镜接触还有十五秒,陵越不再言语,集中精神,握紧手中长剑。右驾驶位上,与他通感的人做出来相同的动作。

     不需要言语,不需要眼神,哪怕只剩思维也能做到心有灵犀,这就是青冥的驾驶员,当年的天墉双璧——陵越、百里屠苏。

     3、2、1——真如幻镜解除!

     被困整整十分钟的穷奇几乎在桎梏消失的一瞬间就扑到了青冥的面前。

     敌不动、我不懂,敌欲动、我先动!

     青冥以一种近乎在空气中留下残影的速度转到穷奇背后,一剑劈下——

     当的一声火花四溅,穷奇的左翼被这一剑干脆利落地劈断,紧接着青冥左臂臂甲里射出钢筋,将断翼楔入海床。只见那断翼离体后竟还能挣扎几下,反复数次方才彻底平静。

     穷奇吃痛,青冥抓紧时机跳出战圈,重新与它拉开距离。

   “解除左驾驶位负重,脱离护甲,”陵越的声音哪怕在激战中也平静得吓人。他话音刚落,青冥左半边机体青光一闪而逝,左臂沉重护甲被抛进海里,内置发动机启动,陵越竟抛弃了自己这一半的防御以换得更快的速度与更强大的力量。

   “你们口中的青冥,最特殊之处便是它的双驾驶设计,不同于一般的主副驾驶分立,它的驾驶员只有左右之分而无主副之分,”欧阳少恭看着实时图像,不知是在解释给谁听,“或者说,它可以随时切换主副驾驶。”

     夏夷则皱眉,也因此对驾驶员通感程度要求极高吗?通感如此完美的搭档,居然没有血缘关系……

   “师父师父,那现在应该谁是主驾驶?”乐无异看得眼花缭乱。

   “应该是陵越,”谢衣略带敷衍意味地道。青冥这是要搏命的打法,他感到不安,青冥的这个姿态已经很接近它最初的面貌,如果右驾驶位再……

     容不得他多想,青冥已将长剑转移至左臂,重新与穷奇战成一团。穷奇断翼的地方慢慢延展出新的骨骼,边缘锋利如刀,伸直时足有十米,青冥一个不注意便会被穿个透亮。

     二者移动的速度太快,影像不及捕捉,屏幕上只余青灰两道影子左右翻腾。

     不行,打不过的!

     夏夷则越看越心惊,在场诸人唯有他是正在服役的驾驶员,也唯有他能从影像和数据中推测出穷奇的速度、力量到底达到什么程度,那是达到四代怪兽的巅峰,哪怕青冥再强,也无法独自战胜这头即将跨过四代门槛、进化为五代的怪兽。

     锵——

     千钧一发之际,青冥的长剑竟卡在穷奇的骨头缝里,吃痛的怪兽发狂地用骨翼劈砍青冥背部,青冥用右臂遮挡要害,右臂护甲很快伤痕累累,摇摇欲坠。

   “走,”通讯器里忽然响起一个模糊的声音,那个声音一起,青冥立刻弃剑转身,奇迹般地脱离了穷奇的攻击范围。

     战斗又一次陷入僵局。

     襄铃和楚蝉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到了惊讶与狂喜。

   “解除右驾驶位负重,脱离护甲,”那个声音再度响起,青冥的右臂护甲脱离,露出护甲下深藏的红黑长剑。陌生声音冷冷地道,“转换驾驶模式,青冥重新出击。”

     一瞬间,青冥右半边机体红光大炽,殷红得血一样的红光中,青冥再度提升速度。 

     反旋、劈砍、突刺,它行云流水般顺畅而自然地攻击,破开空气、破开海浪、破开一切阻挡剑锋的障碍,穷奇重新长出的骨翼在这柄红黑长剑面前,朽木一般不堪一击,哗啦啦地散落在海里。

   “焚寂,这就是焚寂的力量!”欧阳少恭眼中出现炙热的光,“对,这才是青冥真正的姿态,时刻暴怒的、燃烧的烈焰,焚寂!”

     焚……寂……

     这个名字夏夷则听说过,第一代jaeger中最杰出的一台,在第一次汛期中独自干掉四头怪兽后损落于北海,一同沉没于黑暗中的还有它的驾驶员长琴与悭臾。

   “好、好厉害!”乐无异惊讶得张大嘴。

     青冥——焚寂虽然只是一代改装成的三代机,但它的力量与速度隐隐有超越四代机的架势,它是真正的战斗机器,百发百中的杀手。

     高节奏的战斗忽然静止,耸立在万丈碧波中的赤红机甲高举长剑,锋锐的、无可匹敌的金铁之气甚至隔着画面都能直刺入指挥室里每一个人的皮肤中。

   “不好,右驾驶员生命特征出现波动,血压持续降低!通感开始污染,‘混沌’爆发!”楚蝉手忙脚乱,她甚至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冷静,小婵,这无可避免,”不知何时出现在指挥室的红玉低声安抚小姑娘,“你看着通感,如果污染程度大于百分之五十……”

     楚蝉和襄铃一起看向红玉。

     红玉苦笑,“如果大于百分之五十,我也无力回天。那时不光屠苏,陵越也会很危险。”

     幸好,通感的污染值增长到百分之四十时开始停止,并在四十上下不住跳动。

     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百草还没到吗?”谢衣问襄铃,襄铃调出数据。

   “还有两分钟,”小姑娘大声喊道。

   “陵越、屠苏,还有两分钟!”谢衣高声道,“你们再坚持两分钟就好!”


评论 ( 5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