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26)

26

     凌晨四点四十五,海上日出。

     群星在海天相接处的一线光亮中黯淡失色,海岸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起起伏伏的线条在微弱的晨曦中凝结成深黛色剪影。

     远处传来直升飞机螺旋桨旋转时的嗡嗡声,哪怕是装着精钢铁质护甲,青冥依然展现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超强钛合金的固体金属质外壳被铸造出流畅的线条。

     它第一个脱离运输,坠入海洋中时带起白浪千层,莹墙四起。紧接着百草、百胜和灵光玄日纷纷入海,远在百里之外的军舰都被这一阵接一阵浪潮惊动。船舱最前部指挥室里的人像是坐在过山车里忽上忽下,瞳抓住轮椅扶手,他身后的十二大喊,“稳住!他们的位置!显示他们的位置!”

     不知哪个角落的哪个人喊了声是,紧接着,放大的卫星定位图出现在主屏幕上,青色亮点代表青冥,灵光玄日则是白色,百草是绿色,百胜是红色,四个小亮点按照菱形的四个点排布,青冥领头,灵光玄日和百草居中,百胜殿后。

     丛极之渊名为渊,但裂缝这个词形容得更为形象,从卫星地图上保守估计,长约七百米,最宽地方五十米,最窄的地方也有二十米。丛极之渊成倒三角状,二代jaeger决微曾五次下潜至最底部,将丛极之渊划分为东西南北四区,每一区再被细分为九区,最终确定连同我们的世界与它们的世界的通道就在北五区。这条通道被称为“喉舌”或者“缺口”,并不是人们最初预想的裂缝,更类似火山口的结构,只有炸毁这条通路,才能阻止新的怪兽借由此袭击我们的世界。

     海底能见度极低,瞳特别设计了高穿透的照明器供四台jaeger携带,但也仅能照亮周围的一小块区域,勉强能让四台jaeger彼此兼顾。

     现在四台机甲已下潜至水下一千米,每下降十米,水压将会再增加一个大气压,而他们的目的地是水下两千米,水压是现在的二倍,顷刻间便能将人类压碎,温度也只有二摄氏度,环境之恶劣几乎是生命生存的极限条件。

   “不行,视野太浑浊,”打头的青冥正处于左驾驶位模式,陵越红打开外线热感系统和声纳,这两种显得过时的防护方法却是深海作战中仅有的几件利器,“指挥,申请启用卫星导航。”

     千里之外坐镇广州基地的沈夜时刻关注水下的情况,听到申请后立刻批准。Jaeger内置的摄像头只能拍到一片混沌,不光驾驶员,军舰和基地里的正副两位指挥官也是睁眼瞎。

     卫星导航立刻启动,驾驶员们不用再摸索道路,只要集中精神注意周围情况就好。

   “好暗,什么都看不清,”闻人羽在通讯频道里低声抱怨,“比模拟时的能见度还低。”

   “这根本是没有能见度好吧?”乐无异已经放弃看实时视野里黑漆漆的一片,转而调出声纳和卫星信号图对比着看。

     陵越没说话,他正同时地盯着三个缩小的图像,包括二维地形图、卫星导航路线图和声纳雷达扫描结果,在脑海中构建出三维立体的布阵。青冥是整个队形的眼睛,他不能依赖卫星导航,必须结合已知信息依靠自己的判断保证青冥的前进路线绝对正确。

     沉淀在海床上的细沙石子在这些钢铁巨人的脚下卷成一场小型沙暴,肆意搅动的水流中,原本栖息在海底的鱼类和贝类惊慌逃窜,无法移动的珊瑚和藻类瑟瑟发抖。

   “距离‘浮萍’还有二百米,百胜做好准备!”陵越快速计算,“预测一分钟后到达上浮位置。”

   “收到,”晋磊娴熟地打开电磁定位系统,雷达上立刻出现一小块鲜红的区域。那块红色区域就是陵越口中的浮萍,总参在距离丛极之渊半海里处搭建的一座平台,百米见方,依靠阳离子势场漂浮在海面上。浮萍上安装了最尖端的诱导信号发射塔,不停向水中发出诱导电波,诱使怪兽袭击这里而顾不上其他jaeger。百胜要做的就是守住这座信号塔,尽可能多地消灭怪兽。

     方兰生盯着电子地图,代表百胜的红色亮点纳入浮萍的防守范围后警报立刻响起,百胜开始排水,机甲渐渐上浮。

     陵越敲敲贴在喉骨上的麦克,“各机注意,距离丛极之渊预定地点还有一百米。”

     通讯频道里,百草和灵光玄日同时打出明白的信号。

     三台机甲收拢队形,形成标准的三队阵型首尾兼顾。总参在选择进入丛极之渊的地点时并没有选择沿着裂缝前进,反而选择直切向“喉舌”所在的缺口坐标,越过丛极之渊岩壁直接靠近缺口。

     忽然,视野里出现模模糊糊的绿色光点,开始只有两三个,后来则成群结队地出现,颜色也不仅仅是绿色,夹杂了红黄二色,像是一场盛大的花事在阴暗诡秘的海底开至荼蘼。

   “那是什么?”闻人羽第一个发现。

   “应该是……发光水母吧?”夏夷则也不太确定。深海生物奇形怪状,超出普通人的认识太多。

     乐无异惊叹于造物主的奇迹,同时又不自觉地扼腕叹息,如此精巧的生命竟只存在于这里,不能被更多的人看到、欣赏到。夏夷则安慰他说或许这样的生命只能存在于这里吧。

     他话音一落,通讯频道里骤然安静下来,隔了片刻,陵越方道,“注意了,前面就是缺口。”

     前行一百米后,三台机甲已经能借助探照灯看到陡然下垂的崖壁,青冥率先跳下,带起的泥沙几乎淹没整个机甲,搅得视野一片混乱。待泥沙渐渐沉寂后,不用借助探照灯,所有人都清晰看见视线之内的海床上隆起的地势中央突然凹陷下去的缺口——这不是令他们惊讶的原因——缺口的周围并不是之前单调的黑暗,而是散发着不详的、晦暗不明的蓝光,范围之大几乎铺满了缺口所在的北五区。

     “这是……什么……”要不是有头盔隔着,乐无异几乎要揉眼睛了,他到底在两千米深的海底看到了什么东西?

