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1)

     进入二十世纪以来,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科技不断的进步,灵异世界也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变革。十万大山中的各类妖魔鬼怪联合成妖类协会,开始为自己的生存权抗争,反对人类修真者肆意捕杀妖类。原本散于各个名山大川、洞天福地的修真门派亦组成昆仑委员会与妖类协会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对立。

     这场跨世纪的变革持续了六十年,最终以两方各退一步而告终。双方在秦陵协议中达成共识,在妖怪遵循秦陵协议、不伤害人命、不破坏灵异世界规则前提下,人类修真者不得以任何理由伤害任何妖怪。同时,在东海蓬莱旧址旁祖州仙山设立祖州监狱,专门关押犯戒的妖怪及修真者。双方亦分别组建特种警察以维护秦陵协议。其中,妖类协会的特种警察延续了旧时称谓十魔正音,而昆仑委员会的人则更愿意自己被叫做特科。


01

     乐无异到博卖行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连绵的细雨笼罩住博卖行奢华的飞檐斗拱,周围拉了禁止进入的黄线,几只刚修成人形的耗子精在四周来回巡视。

   “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吱吱,”为首的大耗子见乐无异要往里走,赶紧过来拦住,“说你呢说你呢,不许进吱吱!”

     乐无异笑眯眯地一指耗子精身后,“尾巴露出来了。”

     大耗子一个激灵,赶紧捂住屁股,尾巴是没了,可耳朵又出来了。乐无异忍住笑,拿出自己的徽章别在胸前,“我是昆仑委员会下属特科一组探员乐无异,我们老大就在里面……啊,我同事来接我了。”

   “无异,”话音刚落,一身浅灰风衣双手插兜的夏夷则出现在博卖行门口,宽肩窄腰,身姿挺拔,眉目俊美,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自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乐无异连忙挥了挥手,冲大耗子眨了下眼,“我可以进去了吧。”

     耗子精哼了一声,“去吧去吧,吱吱。”

   “谢啦,吱吱兄,”乐无异灵巧地跨过黄线,一路小跑到了夏夷则身边,“夷则夷则,我来啦!大家呢?”

     夏夷则自然而然地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里走,边走边道,“闻人正带人清点博卖行藏品,阿阮跟着尸体先回去了,兰生在询问口供。目击者有些多,陵越师兄让我们也过去帮忙。”

   “屠苏呢?”乐无异四周一打量,没看到百里屠苏的影子。

   “屠苏循着灵力波动追出去了,虽然对我们来说现场残留的灵力很微弱,但对屠苏来讲还是能传递很多信息的,”夏夷则松开握住乐无异手腕的手,“就是这里,第一案发现场。”

     就在两个小时前,海市博卖行存放藏品的珍宝阁被盗,宝官金砖重伤昏迷,目前已知丢失的宝物便有四件,闻人羽还带着人在查,希望不要再传来什么坏消息。

     陵越手里拿着失窃宝物的资料一页一页翻过去,失窃的这四样宝物分别是冰凛凝华、织梦、翻天印和九霄环佩琴。他越看越心惊,等全部翻完后只能用苦笑来表达心中无奈了。

     这四样的东西中,价值连城却还偶能得之的冰凛凝华算是比较普通的了,天地之间水灵汇聚的水属性至宝类似于增幅器,佩戴在身上可以大幅度增强水系法术的威力。翻天印是道家法宝,其内部另有天地,自成空间。织梦则是一件偃甲,构造精巧,博卖行主公西先生曾造访世间偃师不下三十人,无一人能拆解此偃甲,故其功能并不为世人知晓。至于九霄环佩琴,似乎只是一具普通七弦古琴,但时常无故弦动,琴声如裂帛清越激昂,自鸣时释放出大量灵力,隐隐有光晕流转其上,因此一直被锁在博卖行最深处。

     陵越合上资料,捏着眉心慢慢思索。目击者看到两个劫匪,证明劫匪至少有两个人,一个突入,一个负责保护……

     还没等他整理出什么头绪,百里屠苏回来了。

   “怎么样?”陵越顺手把资料放在右边的桌子上。

     百里屠苏摇头,低声道,“对方速度很快,没追上。”

   “连你都追不上,”陵越皱眉,“那就证明跟你我一个级别的人都追不上……或者他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也未可知。”

   “对不起,师兄,如果我能更快一点……”百里屠苏面露歉意。

     陵越摇头,“无须自责。”

   “呦,木头脸,你回来啦!”

     屠苏顺窗户看去,只见方兰生正从博卖行二楼窗户里往外探出半个身子,指了指门口,“陵越大哥,夷则和无异下去了,口供在我这里,待我整理一下再交给你。”

     正说着,夏夷则和乐无异就出现在了陵越的视线里。

   “来得正好,夷则,你和屠苏模拟一遍当时的情景,无异,你注意记录现场,”说着,陵越带着无异向后退了几步。

     乐无异从随身的偃甲包里掏出个小方盒子,献宝一样给大家看,“这是我新改进的大千世界尽在眼中有你也有我记录仪3.0版,改进了2.0图像失真问题,能全方位多角度不失真地记录现场,嘿嘿,不错吧?”

