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古一][夏乐/越苏]我们的世界(番外四/待补完)

别问我为什么没有番外一和番外三……看了番外四还能跟我愉快玩耍的才是好基友!


番外四


01


     情人节前夕,一只二代千刃袭击了广州沿海,烈山出击,干脆利落地干掉了这只不解风情的怪兽。

     出于鼓舞士气、安定民心的考虑,总参开始将一部分战斗录像剪辑成视频放到网上,曝光的机甲包括烈山、刺钰、决微和望舒。随着机甲的曝光,驾驶员的资料不可避免地泄露出去。

     四台机甲的驾驶员美貌程度超过平均值十个百分点,再有保卫地球安定、守护世界和平的光环加身,想不拉时髦值都难,一时间网上出现了无数流着口水、舔着屏幕的花痴男女。其中,决微和刺钰的驾驶员都是男性,望舒出乎意料地都为女性,至于烈山……呵,资料不足,性别不明。

     所以,就有了某报社在战后第一时间深入广州基地,想要揭开烈山驾驶员的性别之谜。

     他们的通行证是怎么拿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把沈夜和沧溟一起堵在了更衣室里。更重要的是,沈夜拒绝接受采访,理由是坊间小报不值得他浪费时间。

     沧溟只好一个人在更衣室门口接受录音笔和照相机的洗礼。

   “烈山驾驶沧溟……小姐?”年纪轻轻的小记者激动得都快晕过去了,烈山的驾驶员之一居然是个不亚于望舒驾驶员的大美女!这是何等爆炸性的新闻!

     沧溟矜持一笑,女神范儿扑面而来,“您好,我是烈山主驾驶沧溟,很荣幸能接受这次采访。”

   “主驾驶?”小记者拿着录音笔的手都在抖,他张望了一下,“请问,您的副驾驶是……”

   “我的副驾驶?”沧溟一挑眉毛,“秘密哦。”

   “不能透露一点儿吗?”小记者追问。

     沧溟想了想,突然捂着嘴笑开,“我搭档沈夜……怎么说呢,是个可爱又可靠的人,长得也很好看呦!尤其喜欢吃巧克力。”

   “诶?”小记者瞪大眼睛,“可爱……那为什么不接受采访呢?”

     沧溟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嘘,其实他只是害羞而已。”

     中文就这点不好,仅凭发音根本无法断定是他还是她。小记者有心追问却被沧溟灵巧地绕过去,只好顺着她的意思问出她想回答的问题。

   “作为一名女性,您当初为什么会想做一名jaeger驾驶员?”小记者觉得能从沧溟身上挖出些料也不错,“我无意冒犯,也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只是好奇。”

   “我明白你的意思,女性确实在某些方面与男性有着差距,但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沧溟将长发绕到耳后,脸上挂着端庄沉稳的笑容,“至于我为什么会成为jaeger驾驶员……有一定的家族因素在内,但更重要的是我本人的意愿。”

   “您本人的意愿?”

   “我想为我们的世界做些什么,”沧溟骄傲地仰起头,吐字铿锵,掷地有声,“我有这个能力,所以我站在这儿,我要为这个世界尽自己的责任。”

     这才是最真实、最动人的沧溟,仿佛从内而外地燃烧着,是高傲执着、从不畏惧风雨的铁血玫瑰,在冰冷坚硬的钢铁间肆意怒放。


     这段视频后来被放到网上,然后成了……沈夜这辈子唯一的黑历史。

     厚厚的弹幕几乎盖住沧溟的脸,等到她说出可爱那句话时,弹幕由“沧溟我女神!”“女神美哭了QAQ”“今天也在努力舔女神”变成了清一色的“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沈夜无意中看到视频后整整一天都没理沧溟。

     当他在情人节那天收到标明沈夜小姐收巧克力时,脸黑的程度已经超过以往所有记录。

     沧溟无辜地眨眼,“谁让沈夜跟沧溟一样是个中性名字?男的可以叫,女的也可以叫?”

   “所以说这是我的错?”沈夜冷笑。

   “我可没这么说,”沧溟耸肩,顺手拿起一盒巧克力,“这个味道我喜欢,我拿走了哈!”

     沈夜把所有巧克力都塞进她怀里,“都给你,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谁喜欢?”

   “那我都拿走了?”沧溟抱紧巧克力,“算你送我的?”

   “你不是也收到很多……等等,给我留下一盒,”沈夜抽走最上面的那盒,“剩下的算我送你。这盒给谢衣留着,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正常的巧克力。”

   “阿衣又送你什么了?”沧溟顺口一问。

     沈夜表情一僵,他不知道那坨黑乎乎、硬邦邦到差点儿硌掉他一颗门牙的东西能否叫巧克力。

     一看沈夜一脸的欲言又止,沧溟就全明白了,她拍拍搭档的肩,沉重地道,“阿夜,自己是个烹饪白痴也就得了,收个徒弟居然连自己都不如。看来阿衣挑徒弟一定要慎重,不会做饭的不能收啊!”

