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11)

11

     陵越啪的一声关掉通讯器,他旁边的百里屠苏愕然,“师兄……何意?”

   “烦,”陵越言简意赅。

     饶是正在战场上,百里屠苏也被陵越说得低笑一声。

     倒是陵越依旧不苟言笑,他瞟了眼屠苏的身体数据,“师弟,还能挺住吗?”

     百里屠苏点头,他集中精神努力与混沌抗衡,双方开始久违的大脑争夺战,熟悉的刺痛再度开始,但这个程度百里屠苏自信还是挺得住,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还可再战。”

   “好,我们一起干掉它,”陵越打开左臂的发射器,两人的左臂同时被一圈赤红光环环住。

     同时青冥,或者说焚寂,开始后撤。

     下一刻,抛弃了所有防御的机体一跃而起,炙热的火焰从左臂发射器喷薄而出,瞬间点亮了半边天空,腾空而起的火龙盘旋在红黑长剑上,挟着呼啸的风声狠狠扎入穷奇颈部。

     穷奇拼死反抗,双方谁都不肯后退,纯粹的力量碰撞演变成漫长的拉锯。火苗舔舐过穷奇背部的长毛,一路蔓延到青冥机身上,钛合金的机身在高温炙烤下发出噼啪的脆响,表面慢慢浮现出现薄薄一层釉。驾驶舱里的温度超过五十,激烈的碰撞和燃烧急剧消耗氧气,通感污染程度一路飙升。

     传感头盔下的百里屠苏双目赤红,混沌入侵大脑搅得脑中经络如摧折寸裂,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血水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他勉力跟随陵越举起右手——青冥再度高举长剑——最后一击、成败在此一举!

     偏偏此时,一直被压制的混沌轰然爆发,剧烈的痛楚在脑中炸开,眼前闪过光怪陆离的斑点……

     漆黑的海底……巨大的裂缝……泛着蓝光的阴影……没有形体的生命……

     冷……好冷……

     孤独、绝望、愤怒……

     如坠深渊……求无所期……

     不如以鲜血洗遍大地,让我们的愤怒遮天蔽日……焚尽世间一切……


   “师弟、师弟!”在混沌失去控制前一刻切断通感陵越将百里屠苏从操纵台上放下来,他的师弟已经失去意识,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

     陵越解下传感头盔露出百里屠苏的脸,蹭去黏腻的数据中转凝胶,那张俊美的面容惨白如纸,他强忍下心中的惶恐与忧虑,轻轻拍着师弟的脸,柔声道,“师弟,醒醒,别睡,快醒醒。”

     百里屠苏带着手套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眼睫边缘轻颤,挣扎许久方才睁开一道缝隙,“师兄……怪兽……”

   “已经死了,坚持住师弟,红玉马上过来,”陵越将他的头死死按在怀里,“坚持住,芙蕖已经走了,我不能、不能再失去你……”

   “芙蕖……师妹……师兄勿要再自责……”百里屠苏的声音越来越轻,“多谢师兄……屠苏便是死也希望死在……战场上死在……师兄身边……”

   “别说了,师弟,你不会死!有师兄在,你一定不会有事!”陵越用牙齿扯掉手套,温暖的掌心贴在百里屠苏冰凉惨淡的脸颊上。死亡步步逼近,不怀好意的寒气贴缀在百里屠苏的眉梢眼角,陵越凝视着自己的师弟,用大拇指擦去残留在他脸上的血迹拖出淡淡的一条,“师弟,坚持住。”

     他反反复复地重复这一句话,仿佛这就是他存在于这个世上唯一的意义。

     留住他!不能让他走!

     百里屠苏张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他已经虚弱说不出话,但他们还连着,哪怕随着一方生命的流逝,通感已变得很微弱,但它确确实实还存在着。

     先是一片空白,然后是杂乱的声音线条和斑斓的色块,毫无规律。短暂的眩晕过后,一切干扰都褪去,画面变得流畅而清晰——

     展现在陵越脑海中的是漆黑到没有一丝光亮的海底,刚开始什么都看不清,渐渐地视野里出现了闪烁着莹莹光芒的水母成群结队飘过,奇形怪状的深海生物显露出轮廓,细沙和碎石构筑成海床上倾颓着不知什么时代的沉船,船体成了珊瑚和藻类的乐园,提灯安康徜徉其间。

     这是哪里?通感中看到的只能是记忆,但陵越确定百里屠苏从未到过海平面三千英尺下的深海。

     忽然,剧烈的震动借由海水向四面八方传递开去,深海生物们受惊般散去,海床塌陷,巨大的裂缝蓦然出现在视野中。灼热的岩浆从裂缝中涌出,覆盖了细沙碎石,形成新的海床……而后岩浆停止喷涌,一瞬间一切静止。

