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13)

13

     汛期中的袭击事件总是比平时频繁些,因此,乐无异的第一次实战来得比他想象的更快、更措手不及。

     那是一只四代屏翳。

     屏翳皮肤韧性极高且布满黏液滑不留手,灵光玄日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抓住它,反而被蹭了一身黏液,幸好目前看来这种液体除了黏一点比较难清理之外没别的害处。

   “用火烧,夷则!”乐无异忍住驾驶舱剧烈震动带来的不适,点开手台上的助燃剂喷射按钮。灵光玄日左部护甲转开,露出下面深藏的喷射口,棕黄的助燃剂喷了屏翳一身。

     夏夷则抬起右臂,燃烧器喷出烈火一下子引燃助燃剂。屏翳的皮肤在烈火燃烧下不断龟裂,发出哔哔啵啵的爆裂声。

     那只屏翳痛得号号大叫,直接在海里打滚。

   “它……在打滚?”乐无异愕然,原谅他,他真是第一次见到在海里打滚的怪兽。

     要不是传感器束缚着双手,夏夷则真想做一个扶额的动作。

     火焰遇到海水嘶的一声激起大量水汽,屏翳浮起来的时候,背鳍和皮肤上都覆了晶亮的盐粒。

     乐无异下意识地吸鼻子,“嗯,有盐,火候也刚好,可以吃了。”

   “灵光玄日,刚刚检测到屏翳的黏液含‘混沌’,”陵越的声音急促响起,“注意不要划伤机体!”

   “喵了个咪的,居然是‘混沌’!夷则,我们怎么办?”乐无异下意识地问道。

     夏夷则收起灵光玄日右臂的燃烧器,松开固定螺栓,长剑锵的一声弹出,两人的右臂同时浮现出青色数据环,“无异,准备采集数据!”

   “OK!转矩准备完毕!雷达定位完毕!”乐无异将手台调至左手边,同样流畅地操作,“压敏传感器准备完毕,目标锁定完成!”

   “准备——”夏夷则压低身体,套住右手的青色数据环扩张到最大,“上!”

     灵光玄日倏忽间绕过屏翳前肢伸出的锋利钩刺冲到屏翳体侧,长剑呲地刺在屏翳的皮肤上。但屏翳皮肤坚韧滑腻,这一剑居然没有刺穿皮肤,反而剑锋一偏向一边划去。

   “好了吗,无异?”夏夷则一手稳住长剑去势,一手握住前肢钩刺。屏翳疯狂挣扎,巨大的力道带得灵光玄日无法控制地向前扑去。

     数据换飞快旋转,双方力量的碰撞令液晶屏幕上的阿拉伯数字晃出重影,乐无异死死地盯着屏幕上力敏传感器的读数,“再等一秒——好,准备脱离!”

     乐无异话音刚落,二人同时抬腿,狠狠地将屏翳踹出十来米,反作用力令灵光玄日也踉跄着向后退了三四步。而没被抵消的力直接作用在驾驶舱内的驾驶员身上,一时间天旋地转,乐无异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这强悍的力道压得变了形,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连经验丰富的夏夷则都扶着中心操作台缓了一秒才能勉强开口。他问搭档,“怎么样?”

   “远了打不透!”乐无异匆匆看了眼计算机解析出的力数据摇头,“需要近身!”

   “那就近身!”夏夷则启动电磁牵引系统,“我负责牵住它,你负责打!”

     灵光玄日停滞片刻,雷达突然发出警报,那只屏翳居然从水下跃出,与灵光玄日近在咫尺!

   “躲——”夏夷则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灵光玄日的腰部就被狠狠扫中,继而失去平衡扑到在海水里。

     驾驶舱里火花四溅,强光刺得乐无异眼睛都睁不开,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推到了什么东西!

     是腹部!是那只屏翳相对柔软的腹部!

     好机会!

     乐无异意识到了,夏夷则自然也意识到了,他刷地亮出右臂内置的高振动粒子刀,左手握住右腕全力向前一送——刀尖微微向右偏了一些,整个滑开,只留下浅浅的刀痕,可屏翳却顺势勾住灵光玄日左臂,令他动弹不得。

   “再来!”夏夷则高喊道,同时他加大了粒子刀上能量的输出功率,疯狂震动的刀锋上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灵光玄日双臂内的助推器同时开启——

     血肉被割裂的黏腻声音终于响起!

     成功了!粒子刀整个刀身都没入了屏翳的腹部!幽蓝的血液蓦然涌出,屏翳松开勾住灵光玄日左臂的钩刺,发出绵长痛苦的呻吟。

     灵光玄日趁机压住粒子刀向下在屏翳的腹部切除一道刀口,乐无异满头大汗,敏锐地捕捉到定位器啪的一声轻响,“长度够了!往深去!”

     夏夷则二话不说直接弃刀,双手扒住刀口用力向两边拉扯。

   “伸进去!”乐无异高声道,“等离子榴弹炮,准备!”

