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27)

27

   “目标速度很快,预测六秒钟后进入射程!”

   “诱导信号正常发射!”

   “百胜狙击路线修正四!”

     前线军舰上的气氛远没有百胜驾驶舱里那么和谐,这群技术宅们咬牙切齿地将键盘敲得噼啪响,恨不得再长十根手指。

   “收到!”晋磊弹了下枪管,“修正四!”

     雷达扫描范围中的红点急速上升,自动锁定系统的机械女音不停读秒,红色准星剧烈震颤……


     青冥和灵光玄日继续下潜,环境越来越恶劣,压力表的数字已经蹦成了代表临界的黄字,温度表则变成了代表零下的蓝色,但此时距离他们的目的地还有八百米。按照十米一个大气压来算,他们至少还要再承受八十个大气压加身,那时压力表将直接跳变成危险的红色。

     深海海底寂静得吓人,缺口深不见底,探照灯打下去什么都看不见。固定锁链一米一米地拉长,缺口边缘处沉积的硫化物被磨出两道印迹。

     乐无异悬心刚刚被放走的化蛇百胜怎么应付,长时间高精度的操作令他精力有些涣散,传感手甲下的双手满是汗水。瞳的声音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灵光玄日,换主驾驶单独操作。”他参考了乐无异的训练数据,思忖着几乎就是这个时间点,乐无异再坚持下去,疲劳程度将成几何集数倍上升。其实论起耐力,这八名驾驶员中首屈一指的是陵越,最为欠缺的是闻人羽,男女性别上的差距虽被机甲性能弥补一部分,但终究还是存在。而乐无异作为一名机械师,他的耐力从来就不差,可是接下来设置引爆核弹的工作只有他能完成,必须保证他的体力和精力。

     乐无异没有坚持,灵光玄日切换为单人驾驶,久违却仍然熟悉的尖锐压迫感瞬间刺进大脑,夏夷则手下动作却如行云流水般丝毫没有停顿。不知怎么着,他觉得这种刺痛远没有之前那么难以忍耐。

     暂时从驾驶位上解脱的乐无异打开扣住手腕的安全装置,手台被拨到一边,手甲也被拿下来。他小心翼翼地擦干手心的汗水,将更贵重也更精密的传感器仔细贴在手上。


     距离目标位置还有三百米的时候,青冥突然停住。陵越在通讯频道里打出,暂停二字。夏夷则不明所以,却依旧停下动作。固定锁链突然不再延伸自然瞒不过缺口处的百草,秦炀的询问很快传到下面。

   “怎么了?”瞳无法亲眼见到缺口的情况,仅凭传回来的图像无法判断原因。

     沈夜微微皱眉,图像显示一切正常,但他毕竟是有过亲身驾驶jaeger的经历,几乎是立刻明白陵越停下的理由,他急促地吩咐襄铃和楚蝉,“扩大扫描范围,加大扫描精度!”

     在战场上,很多时候,哪怕仅是风向的改变或者地面的震颤都会成为左右战局的关键。

   “不行,已经是极限了!”

     沈夜砰地砸了下墙壁,他捏着耳麦的手指指尖泛白,“青冥,不管出现什么你们都不要管!”

   “目标出现!”

     还没等陵越回答,雷达扫描范围的边缘就出现了目标!

     从没见过的信号!

     楚蝉尖叫,“五代!第一只五代!”

     沈夜霍然抬头,难得失态,“五代?”

   “是五代,已经进入视野,”夏夷则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五代,他们从未预计到这里竟会出现五代怪兽。

     乐无异已经重新连上通感,“太师父,打吗?”

     没有回答,通讯频道里只余一阵刺耳的噪音。

     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通讯断了。

     乐无异恨不得捏碎手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一头的五代怪兽渐渐展露出它狰狞的模样。

     那是一只谁都叫不上名字的庞然大物,几乎无视了迫人的水压,锋利的头角劈开深海的黑暗,身上覆盖着硬如钢针的皮毛,利爪极长且微微收拢。


     放。

     幸好灵光玄日和青冥的通讯还连着,陵越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陵越说,放走它。

     大概是陵越做广州基地最高指挥官的那段日子留给夏夷则和乐无异的印象太深,只要他开口,两人必是无条件执行。

     陵越又说,注意核弹。

     灵光玄日开始小心翼翼地调整角度,固定锁链扭曲翻转,核弹被护在灵光玄日与岩壁之间。

     反诱导系统尽职尽责地工作,大概过了七秒,这只庞然大物才完全从两台jaeger身边游过。至于到底是百草截击,还是百胜狙击,这已经不是陵越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调整一下姿势,两台jaeger继续朝着预定位置下潜。


     最终截住这只怪兽的是百草,秦炀和闻人羽同样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与广州基地的联系,他们甚至更惨一点儿,连灵光玄日和青冥都联系不上。