     沈夜差点儿把巧克力捏碎,沧溟,揭人伤疤很有意思吗?

     流月好像没一个人擅长做饭,多么痛的领悟!


02


     汛期突如其来。

     广州基地的远海被连番恶战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一大片赤红的浪潮几乎把望舒碧蓝色的机体吞噬殆尽。雍和有着比其他二代怪兽更庞大的体积和更难以撼动的体重,望舒在它面前渺小得令人心酸。

   “望舒、望舒!还能听到吗?望舒!”烈山驾驶室里的沧溟恨不得立刻飞到望舒身边。

     一阵嘈杂的噪声后是女性剧烈的喘息声,几乎要盖过她自己的声音,“谁?烈山吗?”

   “对,这里是烈山,”沈夜代替沧溟回答。

   “刺钰呢?刺钰在哪里?”望舒的女驾驶员急促地问道。

   “刺钰在你的正北方十海里,”沧溟快速答道,“挺住,我们马上过去营救!”

   “不必,”女驾驶员断然拒绝,“去帮刺钰,我们这边没必要援助。”


     望舒纤细的机身在雍和的大力撞击下扭曲得不成样子,驾驶舱外壳凹陷,冷却发动机的液氮运输管断裂,倒灌进驾驶舱的海水被冻成冰块。断裂变形的钛合金护板穿透了左驾驶位上女孩子的胸口,喷溅的鲜血被冻结在坚冰中,凄绝艳绝,犹如一朵永远停留在花期的艳丽桃花。

     右驾驶位上的驾驶员就是刚刚回复沈夜的那个人,她的下半身挤压在护板和寒冰之中动弹不得,浓稠的鲜血从二者的缝隙间流淌下来,传感头盔被之前的冲撞甩飞,沾了血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蓝紫色的战甲上。秀美的脸上也布满了血迹,黏着发丝,显得狼狈不堪。

     她用力眨了下眼,眼球干涩,却再也流不出眼泪——搭档的血溅在她脸上时犹如温热的眼泪,然后她的眼睛丧失了流泪的功能,再也哭不出来。

   “听着,烈山的驾驶员们,”她将通讯器拽得离自己更近,“只要望舒还在,就不用担心雍和。”

     那边的人大概说了什么,但统统被她无视,“我这边连不上刺钰的频道,有些话要麻烦你们转告他们了。”

     她一边说一边启动自毁程序,机械音提示还有三十秒望舒反应堆开始熔化。

     她舒了口气,放松身体靠在残破的驾驶位上。

     雍和还在撕扯望舒的护甲,这导致驾驶舱剧烈地颤抖,但她心中一片安静。

   “羲和熔于烈火,望舒归于深海。”

   “望舒之名不能继续传承,我们很抱歉,但真的只能如此了。”

   “告诉刺钰的驾驶员!我们的愿望就此托付给他们!向前走、永远不要回头!”

   “路长且艰,望君珍重。”


     七月十六号,二代机甲望舒毁于南海,两名驾驶员当场罹难,尸骨未能寻回。


03

   

     嘈杂的噪音……斑驳的色块……无意义的线条在眼前频繁闪动,断裂的通感犹如海草,随着思维的洪流左右摇曳,却再也得不到回应。

     好冷啊……怎么会这么冷……

     身体像是浸泡在海水中,刺骨的温度令他连抬抬手指都感到乏力。思维如棉絮般混乱,分不清日月、分不清天地、分不清生死,日升月落、草木枯荣在这片深海中全无意义。

     周遭一片冰冷,忽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断开的通感,精神重新链接起来,一股固执温暖的力量从那边传过来,源源不断地注入身体,一些零碎的思维片段也随着这股力量涌入大脑。


     这就是死吗?除了有点儿冷也没什么嘛!

     大家都说失去搭档的驾驶员很痛苦,不过到底有多痛我也不知道,但我一直笑的话,紫英是不是就不会痛?

     总觉得紫英你很寂寞,也不爱说话,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更寂寞?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不在的,我会在通感这边永远陪着你。

     紫英要替我看着这个世界啊!


     虚空中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断裂,又有什么东西盘根错节地扣在一起。


     看着这个世界吗?

     好,我答应你,从此背负你的愿望替你看这个世界。

     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强光与噪声蓦然隐去。

     猛地睁开眼睛,病房雪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他费力抬起手。针头埋进他的手背,药水沿着输液管注入他的身体,脉搏跳动,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七月二十三号,二代机甲刺钰于北海沉没,驾驶员一死一生,机甲碎片无从打捞。


————————————————

解释下:

望舒是当初设定刺钰的时候就想到的,两个女孩子一起驾驶也挺带感

羲和和望舒都是一代机,但望舒在二代机甲问世时接受过改造,所以归为二代机。并且望舒有两代驾驶员,所以对“望舒之名不能继续传承”深感抱歉……羲和在这之前就壮烈,所以是一代机也只有一任驾驶员


评论 ( 32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