     哪怕已经见过很多次对乐无异这种求抚摸求点赞求表扬的表情,夏夷则还是忍不住心软,他含笑点头,“嗯,很好。”

     陵越倒是习以为常,微微点下头,“不错,记得回去把改进费用列个明细,可以报销。”

     乐无异摆手,“小钱小钱,不用报销的。”

     陵越没再说什么,百里屠苏和夏夷则已经就位。

     博卖行如一枝独秀般利于海面之上,平日里为幻术结界包裹,便是在世外洞天的海市里也自为一体,不与外界通沟,珍宝阁更是位于博卖行拍卖展厅的后面,平时不对外开放,入口处设有霸道的法术禁制,一般人无法破解。现在陵越和乐无异就身处博卖行富丽堂皇的小楼外,陵越看了一眼表,示意乐无异开始记录后,扬声道,“开始!”

     话音一落,站在幻术结界入口的百里屠苏立刻冲出,如离弦之箭一般几个起落便到了博卖行正门口,长剑出鞘一剑刺向门上的法术禁制。充当门口宝官的陵越立刻出手阻止,但此时夏夷则也到了。

     寒气侵人的冰剑擦着陵越的肩膀刺入木质地面,破海而出的他手持通体冰蓝的长剑站在木制围栏上,抬手朝陵越又是一剑。

     陵越顺势败退,百里屠苏已经破开门上禁制突入博卖行拍卖展厅,夏夷则紧随其后。陵越稍后一些,乐无异因为要记录影像落在最后。

     拍卖展厅成扇形,只有通过最前面的圆台才能靠近后面的珍宝阁。

     夏夷则低头间扫过地面上红漆标出的脚印——他们赶到现场时便看见一排湿脚印一直延伸到后面——由此推测出第二名劫匪正是从海中而来。他每次起落都准确踩到脚印上,可脚印却带着他绕过圆台通向另一侧墙壁上的破洞处。

     此时百里屠苏刚登上圆台,周围机关顷刻间发动,如果机关完好,那么此时当有大蓬箭雨落向他所处的位置。屠苏微微皱眉,刚要挥剑斩落箭雨,就听陵越喊了声停。

     百里屠苏和夏夷则一起停下身法,乐无异端着他的记录仪一怔,“怎么了,陵越大哥?”

   “这里不对,”他摇了摇头,“我记得目击者说两个人是同时进入突破展厅进入后面的,但现在夷则明显会比需破坏机关的师弟先得手。”

     夏夷则敲了敲墙壁,肯定地点头,“墙壁上没有机关和法术禁制,要突破不过眨眼间事。”

   “所以有藏在暗处的第三个人,”陵越总结道,“他出手替第一个人挡下了机关,所以目击者才会说机关对第一个劫匪完全没有作用。”

   “可不可能是有人提前破坏了机关?”乐无异问道。

   “不会,”夏夷则截道,“我问过这里的司宝,闻人也检查过,机关中枢没有问题。”

   “第三个人在那里,”一直沉默的百里屠苏突然开口,他伸直手臂指向展厅一角,“应该是用了金针一类细小的暗器,一瞬间打偏了所有的飞箭。当时没有客人,只有几个侍卫,情急之下很可能没注意到这个人。”

   “好厉害,”乐无异挠了挠头,用金针打偏大它几十倍的飞箭已经很了不起了,居然还要在一瞬间打落百来支,这人的腕力和眼力究竟强到怎样的地步!

     陵越目测一下距离和角度后对乐无异道,“记下来,夷则、屠苏,继续!”

     百里屠苏没再管机关,纵身冲入展厅后面的房间,珍宝阁的牌匾赫然出现在眼前。他再次出剑想要破开珍宝阁门上禁制,不料紫光一闪,他竟被反击的力道震得后退三步。他压下翻腾的气血,反手又是一剑。

     夏夷则同时出剑,数柄冰剑哆哆哆先后击在禁制上。他打个响指,全部冰剑一起炸裂,生生将禁制炸出个裂缝。百里屠苏眼疾手快,长剑呲地划开裂缝,而后黑红的火焰从剑锋破开的地方蔓延,顷刻间烧光了整个禁制。

     百里屠苏和夏夷则对望一眼,百里屠苏率先突入,却在进入珍宝阁内部时微微一怔。

   “好了,就到这里。无异,你回头比对一下模拟现场与真实现场之间的区别,”陵越适时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夷则,你陪着无异弄。师弟,跟我去找闻人。”

     百里屠苏手上的长剑凭空消失,不声不响地跟在陵越身后走开。

     乐无异从偃甲包里掏出手提电脑,将记录仪接到上面输入数据,“好啦,接下来就等软件分析结果了。话说,夷则,你冷不冷?浑身都湿透了。”

     夏夷则事前潜伏在海中,怕被结界感知,未敢用灵力隔水。此时上岸,风衣和衬衫都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海风一吹,冻得他嘴唇煞白。可他没事人一样把袖子挽到手肘,“无妨,用灵力烘干一下便好。”

     虽然看了很多遍,但乐无异仍觉得用灵力烘干衣物很神奇,可当他摸到夏夷则手上时,被那冰凉的温度刺得一哆嗦,“嘶——手怎么这么凉?幸好我带了暖手利器,当当当,看我的你暖我暖大家暖护手宝!”

     夏夷则端详着被强塞过来的暖手偃甲,颇为为难,“无异,这……”

   “好吧好吧!”乐无异呆毛一颤一颤,又是一脸求夸奖的表情。

     见状,夏夷则不动声色地收起自己对恶俗艳粉色的厌恶,温柔地道,“我很喜欢。”

     乐无异高兴了,“我就说嘛,粉色有什么不好,太师父非要我把它改成黑色。还说什么顺便改个名,就叫焦炭好了。”

     夏夷则闭上眼,无异,其实沈夜前辈说得很对……


评论 ( 2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