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失控(01)

送给榛妃妃的生日贺文,看在有肉吃的份上就不要介意我究竟晚了多长时间才撸出来好不好?

然后这文需要有几点说明:

1.ABO设定,夏夷则×乐无异,alpha×beta,结尾有AB肉

2.我也不是特别懂ABO所以二设颇多……设定alpha自己也有发情期,AO间彼此吸引,O的气味会诱使濒临发情期的A发情期提前,并且需要成结才能使发情期结束

3.本文为《延枚很忧郁》的ABO世界观衍生,行文背景可稍微参考那篇,开头有轻微女装梗

4.涉及到的所有武器、地理和人文信息出现bug请温柔地拍我,不要太用力QAQ


如果接受了以上几点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往下拉了,如果不接受那就别看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丧失的东西!我一定是被附体了!

   

   


   





   

   

01

  十五局最厉害的狙击手、顶尖特工A2夏夷则是个男性alpha,但他现在正把自己搞成一个女性alpha并站在某个奢华酒会的入口处。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上次的任务说起。那次他和A3乐无异搭档,要不着痕迹地从一个身价亿万的军火商那里弄来一份新式导弹的设计图,在排除秘密潜入、绑架刑求等不适合这个任务的方法后,他们只剩下舞会上勾引这一个办法。在此说一句,军火商是个不折不扣的男性alpha,并且非常坚定地除了男性omega外别的性别都不要。

  妈蛋,该死的舞会,该死的男性alpha。

  出于生理上的因素,omega性别无论男女都不适合成为从事秘密工作的特工,他们温柔有耐心,更适合医生、护士或者教师。整日与枪械炸药打交道的特工?噢,饶了他们吧,那些是更强壮的alpha和工蜂一样任劳任怨的beta的工作!

  总之,整个十五局上下连个omega性别的苍蝇都没有,但幸好军需处出品了一种极其好用的omega喷雾。只要轻轻一喷,一个热辣好闻的omega就能新鲜出炉。至于任务人选,一个喷了omega喷雾的男性alpha闻起来简直就像个人妖,所以最后出马的是性别为男性beta的A3乐无异。

  那次任务真是一言难尽,用鸡飞狗跳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夏夷则曾发誓他绝对不要回想,因为那是他职业生涯里的一个污点,不过本着一人一次的原则,这个污点马上就要被刷新了。

 “不是我不帮你,是beta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帮不上忙啊!”耳机里乐无异的声音听起来讨厌极了,“谁让我没法分辨那种感性的荷尔蒙?”

 “闭嘴,”夏夷则额头上啪地出现一个红色十字路口像八爪鱼一样一伸一缩,“你以为我想当个alpha吗?”

  是的,哪怕很多人以身为alpha为荣,因为alpha基因意味着更强壮、更聪明,是站在进化顶端的精英,但夏夷则依旧厌恶自己的alpha基因片段,羡慕着自己所有的beta同僚。

  Beta虽然没有alpha和omega那样诱人惹火的荷尔蒙,但他们更不易失控,不会在发情期沦为基因支配下的野兽,这有什么不好?

  夏夷则讨厌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更讨厌身为alpha总想要失控的那一部分自己。乐无异深谙此点,所以当夏夷则主动将话题搞到这上边时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嗯,目标人物在你三点钟方向,穿白裙子的那个。我猜你过去的时候大概要小心一点,千万别踩到裙摆。”

  夏夷则发誓自己听到了乐无异的笑声,真是的,同样是搭讪,他就可以穿着西装端着香槟,自己就得穿着晚礼服踩着高跟鞋?这不公平!

 “嗨,伙计,想想我上次可是扮成了一个omega出卖色相,那个军火商看我的眼神简直就像我已经被扒光了按在床上一样,”乐·话痨·无异在这种时刻还没停下的意思,“要怪就怪我们的目标人物吧,谁让这位omega小姐对男性都没好感?”

