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23)

23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昆仑基地坐落于昆仑群山之中,下属数个不同分支,比如陵越和百里屠苏出身的天墉和夏夷则出身的太华侧重培养驾驶员,乐无异出身的流月则更精于机甲的设计与改良,特种兵、飞行员等军人则要进百草接受后期培训,像特种兵出身的秦炀和闻人羽、试飞员出身的晋磊都是百草学员,前两人的机甲更是以百草冠名。当然,昆仑出产的人才并不局限于驾驶员和机械师,针对驾驶员的专门医护人员、战术分析师、机密联络员……二十年的时间让昆仑发展成了如今的模样,但就是这样一座大规模、高科技的基地在得到长足发展后仍旧掩藏在群山中,颇有“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意味。

     目的地是天墉,长到看不见尽头的山石台阶让乐无异欲哭无泪。等气喘吁吁地被拖到尽头时,乐小公子又哭了。

     短发乱翘的温留靠在高大山门上,抱着胳膊一脸等了好长时间的不耐烦,看到人时立刻换成一副不怀好意的笑脸,尖尖的犬牙闪着冷兵器一样的寒光,“嘿,动作真慢,就这么长一段路搞得跟马拉松似的。”

     乐无异拄着膝盖,要不是夏夷则在一边扶着他,估计他能毫无形象地四仰八叉坐到在天墉的山门前,“前辈以为……呼……谁都是hp……呼……为正无穷的……呼……怪物吗?”

     温留一咂嘴,“小子,别不信,你看看,这里除了你——还有后面那个小个子,话说我差点没看见——还有谁这么狼狈?天墉的山门真是深谋远虑……”

     方兰生膝盖一疼差点就坐地上,一句话里被戳中两次,要不是他现在累到开不了口,他真想问一句,前辈,咱俩到底多大仇?!

     一边的百里屠苏面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轻轻道,“原来山门前的石阶是这个用意……”

     陵越一滞,师弟,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山门前的石阶绝对没有下马威的意思!【天音:孩子,你自己都不相信呢……

     他迅速在脑内将温留拉黑,不动声色地将不靠谱的前辈与师弟隔开,这才开口,“前辈可是来领路?天气寒冷,在户外叙旧恐怕不太妥贴。”

     夏夷则迅速给他点个赞,麻利地接过话头,“师父也在?”

     听到清和的名字,温留终于收敛了玩闹心思,啧了一声划卡打开山门——看着雄伟厚重的石头山门内部其实也是有电路的,划卡进出毫无压力。温留一边在前边引路,一边一本正经地道,“不光清和在,南熏和紫胤也在。”

     师尊也在?陵越和百里屠苏对望一眼。

     穿过山门就是天墉可以用一眼望去形容的开阔空地,乐无异和方兰生同时哀叹,不为别的,天墉建筑大气庄重自是不必说,两人郁闷的是楼与楼之间全靠栈桥与石阶连接,对于他们这种体力只有五的渣渣来讲就是累死的节奏。

     温留吊儿郎当地在前面走,往常天墉是有早操的,可这几日连番大雪,广场积雪尚未清扫干净,早操自然是免了。

     不远处几个穿着天墉制服的人正指挥着扫雪车作业,一行人路过时,领头的青年突然叫了一声陵越师兄。

     陵越顿住脚步,循着声音看去,脸熟,但想不起具体是谁。

   “真是陵越师兄?还有屠苏师弟?”青年一脸兴高采烈,指着自己鼻尖道,“我是陵云啊!就是那年跟屠苏师弟打群架被揍了的那个!”

     噗——这是一个没憋住的方兰生,他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话还要从几年前说起,方兰生作为昆仑特招生归在天墉名下,与普通的天墉学生不太一样,不过他向来人缘好,与大家打成一片根本不是问题。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百里屠苏,明明是地地道道的天墉学生,还是陵越的嫡亲师弟,却因沉默寡言怎么都不合群。再加上百里屠苏年纪小、成绩好又有陵越护着,旁人是羡慕变成妒忌最后成了恨,一来二去,终于有一天矛盾爆发了。

     那一天方兰生永远记得,他的室友、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百里屠苏光荣地完成了一挑五的大业,摇身一变成了天墉野史里各种狂炫酷霸拽的重量级人物。尤其是打完以后,他风轻云淡转身离开的举动简直不能更拉时髦值,据偷偷围观的师妹讲,就是这一个动作瞬间秒杀她,从此黑转粉,还是脑残粉。

     再后来,百里屠苏成了唯一一个感染混沌还没死的驾驶员,他与陵越的事迹在天墉口耳相传(甚至衍生出了缠绵悱恻荡气回肠的琼瑶式版本)人气暴涨,当年被他揍过的五位仁兄逢人便显摆他们至少还跟此等人物有过亲密接触。

     对此,方兰生表示大家只要微笑就好了。

     可惜百里屠苏不记得当年自己都挑过谁了,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自豪,尴尬地张张嘴,“陵云师兄……”

     陵越想起来了,“陵云师弟?”

