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20)

20

     大家合唱《难忘今宵》时,夏夷则和乐无异便悄悄溜出了礼堂,外面的空气潮湿阴冷,白天落的雪已被清理干净,两人的任务就是在基地北面的空地上燃放特制的烟花。

   “夷则,屠苏最后那一招好帅啊!好想学!”乐无异回味刚刚那场比剑中百里屠苏惊为天人的最后一招,“你说,我学会的可能性有多少?”

     夏夷则轻笑不语。

   “别笑,笑是什么意思?”乐无异不满。

   “那一招对腰腹的爆发力要求极高,你的话……”夏夷则意有所指地停了一下,眼神扫过对方的腰,“略有欠缺。”

   “可屠苏的腰看着比你还细啊……不对!不要总在意腰!对于男人来讲,腰细不细并不重要!”乐无异觉得这群总拿自己腰说事的人简直坏透了。

   “可是腹肌很重要,”夏夷则冷静地指出。

     乐无异暴走,“我也是有腹肌的!真的!要不你来捏!”

   “好,一言为定,不知什么时间?”夏夷则斩钉截铁。

     乐无异愣,“啥?”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夏夷则自顾自地做了决定,“我去你房间?”

   “不,夷则,你……我……”乐无异要乱码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太好,第一次的话,还是在我房间?”夏夷则沉吟片刻,最后决定,“还是来我房间吧,就这么决定了。”

   “喂,你不要自顾自地决定啊,我还没答应呢!”

   “捏腹肌而已,乐兄心虚?”

   “谁心虚?来就来、不怕你!”

     ……

     无异啊,这世道这么乱,你再这么软萌下去可怎么办哪……


     一曲《难忘今宵》结束,联欢会彻底进入狂欢阶段,乱成一片。陵越从侧门出来,迎着半夜的冷风拍拍脸,从下台起他就没看见百里屠苏,不知去了哪里?

     陵越漫无目的地寻找,不知不觉就进了办公楼。今日除夕,除了必要的值班,剩下的人都放假,所以整座办公楼显得冷清异常。楼梯间的灯光晦暗,通向天台的铁门虚掩着,不得不说,百里屠苏和楚蝉还真是流着一半相同的血,都对天台情有独钟。

     陵越推开铁门,百里屠苏就站在门边,听到声响转身,微微歪头,“师兄?”他怀里还抱着乐无异送他的海东青玩偶,衬得他带了几分稚气。

     见心爱之人如此模样,陵越心中一动,忍不住上前环住百里屠苏肩膀,“夜深露重,到此处做什么?”

   “无异说一会儿有烟火,这里是经他计算的,看烟火做好的地方之一,”百里屠苏轻声道,“我已六年未曾见过烟花……幼时除夕母亲总会订制各种烟花,我与小婵便在院中戏耍。”

     往事不可追,有些事已经成了他心中永远无法触碰的伤,在黑暗中滴滴答答地流着血,时间让它渐渐地结痂,却变成了深植进血肉中的长刺,碰触一下就是撕心裂肺的痛。

     百里屠苏半生坎坷,磨难困苦总多于欢乐欣喜,幸好还有一个陵越,轻吻屠苏唇角,“你想的话,我陪你。”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咻咻两声,烟火升空炸裂成华丽的花朵,照亮整个基地。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陵越松开手,与百里屠苏并肩而立,扬首看着漫天璀璨,赞叹道,“果然是看烟花的好地方。”

     百里屠苏眉眼含笑,浅浅的笑意融去了他眉梢眼角经年不融的积雪,额间朱砂红得眩目,清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陵越。

     陵越一侧头,猝不及防地撞入他眼中。

     璀璨的烟火、墨染的夜色、黧青的倒影和空明如水的月光一起落在他的眼底,缠绵发酵成更加悠远的、艳丽的黑,令人迷醉的美色。

     ……

     当的一声,百里屠苏被按在铁门上,灼热的、急切的吻落在他的唇上,滚烫的气息令他不知所措,继而牙关被撬开,唇齿相接,心底的火苗轰地燃烧起来,热烈且狂乱。再分开时陵越气息已乱,百里屠苏则扭过头大口大口喘气,从耳廓到脖颈都覆上一层绯红,引人遐想。

     胸膛剧烈起伏渐渐平复,百里屠苏双手搭在陵越肩上,不知是想推开还是想拉近,一向清明的眼神茫然得如同初生的兽。

     陵越揽着自己师弟,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百里屠苏顺势回抱,烟花在他们头上破碎成斑驳光点,他们的影子明明灭灭,却始终缠绵在一起,长长的似要拉到世界尽头。


     同一时刻欣赏着同一场烟花的还有坐镇医疗部的欧阳少恭,他靠在转椅里,嘴角勾起戏谑的弧度,似真似假地叹了口气,“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如此才不辜负这良辰美景啊……可惜,总有人不明白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你说对不对,巽芳?”

