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17)

17

     温留和清和的到来着实让广州基地兵荒马乱了好一阵,幸好,清和很快接到南熏和紫胤的联合邀请,带着温留和决微北上昆仑参加一项实体实验。对此夏夷则在惋惜不能与师尊朝夕相处的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乐无异最近很烦。

     起因就是那天清和在食堂里的那句徒弟媳妇,在这种事上脸皮其实很薄的乐小公子在被曝光后的怨念强得堪比贞子。一连几天黑云罩顶,如同鬼魂一般足不点地飘着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阿阮安慰他说,其实大家早就知道了。

     技术部的二把手哀怨地看着少女,我不是在意这个……

     那就是在意自己是徒弟媳妇?闻人羽心思敏锐,一下子想到其中关键。

     乐无异默认,旁观的夏夷则移开视线。

     闻人羽叹气,语重心长,无异啊,你看无论是从身高、腹肌还是气场,夷则压你都绰绰有余,你就认了吧。

     阿阮左眼里印着八右眼里印着卦,直追问他俩进行到哪一阶段到底上没上垒。

     乐无异不出声,夏夷则略显尴尬。

     阿阮大惊失色,难道你们确认关系这么久只是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哎呀,谢衣哥哥都说了,行动高于一切!夷则同志,组织对你很失望。

     夏夷则咳了一声,开始反驳,功力深厚如他只用了一个例子就把阿阮驳得半个字都说不出——陵越师兄和屠苏从小就在一起,十多年了不也只是发乎情止乎礼、未曾逾矩半步?

     阿阮和闻人羽同时沉默,正在房间里翻看驾驶员数据的陵越猛地打个喷嚏,赶巧回来拿东西的百里屠苏疑惑地凑过去摸摸师兄的额头,没发烧啊……

     陵越拉住他的手凑到唇边吻了下,惊得百里屠苏一下子抽回手,惊异地看着他。

     陵越自己先红了脸,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咳,那个……太华的逸清师妹说我不解风情,让我多学学逸尘子……师弟,吓到你了?

     百里屠苏摇头,耳朵尖泛起一点点红。


     言归正传,汛期已经过去一半,除了刚开始的几场战斗很艰难外,随后很顺利,甚至出乎意料地回收了一颗次级大脑。总参那群研究员如获至宝,总参最高头头终于可以不用面对那一帮疯子,一高兴,顺理成章地给广州基地多拨了一笔奖金,陵越决定将一半奖金投到半个月后的除夕联欢会,另一半拨给技术部。

     三大基地里还坚持着每年办联欢会的只有广州基地了,前任指挥官沈夜一直坚信,大家久困于各自岗位上,每年也就能借着除夕开怀几日,若是连这个都削减了,岂不是要逼死人?所以每年的联欢会沈夜和几位负责人都是绞尽脑汁,沈曦还在时甚至扮过兔子跳舞,连沈夜自己都上台跳过一曲热舞nobody,赢得掌声与鲜花无数。

     有了珠玉在前,加之陵越自己不擅此道,因此压力略大。幸好后勤部华月是沈夜留下的老人经验丰富,包办了大部分事宜,陵越只需要“小事不管,大事拍板”。

     眼见着天气越来越冷,基地内的年味儿越来越浓,怪兽也来跟着分一杯羹,一只四代蜃在深夜拜访了广州基地防区。

     出动的是百胜,晋磊和方兰生正好值夜班,没等陵越道指挥室就穿好了战甲登机。陵越到时,百胜的拘束器全部移除,固定栓只剩一组,他笑了一下,冲襄铃点点头,“允许出击。”

   “明白!”同样值夜班的襄铃神采奕奕,她本来就是夜行生物,偶尔熬夜写个代码打个游戏毫无压力,“固定栓解除,直升机准备,一分钟后百胜开始传送。”

     百里屠苏愣愣地盯着屏幕,他是被直接接到陵越房里的内线弄醒的,陵越本要他接着睡,可屠苏翻了几个身也不习惯身边没人,索性跟着他一起来了指挥室。

     因为是深夜,所以指挥室里只有陵越、屠苏和襄铃,偌大的指挥室冷冷清清,只能听见襄铃敲打键盘的声音。

     嘟嘟两声后,百胜那边传来消息,已经碰上那只不解风情、扰人清梦的蜃了。


   “呆瓜,记得把外空气循环系统关了,”乐无异改进的通讯系统真的没话说,襄铃的声音一点儿都没失真,“蜃喷出来的蜃气具有麻痹神经的毒性,你本来就呆,要是吸到肺里变得更呆可怎么办?”

     方兰生不以为然,“不就是一只蜃吗?我和晋磊在青龙的时候干掉过一只。”

   “哦,还真是,”那边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襄铃又道,“哎呀,屠苏哥哥干掉的第一只怪兽就是蜃,屠苏哥哥好厉害!”