     这一时刻,唯有他们是真正的孤军奋战。

     那只五代怪兽——姑且叫无目吧——已经进入百草的攻击范围,刺耳的警报响起,秦炀开启了电磁牵引,长枪被从海床里拔出来,雪亮的枪尖搅得海水一片晃动。

     到底是海水阻力大了些,挥动长枪需要的力量比之前要大上数倍。

     闻人羽将红外线热感仪的功率开到最大,她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在两千米深的海底截击第一只五代怪兽,如果平时,她根本想都不敢想,但如今她不仅要做,还要做得漂亮。

     红外线热感仪上的红色斑块越来越大……


     与海底下的六位同僚相比,晋磊和方兰生幸运多了,他们刚刚干掉一只怪兽后还剩百分之九十的能量,最重要的是他们和广州基地的联系没有断。

     方兰生掐着时间算了一下,已经三分钟,怪兽还没破海而出,雷达上代表它的光斑也还停留在缺口附近,看来是百草截住了。百胜孤零零地站在浮萍上,随着海浪上下起伏。

   “不要离开浮萍,”瞳向百胜下达命令,“守好信号发射塔。”他的声音依旧镇定,甚至可以称得上淡漠,他一直就是这样,似乎这世上没什么能让他动容。

     在瞳的指挥下,通讯班迅速重新搭建了水声通信的频道,刺啦刺啦的杂音里混淆着模糊的对话。

     成了!


     两千米深的海底鏖战正烈。

     没有光芒,所有的可见光正不断在深海诡谲难测的打压下被蚕食、被抹杀,消弭殆尽。

     伸手不见五指,探照灯的光芒微弱到可怜,秦炀索性关了灯节约能量。

     这只五代无目的体积实在太大,哪怕是在如此可怖的水压下,它依旧行动自如,尖锐的利爪能轻易捏碎海底的沉积岩,尖如钢铁的硬刺刷刷地划过百草的护甲,驾驶室里回荡着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它想上去!”闻人羽气喘吁吁,“它要上去!它的目标是百胜!”

     可能是诱导信号太成功的缘故,这只无目几乎是无视了百草的阻挡,拼了命地想往上浮。短短三分钟中交锋六次,面对这样一个重达二千吨的庞然大物,百草就像一只小小的螳螂,明知不敌,却执意要螳臂当车。

     不能让它上去!

     闻人羽的脑中一片空白,反反复复都是这么一句话,不能让它上去!

     百胜是远程攻击型机甲,它的狙击枪对付不了这么这样的庞然大物!

     转身、前突、旋刺!

     长枪在百草手中打了个滑,当的一声杵在海床上。

   “没刺穿!”闻人羽的双手开始发抖,过分分泌的荷尔蒙令她精神亢奋到极致,却掩盖不了肉体的疲惫。

     秦炀的胸膛剧烈起伏,混合了管道铁锈味儿的氧气灌入他的口鼻,他狠狠吸了两口,“师妹,准备超声!”

     闻人羽干脆利落地敲碎超声发射按钮上的玻璃罩,红色按钮弹起,又被闻人羽一拳撞回原位,“超声攻击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发射!”

     频率高达七万赫兹的超声波以百草探出肩甲为中心瞬间向四面八方扩散,看不见的能量波不断地冲刷着一切,汹涌的力量在海底岩壁之间反复弹射,宛若愤怒的狂澜要吞噬它力所能及的一切。

     超声攻击不分敌我,没被驾驶舱外铝塑板吸收掉的声波震得两人七荤八素,肆意涌动的能量流直接将百草倒送出了十来米。驾驶舱内天旋地转,肚子上像被揍了一拳,口腔鼻腔里弥漫着血沫的味道。

     无目发出凄厉的长号,它如长鞭一样的尾巴忽然上卷,百草猝不及防被死死缠住,继而它的身体覆过来代替尾巴牢牢压制住百草,尾巴末端长满骨柄的骨锤敲在千疮百孔的护甲上,护住驾驶舱的钛合金护板发出痛苦的呻吟。


   “西南方出现百草超声信号!”军舰上的超声探测仪嗡嗡直叫,带着耳麦的年轻技术员长臂一伸勾过探测仪的手持移动端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右手飞快地在纸上写出龙飞凤舞的来源坐标。

     十二本想把坐标拿给瞳看,谁料警报在这一刻突然响起。

     来自广州基地的通讯几乎是与军舰上的警报一同到来——

   “警报——四代怪兽肥遗出现——四代怪兽肥遗出现!”

     这个冷静到冷酷的男人脸上突然浮现出焦虑,他急切把通讯器贴在唇边,“百草弃战,准备迎接肥遗!重复一遍,百草弃战,准备迎接肥遗!”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