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32)

32

     下坠之势蓦然止住。

     还没等下坠的加速度完全消失,百里屠苏迫不及待地抬头向上看去。

     灵光玄日将两条铁链一圈一圈地一起缠在左手臂上,右手臂伸长紧紧握住青冥的右臂。

     通讯频道里是乐无异如释重负地长叹,“哎呀,好歹赶上了,我和夷则都要吓死了。”夏夷则也发出个好听的鼻音,表示自己也很担心。

     反倒是鬼门关绕了一圈的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个当事人更淡定,至少他们的声音很平静,一点儿听不出死里逃生的后怕或者劫后余生的激动。

   “这里怎么这么冷?”乐无异突然发现灵光玄日最外部机身的温度不断下降,他甚至能感觉到冷气已经透过钢铁机身传进驾驶舱。

   “快走,”陵越催促道,“是一只五代,我们打不过。”

     打不过就跑,反正核弹还有七分钟就爆炸,到时候管你魑魅魍魉,统统炸成灰。

     深渊中忽然传来一股更加冰冷的水流。

     夹杂了冰晶和厌氧细菌的水流打着旋向前推进,如飞雪、似散霰、若碎玉,纷纷扬扬地弥漫了全部视野。庞大到只露出过冰山一角的五代怪兽重振旗鼓,强大的威压冰冷如刀锋。

     它的移动速度比上一次快了太多,从照面到接触只用了寥寥数秒,直到它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口将尖牙楔入青冥下垂的左臂不断撕扯时,灵光玄日的驾驶员们才将将反应过来。

     厚厚的冰层瞬间覆盖住青冥的半个身体,拜这层坚冰所赐,海水没来得及从创口灌入机甲。只是青冥的左臂与怪兽的獠牙粘连在一起,挣不脱、甩不掉。

     五代的眼睛是远比人类更深刻的、无机质的黑色,泥淖沼泽黑洞一般,漂浮着腐朽恶臭的气息,吞噬着世间所有的希望与光明。它的瞳孔表面倒映不出任何东西,在骨板的保护下死水般毫无涟漪。

     也许是这只五代的能力太强,呼出的是冰息,覆盖身体的是冰霜,连血管里流淌的都是带着冰碴的血液,寻常的事物、生物,包括人类引以为傲的jaeger在它眼里都是蝼蚁一样不堪一击、索然无味的存在。

     青冥上不上、下不下的姿势着实难受,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位置这样的姿势等于直接放弃了青冥和半个灵光玄日的攻击力——只有灵光玄日缠住铁链的那只手还能攻击,可如果夏夷则和乐无异放开属于青冥的那条将两台机甲连同怪兽拉扯的力量一起施加在单条铁链上,很可能连灵光玄日都会被送进怪兽口中。

     乐无异从没像现在这样期盼着能联系上自己的太师父。

     如果是沈夜的话,他一定有办法打开这个僵局,保住两台机甲。

   “不一定,”与乐无异连在一起的夏夷则自然感觉到了搭档的想法,他透过屏幕望向缺口深处时刻注意怪兽的动态,“如果是沈夜前辈,他一定会让我们放弃青冥。”

     没错,放弃青冥,灵光玄日独自逃生成功的概率超过九成,这样简单的概率问题乐无异也知道怎么算。

     放弃?还是坚持?

     时间不等人,这成了放在他们面前最艰难、也是最迫切的选择题。

     理智和情感在交锋,乐无异就差揪着头发大喊我有选择忧郁症了。

     破开僵局的是夏夷则,他告诉陵越灵光玄日上搭载了一枚浮游弹。

     那是计划之外的一枚导弹。

     灵光玄日的武器槽和等离子榴弹炮弹药库的三分之二被统一改装为装备核弹的部件,因此灵光玄日既不能携带长剑也无法使用热兵器。浮游弹体积小于等离子榴弹炮,沈夜在出发前最后一刻临时下令给灵光玄日填装一枚,因此除了夏夷则和乐无异,谁都不知道计划中一样武器都没有的灵光玄日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

     机会只有一次……

   “不对,那是……两个怪兽!”一直觉得生物信号不太对劲的乐无异终于发现其中问题,“是共生!五代身上还有一个共生怪兽!”

     两台机甲猛地被向下扯了几米,中心控制台刺啦刺啦溅出一连串火星。

   “别管它,”陵越喊了一句,“重新校正时间!五、四、三、二、一!”

   “三、二、一、放!”

     灵光玄日突兀松手,护甲张开后黑洞洞的炮筒直直对准五代张开的嘴。

     夏夷则抬起右手张开五指,数据环的流光映得他面孔一片模糊,另一侧驾驶位上的乐无异大喊,“三——”

     被松开的瞬间,青冥机身右侧的全部护甲猛然剥离砸在怪兽头上,柴油机组全开,驱使肌带联动护甲下的第二柄长剑削金切玉般楔入岩壁。

   “二——”

     青冥左臂与肩部连接的地方被强行扯断。裸露在外、残缺不全的二三层护甲和脉冲电缆弹指间便被深海压力压碎,完整的第五层护板勉强保护住驾驶舱。

     左驾驶位的陵越闷哼一声,他与机甲连在一起,生生扯断左臂的疼痛和脉冲电缆被咸涩海水冲击引起的连绵不断的烧灼感令他眼前一阵发黑。

   “一!”