     图像被同时传送到军舰和广州基地,这里的人们被震撼到失语,只有瞳镇定自若,他开口解释,“那是一种特殊的厌氧细菌,以硫化物为食,会发光,无碍。”他在决微靠近缺口时就见过这种东西,第一次见到时也很惊讶,幸好清和做事老练,顺手采集了标本,虽然带回来的时候死了不少,但也足够总参做出解析,这种细菌对jaeger无害。

     只是原本应该黑洞洞的缺口此时却浮动着幽暗的蓝光,在所有人眼里,这更加像一个处心积虑的陷阱诱惑着猎物们自投罗网。

     这时候,通讯频道里响起久违的方兰生的声音,“百胜已经就位,随时可以支援。”

   “很好,”沈夜看了眼表,晋磊和方兰生把时间掐得恰到好处,“青冥,准备突入缺口!”

   “明白!”陵越的声音显得虚幻而飘渺。

     沈夜沉默片刻又加上一句注意安全——实在太危险,两千米深的水下,黑暗、水压、温度、阻力等等一系列的环境因素很大程度上制约着jaeger的战力。怪兽们活动自如,而驾驶员们,只要机体有一丝漏水,他们必死无疑。

     百草亮出长枪在海床上刺出深坑,青冥和灵光玄日都被安装了固定锁链,连在特制的固定装置上多少可以防止些危险。

     固定好后,百草留守缺口,青冥和灵光玄日拖着锁链从缺口下潜。


     几乎是在两台机甲完全进入缺口范围的一刹那,缺口附近的相位空间突然发生剧烈的扭曲,数秒后襄铃捕捉到怪兽的信号。

   “是一只四代,目前类型不明!”襄铃试图从图像解析,最终徒劳无功。

   “灵光玄日、青冥、百草,开反诱导,别管它,交给百胜!”沈夜一惊,怪兽来得比他预想的要早太多。之前决微害怕打草惊蛇,从来只是靠近而没有进入缺口,这个速度快得远远超出沈夜,甚至总参所有人的想象。

     三台机甲迅速打开反诱导装置,它能发射与诱导信号完全相反的信号,使怪兽不会主动注意自己。但是缺口就那么大,攀附在岩壁上的灵光玄日甚至被怪兽粗长且茁壮有力的尾巴扫过,惊得乐无异差点叫出声。夏夷则借助微弱的光芒认出那似乎是一只化蛇。

     幸好,一切都很顺利,化蛇没管已经叩开它老巢大门的三台机甲,径直向海面上的百胜冲去。

   “狙掉它,百胜!”沈夜当机立断,“瞳,你帮忙计算射击参数!”水中射击的参数计算更为复杂,依靠驾驶员心算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哪怕方兰生被称为人形电脑也不可能,这也是军舰上大部分都是技术人员的重要原因,因为他们要代替驾驶员做出种种计算,在电光火石间给出最佳选项。

     百胜领命,超级步枪已经被架好,趁着那群技术人员还在计算轨道和参数,晋磊深吸一口气,“表弟,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你的战斗力没你自己想得那么渣?”

   “没,”方兰生头都没抬,“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提这个?抓紧时间赶紧狙掉这只才是正经事。”

   “可我紧张,”晋磊实话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在作战时被命令不许后退一步。”

     是的,百胜不允许被后退一步。

     他们手中的超级步枪耗能极大,为了能多次发射,百胜要尽量减少活动节约能源,还要保护发射塔,换句话说,百胜面对危险只能进不能退,不仅要胜,还要以最小的代价获胜。

     当初得知任务内容的时候,方兰生毫不犹豫地接受,可晋磊觉得这是强人所难,但如果有一台机甲能达到这个要求,那么一定是百胜。

     作为一名空军试飞员、作为一名军人,晋磊觉得自己虽然好吃懒做、油嘴滑舌,但该有的傲骨他一样不少。他本就是激烈到骨子里甚至能称为惨烈的人,对使命、对责任、对荣誉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追求,最终他接下了这项任务。

     晋磊很少这样坦白,所以方兰生惊讶地瞟了他一眼,“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晋磊咬牙切齿,原本那一点紧张悲壮的气氛顿时消散,该说果然不愧是“总是在内讧从未被超越”的百胜组吗?

     方兰生更为惊讶,“你还需要这个?”

     晋磊泄气,埋头瞄准,果然还是那个红色的十字准星最可爱啊,从来不会骗人。

     静默了几秒,方兰生喂了一声,晋磊没答应。

   “喂,叫你呢,表哥,”方兰生极少叫晋磊表哥,大多数时候都直呼其名。

     晋磊懒洋洋应了句,“干啥?”

   “我考虑了一下,虽然你人懒、不会做饭、不爱读书、数学也不好,还总爱跟我对着干,但——”

   “但我真的从没后悔跟你搭档,”方兰生极认真,“真的,我不骗你。”

     晋磊在心底嘁了一声,小孩子一个,我当然知道你没骗我。

     我信你,一如我相信我自己,因为你是我的独一无二的搭档。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