     传感头盔内置的自动锁定系统,机械女音开始读秒,红色瞄准十字与目标重合,不断发出滴滴声。

     屏翳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再度疯狂挣扎,想用尖利的牙齿撕裂灵光玄日的护甲。灵光玄日被按在海床上,单手撑起屏翳的头,另一只手从撕裂的刀口直直按进屏翳的体内。夏夷则忍住震动带来的麻痹,剧烈战斗带来的窒息感令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坚持住,无异!”

     乐无异大口大口地喘息,肾上腺素激增令他亢奋到微微颤抖,初次上战场的不适和紧张在铺天盖地的激素中燃烧殆尽。他瞥了眼深度定位器,灵光玄日的手臂已经伸入屏翳体内七米,刚刚好,他大喝,“等离子榴弹炮发射!”

     炮筒前移,代表着凶悍力量的青蓝光芒汇聚在张开的炮口——

     轰——

     等离子榴弹炮发射时巨大的后坐力震得两个驾驶员七荤八素,轰鸣的噪声更令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判断力,甚至没有余力改变姿势,就着被屏翳压在身下的姿势一口气打光了所有的炮弹。

     血液、肌肉、内脏和骨头渣子一股脑儿倾倒在灵光玄日机身上,将灰白两色的机身染成了诡异的幽蓝。屏翳最后挣扎两下,而后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四面八方而去的冲击波终于散去,等离子榴弹炮发射器自动收回,乐无异头晕脑胀只能任凭拘束器将他吊在操作台上,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夷则,你还有力气吗?我浑身都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睛也看不见了。”

     夏夷则苦笑,“我也一样。”

   “乐无异、夏夷则!”通讯器里传来谢衣怒极的声音,“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大了!这么近的距离敢用榴弹炮,嫌命长吗?”

   “师父——”乐无异软软地抻长声音,“徒儿看不见了怎么办?”

     谢衣没好气地道,“剧烈震动带来的后遗症,回来养两天就好了。你们两个真是……”

   “胡闹!”连陵越一向波澜不惊的声音都带上了咬牙切齿的意味,“第一次实战就给我搞成这样,榴弹炮使用准则都忘了吗?回来给我写检讨!一人三千字,谁都别想逃!”

     乐无异吐了吐舌头,夏夷则满脸无奈。

   “等着吧,向天笑和延枚马上带人过去,”谢衣觉得再来这么几次他早晚要得心脏病。

   “知道了,师——”父字还没出口,乐无异就被自己敬爱的师父切了通讯,他可怜兮兮地转头,“夷则,怎么办,师父嫌弃我了!”

     夏夷则勉力伸出手却因为看不见,只能胡乱地碰到乐无异的头盔,“谢前辈只是担心你。”

     乐无异摘了头盔,将满脸的数据中转凝胶蹭在贵得要死的手甲上,“呼,终于自由了。我把通感切断了哈。”

     说着他摸索着关了灵光玄日的通感系统,强光熄灭转成了蓝白冷光,机械运转的噪声消失,周围安静得吓人。

     乐无异感到有光透到一片漆黑的视野里,于是费力地眨眨眼又眨眨眼,这才能勉强能看清搭档兼恋人的轮廓——夏夷则也摘了头盔,漆黑的长发披散在浅灰的战甲上,逆着光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我好像能看清一点儿了,夷则,你呢?”他伸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夏夷则捏了捏眉心,“嗯,比刚刚好一些。”

     安静片刻,乐无异又道,“其实一直有件事想问你,就是那天我跟你说要做你副驾驶的时候,刚开始你似乎……不高兴?”

   “啊,是有一些,”夏夷则低低应道。

   “为毛啊?你看我们两个不是很默契吗?”

   “不,不是因为这个,”夏夷则露出柔软清浅的笑容,“我以为是陵越师兄……强迫或者说怂恿你……所以才……”

     乐无异嘁了一声,“陵越大哥哪是那样的人?我明明是自愿的。”

   “我知道,但我总控制不住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可能是因为看不见,又可能是因为太过年轻藏不住这般曲折温柔的情愫,夏夷则很坦白,“我希望能与你并肩作战,但这太危险,无异,我不允许任何人替你做出决定,哪怕是我自己也不行。”

     乐无异短促地啊了一声。

     半晌后,他道,“夷则,你过来。”

   “干什么?”

   “你过来啊!中心操作台你还知道在哪里吧?过来。”

     夏夷则不明所以地凑过去,然后感觉到乐无异的双手搭到自己肩上,再然后一个柔软的、温暖的东西擦着自己的嘴唇过去。

     他愣住,这是、这是……

   “嘿嘿,你的心意我领了,”乐无异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对方的脸颊上,轻轻地蹭了蹭,“夷则,能跟你一起战斗我很高兴,我真的——好喜欢你。”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而后简单的触碰成了深吻,身体成了海洋,理智则如冰雪般在温暖洋流中融化得无影无踪,感情占了上风,叫嚣着想要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直到彼此血肉融合再不分离……

     这一刻,世界一片寂静,他们在太平洋底安静地亲吻。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