   “襄铃妹妹,差别待遇可不好,”晋磊玩世不恭地声音响起,“不过也是,兰生你干掉的第一只是无伤,没有可比性啊。”

   “你——”方兰生气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第一只是石花!那东西离了水就不会动,闷头砍就行,谁比谁更上不了档次?”

   “兰生、晋磊,专心!”陵越插话,如果他不制止,这三个人能扯到天亮,要知道方兰生可是号称话痨的男人,连乐无异都没能问鼎这个头衔。

     通感令两个驾驶员同时闭嘴,那只动作慢悠悠的蜃终于踏入了百胜的攻击范围。

     百胜之所以能在一众四代jaeger中脱颖而出得到陵越的青睐不仅因为它是唯一一架双臂搭载了等离子炮的机体,更因为百胜同样是唯一一架能够使用枪械的机体——百胜的武器槽里放的是一架超级狙击步枪,这让它得以御敌于千里之外。

     蜃的行动力不强,除了蜃气和双臂末端的钳子外,软体触手也有效的攻击方式之一,只要拉开距离,一台四代jaeger干掉一只蜃并不是大问题,但考虑到上个月袭击江陵的暗云奔宵居然进化了能扰乱jaeger电路的冲击波,陵越最终还是决定让百胜远距离狙掉它。

     黑夜浓稠得化不开,光照达不到地方似乎潜藏着不怀好意的魑魅魍魉,海浪哗哗地冲刷百胜,但手持巨大狙击步枪的jaeger稳如泰山。

     驾驶舱里,用于模拟狙击条件的仿真狙击步枪已经架在晋磊和方兰生面前,红外线超远视距仪罩在传感头盔外,两人同时握住狙击枪,单眼瞄准。

     为求精准,两人在自动锁定系统的基础上还要进行人工校正。方兰生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流利地报出各种参数,“距离1100米,温度十九摄氏度,湿度百分之四十一,气压1002hpa,西北风,风速每秒九米,修正五。”

     晋磊压子弹上膛,再次对准瞄准镜,却贴着枪身把眼睛合起来。握住枪管前端的左手中食二指相继在枪管上轻敲一下,继而右手中指扣在扳机上,寻常人更习惯使用的食指则抵住枪身。

     相比晋磊奇怪的握枪姿势,方兰生就正常很多,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呼吸开始慢慢减缓,心跳的频率逐渐降下来。

     三秒后,两人同时睁开眼睛,红外线超远视距仪屏幕上出现瞄准红十字,机械女音读秒开始。

     叮——瞄准成功!

     两人猛地在扣住扳机的手指上施加压力,撞针被拉开的细微声响在他们耳中清晰如雷鸣。

     压缩空气得到的子弹急速奔出,准确地钻进怪兽的头部,在大脑中砰地炸开,暗红的血液和浅黄的脑浆如同凄艳的花朵倏地炸裂绽放。蜃庞大的身躯摇晃几下,轰然倒在大海中。

     两名驾驶员都没掀开罩住视线的红外线超远视距仪,谁也保不准怪兽死没死,如果没死,他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再补一枪。

   “襄铃!它死没死?”方兰生差不多是用吼的。

     七秒后,通讯器里传来襄铃欢欣鼓舞的声音,“确认死亡!呆瓜干得好!”

   “为什么干得好还叫呆瓜?”

   “明明也有我的份为什么只有他干得好?”

     方兰生和晋磊一起出言抗议,襄铃咯咯地笑不答话。

     陵越面上也露出笑容,“干得好,晋磊、兰生——百胜准备返航!”

     狙击枪升起,红外线超远视距仪折叠起来收进驾驶舱上方,方兰生虚脱一样靠在驾驶位上,“大晚上出任务真是折磨人。”

     晋磊耸肩,他倒是无所谓,比起一晚上无所事事,他倒情愿有机会出击。他算了算,“这是我们干掉的第几只?”

   “第八只,”方兰生打了个哈欠,“这种无聊的事情也只有你会记得了。”

     晋磊不雅地翻个白眼,好意思说我?自己不也记得很牢吗?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乐无异得知百胜在悄无声息中狙掉一只蜃后不由得捶胸顿足。

     他心心念念的jaeger狙击枪居然就这么被他错过了!不可原谅!

     他扒住百里屠苏反复询问那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狙击枪到底长什么样,可回答他的只有三个字——没看见。

     乐无异横眉冷对,恨不得摇着屠苏的肩膀帮他回想,可也只是想想,武力值过低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百里屠苏很无辜,他是真心没看见。实时图像都是围着怪兽拍的,哪里能看到百胜?就算看到了,黑灯瞎火也看不清。

     所以,百胜的狙击步枪还是乐无异心中的痛。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