     自断一臂获得自由的青冥紧贴在岩壁上,拖出白浪般水纹的浮游弹擦着它射进五代的口中。

     轰隆——

     海水剧烈波动,毫无遮拦暴露在冲击波下的灵光玄日像是秋风中的落叶上下颠簸,五代的大半个头颅被炸成冰块和骨板碎片,柔软的、还在微微脉动的大脑暴露在海水中。

     它还没死,仅剩的半边獠牙直袭青冥。

     距离太近,青冥的大半个机身都暴露在它的攻击之下。

   “拽紧了!”百里屠苏双目微微泛起红色,像是某种危险的兽类。

     灵光玄日牢牢拽住青冥。

     百里屠苏从岩壁中抽出长剑,剑锋倒转,切过青冥的右腿肌带、钢筋、脉冲电缆,就好像他在拿着利刃亲手隔断自己腿上的肌肉、骨骼和韧带,冰冷的疼痛印入他的大脑,刺激得他本人更加清醒。

     被暴力割除的部分卡住五代的獠牙,为自己挣得短短数秒的百里屠苏眯起眼睛,长剑脱手而出全部没入怪兽柔软的大脑。

     机能近乎全部报废的青冥无法维持驾驶舱内的温度,温度计的数字直线下降,飞快地逼近与外界温度。几乎相当于自残的攻击后,陵越和百里屠苏都只剩下半条命。后者张张嘴,却发现声带沙哑得发不出一个音调,只得敲敲通讯器,催促灵光玄日赶紧离开这里。

     距离核弹爆炸还有三分钟,灵光玄日拖着支离破碎的青冥开始上升。

     要来不及了。

     乐无异第一个意识到他们四个很可能要一起葬身此处。

     仪器滴滴答答地响,计时器的鲜红数字跳动着不断减少,死神步步逼近。

     通讯频道中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杂音,紧跟着想起陵越有一点儿虚弱的声音,“别紧张,我们在你们下边,还能挡一下,不见得死路一条。”

   “……”夏夷则叹气,“陵越师兄,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

   “打住!有东西过来了!”乐无异的呆毛一颤,“好快!”

     竟然还有……等等、好快!

     电光火石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夏夷则脑中飞快闪过。

   “抓住那个东西!”夏夷则注意到雷达上的目标即将与灵光玄日重合,“我们搭个顺风车!”

   “必方!是必方!”目力最好的百里屠苏第一个看清,那团白影的速度惊人,已经超越了号称四代中最快的魅影。

     抓住、一定要抓住、成败在此一举!

     双方擦身的一刹,灵光玄日陡然伸手,五指合拢,紧紧抓住必方仅有的一条腿,指尖陷入对方的血肉。

     必方吃痛,速度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上升。

     乐无异精神一震,得救了!


   “灵光玄日、灵光玄日!”

     冲出缺口后不到五秒,之前断掉的通讯终于恢复,来自瞳的反复呼叫总算得到了回应。

     乐无异看了眼计时器,“这里是灵光玄日,我们和青冥已经脱离缺口,还有九秒核弹爆炸!” 

     消息来得太突然,淡定如瞳也差点摔了通讯器,“你们情况如何?”

     好一会儿没人回话。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夏夷则才咳嗽着开口,“灵光玄日还好,青冥报废——刚刚核弹爆炸,冲击波太强干扰通讯。”

     能量波才传到海面,掀起的浪潮几可媲美一场小型海啸,无论是海面的百草百胜,还是白里之外的军舰都感受到可怕的冲击力。检测缺口动态的小技术员一把将耳机摔在桌子之上,“成了!缺口崩毁!”

     还没等大家欢呼,一个浪头拍过来。军舰上人仰马翻,刚刚浪头打过来时舰身倾斜,一群技术员手忙脚乱地扶着仪器随着海浪忽上忽下,不少人煞白着脸,恶心得痛不欲生。瞳的轮椅一下子滑到一侧撞在墙壁上,十二不在,他也懒得把自己弄回去,“跟着你们的那只怪兽是怎么回事?”

   “不是它跟着我们是我们跟着它,”夏夷则头疼地道,“要不是它我们都出不来。闻人、兰生,你们谁出下手干掉它?”

   “呃……”闻人羽犹豫一下,“百草没燃料了。”

     晋磊更干脆,“能量还剩百分之六,倒是能打一枪,问题是我们枪坏了。”

     瞳思考片刻,“别打了,放它走。”至于必方会到哪个基地的防区就不是他担心的问题了。

     到此为止,补天计划可以说是顺利结束。

   “灵光玄日,脱离必方,”瞳松了口气,总算结束了。

     谁知此时异变突生。

   “喵了个咪的,这是什么东西!”乐无异差点儿哭出来,“它、它怎么还自个儿往外长!”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