   “哎,就是我!对了,芙冰师姐也在,你们等一下!”说着,陵云转身冲扫雪车的方向大叫,“师姐师姐!芙冰师姐,快下车!”

     扫雪车哐当停下来,车门打开,带着线帽捂着耳包的长发女生利落地跳下车,她人还没到声音却到了,标准的御姐音,“陵云你又干什么?你懒驴上磨啊事这么多!早点儿干完早点儿回去,师姐我手上还有好多任务没做,没有时间陪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过中,芙冰迅速扶正耳包揪好帽子,双手合十摆在胸前,大眼睛眨巴眨巴,“陵越师兄和屠苏师弟?今天是什么日子?不会是我雪盲症眼花了吧?”

     芙冰:“这是回娘家的节奏?”

     芙冰:“不对不对,天墉既是娘家也是婆家。”

     芙冰:“嫁娶都在一个地方果然讨厌!”

   “……”百里屠苏愕然,“师兄,师姐在说什么?”

   “你不用懂,”陵越淡定地道,“芙冰师妹,我们还有任务,不能久留,所以……”

   “不要紧不要紧,等有时间我们这些还留在天墉的组团去刷,做好准备呦!”芙冰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登入微博,一时间按键声噼里啪啦,还顺便照了张照片,这叫有图有真相。

     眼看着师姐已经坠入另一个国度,陵云只得干笑两声,送别了陵越一行人。

   “师姐?师姐?”陵云叫了几声,见芙冰没反应,只好自己上了扫雪车。

     芙冰总算打完,读了一遍,感觉不错,刚想@菡萏花开,才想起来这个ID的主人怎么@都不会回复,手指顿时一僵,之前兴奋的心情像是被泼了盆冷水消失大半。她叹了口气,呼出的白雾喷得手机屏幕一片模糊。她揪着衣袖擦了擦屏幕,手指点下发送,屏幕闪了几闪,微博发送成功。

     芙冰收好手机,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中气十足地大叫,“陵云!谁让你上车的!给我下来!放开那辆扫雪车!那是师姐我的坐骑!”


     陵越和百里屠苏在天墉的人气这下大家总算见识到了,从山门到实验楼这一段差不多三十分钟的路,不断有人带着新入门的学生冲过来跟两人打招呼。最后还是在温留一声不耐烦的怒吼下,这种前仆后继的行为才算被制止。

     好不容易到了实验楼,南熏和紫胤已经等候多时,一人一本训练计划,直接开会。

     乐无异边听边翻看计划书。

     训练内容涵盖全面,硬件软件全部涉及到,从机甲改装到核弹搭载,从新武器操作到配合战术的全真模拟,林林总总写了五十多页,看得他头晕眼花。

     南熏挑重要的讲了一下,简单来说就是逐项考核,不合格的每一项都要抓、每一项都要硬抓,三个月内全方位、无死角地对每一位驾驶员回炉再造。

     乐无异心有戚戚,“夷则,一会儿摸底考核我要是拖你后腿千万不要怪我!”上面写的许多都没听说过啊!

     夏夷则摸摸他的呆毛安慰他,“不要紧,正常发挥就好。”

     乐无异眼睛刷地亮了,“夷则你这是有秘密武器?”

     夏夷则淡定摇头,“不,这里面许多项目我也没做过。”比如这个,在海水模拟冲击场中保持平衡十分钟,这有什么必要?

   “所以你也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糟了糟了,我们会不会是最后一组啊!”乐无异快哭了,这个时候他格外痛恨自己是机械师出身,战五渣啊战五渣!

     事实证明,同样战五渣的还有方兰生,十五项初级测试下来,百胜垫底,灵光玄日以微弱的优势倒数第二,一对难兄难弟,青冥第一,百草夹在青冥和灵光玄日之间。南熏拿着成绩单匆匆离开,打算与清和、紫胤针对不同组别设计单独训练。

     在模拟驾驶舱里颠簸了一整天的驾驶员们都是一脸菜色,方兰生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乐无异萎靡得连呆毛都蜷在一起。原本打算晚上好好放松一下,结果刚食不知味地吃过晚饭后,立刻又被拉到会议室,说是要上理论课。

     人仰马翻。

     乐无异盯着笔记本雪白的纸页哀叹,真是前途未卜啊!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