     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陵越清晰地意识到,它带起强烈的压迫感,那种感觉似乎是天地间最浩瀚的力量都加诸在自己身上,压得骨骼噼啪作响。

     一团蓝盈盈的光芒从深不见底的裂缝中快速上浮,而后在陵越惊异的目光中伸展四肢,露出尖锐的獠牙和强劲有力的肌肉,坚不可摧的骨板遍布全身。怪兽在海床上走了几步,而后长尾一甩,庞大身躯如离弦之箭飞快地远离海床,射向海面。

     那是一只梼杌。

     如果陵越没有记错的话,梼杌这种怪兽仅出现过一次——二十一年前的青龙镇,在此之前,从未有人见过如此庞大的生物。

     梼杌消失的瞬间,周围的一切如同镜花水月一般突然破裂,海底、裂缝、沉船统统破碎成光点,炸裂成刺目的白光。

     陵越猛地醒转,他怀里的百里屠苏微微动了一下,他赶紧低头,“师弟?师弟!”

     百里屠苏说不出话,他的唇色惨白,眼神也开始涣散,鲜红的血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来,沿着脸颊落到陵越的手心,柔软的发丝沾了鲜血凌乱地贴在脸上。然后他们之间的通感剧烈波动,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摇晃一般,摇摇欲坠,百里屠苏的脸上再次露出痛苦疲惫的神情。

     不行、不行!你可以夺走我的任何东西,唯有他、唯有我的师弟,谁都不可以碰!

     陵越收紧双臂,固执地维持最后一丝联系,可这联系是如此的微弱,仿佛一阵风、一滴水就可以彻底摧毁它。

     监控器还在尽职尽责地工作,如果陵越抬头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通感的污染程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而百里屠苏的各项指标已经无限趋近于临界点,他的生命像是怒岚中的孤舟、狂风中的落叶,随时会被碾得粉碎。

     陵越固执地坚持,脑袋像是碾碎一般痛着,神经被反反复复蹂躏,口腔里弥漫着腥甜味道,瞳孔周围浮现出内出血的斑块。

     他感到肺部的空气变得稀薄,视野随之模糊,被大片大片的红覆盖……艳红、殷红、血红……触目所见全是令人窒息的红……红、红、红、红,红得直欲燃烧起来!这残忍的、狰狞的火焰,霎时间冲天而起咆哮着要将这世间万物焚烧殆尽!在这熊熊燃烧的烈火地狱中,仿佛连灵魂都要被烧尽、烧成灰,扬在太平洋里重归混沌……

     铺天盖地的红莲业火中,百里屠苏的背影若隐若现,虚无地似乎一碰就会啪地碎成碎片。

     不……别走,师弟,别走!

     陵越耗尽全力抓住百里屠苏的手腕,跟我回去,师弟。

     遮天蔽日的烈火中,百里屠苏慢慢回头,他一向表情不多的脸上鲜有地布满了忧伤。

     放手,师兄,要不然这火会连你一起烧尽。

     放手?你让我像六年前一样眼睁睁看着你被混沌感染?陵越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师弟,我做不到!

     火苗顺着百里屠苏的衣袖蔓延到陵越身上,可他扣住屠苏手腕的手依旧很稳,无一丝动摇。

     跟我回去,师弟。

     师兄,放手。

     你是觉得师兄护你不住?

     并非,只是……

     我不说第二遍,跟我回去。

     风一起,熊熊大火瞬间吞噬了两人的身影,皮肤血肉被烧焦的声音清晰地传到耳中,烈火焚身的痛苦让陵越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清醒过。

     带他回家,除此之外世间万物再无意义。

     一时间赤焰纷飞,天地翻转,所有的所有灰飞烟灭……


     咣、咣、当啷——

     舱门被从外面暴力打开,乐无异第一个窜进青冥驾驶舱,继而愣住。

     传感头盔被扔在地上,陵越拥着百里屠苏跌坐在操作台旁,监控仪滴地一声归零后停止工作,战斗模式刺目的强光转换为柔和的橙黄光芒,斜斜地撒在两人脸上、身上。光芒是如此柔和温暖,以至于两人被鲜血模糊的面容都变得没有那么狰狞,细小的尘埃安静落下,仿佛不愿惊醒他们一般。

     一切都是如此祥和、静谧,好像一切本来就应如此,时光在这一刻静止,将他们凝成最动人的雕塑,穿越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穿越了岁月的重重帘幕,穿越了遍布硝烟热血的战场,静静地落到所有人的眼里。

     乐无异捂住嘴,不愿、不敢、不忍出声破坏这如田园诗词一般充满了宁静之美的画面,他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死亡也可以如此唯美。


评论 ( 6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