     他面前宽大的办公桌上除了各类文件,仅有一件装饰品。那是个做工考究的水晶相框,相框中照片上看不出具体年龄的女人微笑对着镜头,她一身军装,长发如瀑,容颜姣好,背景是大理石雕塑,上面刻着铁画银钩的四个字——蓬莱基地。

     巽芳,蓬莱基地最后一任负责人,四大基地自建成以来唯一的女性指挥官,在九霄悲歌最惨烈时依旧坚守蓬莱基地,最后与蓬莱一起归于尘土。哪怕她的名字已为大多数人遗忘,但她本人依旧是昆仑历史上最杰出的女性之一。

     欧阳少恭抚摸过相框,神情温柔又缱绻,只是眉眼间依稀浮现出一丝怨怼。

     他医术卓绝,却惟独救不了巽芳,这就是宿命。

     命运对他从来不公。


     至除夕,达旦不眠,谓之守岁。

     守岁时必定要酒,广州基地常年禁酒,唯有过年几天禁令略微松弛,食堂限量供应各种酒类,大家可以小酌几杯。酒量一向很好的夏夷则在之前晚饭时被拉着喝了几杯,不至于醉,可酒气上涌生生熏得他酡红了脸颊,鼻尖沁出薄薄汗珠,眼睛亮得如同两盏小灯灼灼燃烧。

     号称酒量只有二滴的乐无异滴酒不沾,又怕被灌,长年累月下来练就了一手过硬的勾兑能力——他可以把茶水沏得跟啤酒一个颜色,光用眼睛保准找不出一丝破绽。对此,夏夷则甘拜下风。乐无异倒是挺无辜,太师父都说了,酒量不好是基因决定的,我又不想这样!

     闻人羽闻言冷笑,“我看狼王酒量好得很呐。”

     乐无异呆毛一颤,“我酒量遗传母亲。”

     阿阮刮刮脸颊,吐了下舌头,“小叶子跟夷则学坏了,会狡辩了!”

     乐无异见她舌头都大了,赶紧抢下酒杯,说阮妹妹要是喝醉了,明早红玉姐保准要生气。

     阿阮嘿嘿一乐,“红玉姐才舍不得说我呢,咯,红玉姐最喜欢我了,不过我最喜欢闻人姐姐。”

     闻人羽微笑,“我也喜欢阮妹妹。”

     阿阮保持着傻笑的姿势扑到在闻人羽的怀里,“如果闻人姐姐每天早上把卷饼里的土豆丝给我,我会更喜欢你。”

     闻人羽的笑容凝固了,继而碎裂。

     乐无异哈哈大笑,夏夷则掩住嘴角,哄骗道,“阿阮,以后我和无异不光把土豆丝给你,煎蛋也给你,你喜不喜欢我们?”

     已经醉倒的阿阮咂咂嘴,胡乱挥手,“你们两个死、死基佬,不带你们玩……唔,阿阮只喜欢闻人姐姐……”

     闻言夏夷则一本正经地拱手,“恭喜闻人姑娘了。”

     闻人羽扶额,“别逗我了……阮妹妹,我们回房睡好不好?”

     阿阮迷迷糊糊地抗议,“不要,我要守岁!”

     闻人羽头疼,他们四个现在正在夏夷则房中,只得把阿阮安排在夏夷则床上安歇,又是好一阵闹腾不提。

     安顿好阿阮之后,酒桌顿时安静了不少,闻人羽手里把玩着高脚酒杯,良久才道,“闭合裂缝那个任务还记得吗?名单下来了。”

   “哦?这我倒是不知,”夏夷则很惊讶,不过算算日子,是该出来了。

     乐无异也挺惊讶,“诶?师父没跟我说啊!”

   “我偷看了一眼,不过我觉得是陵越大哥故意让我看到的,”闻人羽右手握拳抵着下巴,“小变化,原定的三组变成了四组。”

   “别卖关子了,闻人,你快说,究竟都有谁?”乐无异激动得差点碰掉酒瓶。

     闻人羽掰着指头,“百草、青冥、百胜和灵光玄日。”

   “有我们啊,夷则!”乐无异不知是惊喜还是惊讶,瞪大了琥珀色的眸子,“那闻人,我们要做什么?”

   “百草和青冥负责看守裂缝,防备万一,百胜提供远距离援助,灵光玄日携带新式核弹进入裂缝执行爆破任务,”闻人羽斜睨了乐无异一眼,“据说新式核弹操作极为复杂,整个基地只有无异会用。”

     竟然是因为这种原因被选中,夏夷则震撼。

     乐无异想了想,问道,“是WY178型核弹吗?”

     闻人羽颔首。

   “喵了个咪的,我居然是第一个把这种核弹用于实战的人?!”乐无异张大嘴呆愣片刻,而后死死拽住夏夷则衣袖,“夷则,这个任务我们一定要参加!那是WY178啊!我做梦都想来一发的核弹!我居然是第一个,太太太太太惊喜了!”

     闻人羽退败,呻吟一声,“无异,这不是玩笑,你要是接了这个任务,很可能会死。”

   “死?”乐无异侧头,“我以为我们踏入驾驶舱的时候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话是这么说不错,可……

   “我妈怀孕了,做过三维B超,是个可爱的女孩儿,”乐无异裂开嘴笑了,“我想让我妹妹能自由自在地生活,不用提心吊胆。她要是想到海上看日出就能看,而不是只能看到长长的防御线。”

     闻人羽沉默,夏夷则握住乐无异放在桌子上的手,“既然如此,夏夷则舍命陪君子。”

     闻人羽痛苦地捂住眼睛,够了,你们两个,闪瞎了好吗?


     不堪闪光弹打击的闻人羽把这两个随时随地秀恩爱的人辇了出去,顺手征用了夏夷则的房间,理由是阿阮已经睡了,天大地大大不过女孩子睡美容觉。

     乐无异好心收留了被无情撵出自己房间的夏夷则,却又被对方堵在浴室里。

   “喂,姓夏的你出去啊,我衣服还没穿完!”

   “莫非乐兄想毁约?”

   “啥?”

   “虽然地点不太对,但时间还算合适,不如现在就开始?”

   “别、哈、让你捏腹肌不是挠我痒痒!”

   “……”

   “哈哈哈……夷则,快停手……我、我受不了了!”


评论 ( 5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