 “你到哪里了?”夏夷则不得不打断乐无异,“我没看见你。”

 “OK,我马上经过你身边,”耳麦那头响起一阵玻璃制品碰撞的清脆声响。

  一分钟后,冲着夏夷则挤眉弄眼的侍者走过来,夏夷则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他手上的托盘中端起两杯香槟,敲了敲自己的耳钉示意乐无异认真监听,然后举步走向那位角落中的女性。

 “今天的香槟还不错,试试看?”他将一杯香槟放在女人面前。

  女人看了他一眼,很给面子地捏着高脚拿起来,“女性alpha?真少见。”

  感谢十五局先进的面具和变声芯片,至少夏夷则不必尴尬到用自己的脸及声音完成这个任务。他坐到女人身边,“omega一样稀缺。”

 “不要用稀缺这个词,这让我觉得自己像某种货物,”女人直率地指出让自己反感的词汇,“人们对待omega的态度让我感到恶心。”

  夏夷则在任务前了解过这个女人,某位黑道大佬的小女儿,投身omega改革运动的激进记者,这与她幼时被绑架的经历不无关系——她讨厌男性,只对更稀少的女性alpha有兴趣,所以夏夷则不得硬着穿上晚礼服扮成女性。

 “人们对待女性alpha的态度同样不怎好,”夏夷则想起局里唯一一位性别为女性alpha的A级特工闻人羽,大家基本都下意识地忽略掉她性别中前面的那部分而只记得alpha。他还记起有的小报上曾经报道过一小部分人的言论,他们认为女性alpha和男性omega一样,是人类进化史上出现的重大错误。

 “主流观点认为omega存在的价值就是为alpha生儿育女,我们可以工作,但最终要被标记、怀孕、回归家庭,尤其是女性omega,真不公平,”女人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愚昧又落后。”

 “主流观点一样不接受女性alpha,社会还没法准确地为我们定位,”夏夷则边揣摩着目标人物的心理边措辞,同时让自己说话的方式更符合女性习惯、让对方感到舒适,“到底是alpha?还是女性?我自己都要弄不清楚了。”

 “你的味道让我不太舒服,”女人突然皱了皱眉鼻子,“抑制剂没法完全盖住……闻起来就像是在讨厌自己。”

 “我确实讨厌自己的alpha身份,”夏夷则开始后悔自己没去选修特工课程里的性转部分,他一直以为自己用不上那种技能,“不过你闻起来也不太好,冒昧地讲,就像芥末夹心的巧克力。”

  跟大部分omega截然不同,她的气味太具有攻击性,不是alpha喜欢的那种甜美迷人的味道。

 “所以你和我都的味道都没什么人喜欢,”女人耸耸肩,“同病相怜。”

  夏夷则的笑容里多了几分伪装的苦涩,他同样端起酒杯,“同病相怜。”

  碰杯,然后女人的唇瓣贴上玻璃杯壁将香槟一饮而尽。

 “我们去那边看看?”夏夷则体贴地提出意见,女人欣然应允。

  他们离开角落半分钟后,乔装成侍者的乐无异再度出现,毫无压力地回收了那只印着女人唇纹的高脚酒杯——任务顺利完成。

   

  夏夷则与女人分别回到车上的时候立刻撕了面具,摆脱了那身让他分外别扭的晚礼服。

  感谢老天,他终于能做回正常的夏夷则了。

  但乐无异不这么觉得,“你脸怎么这么红?”

 “会场里面比较热,”夏夷则一边换衣服一边回答他。

 “不是热,我听得出你的心跳已经超过180了,”乐无异上下打量他,“不会是吃了什么脏东西吧?”

 “我是个特工,”夏夷则暴躁地回答道,他也觉得自己体温很高,急需冰块一类的东西降降温。

 “特工怎么了?特工又不是百毒不侵……等等!”乐无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讶地瞪大眼睛,话都说不利索了,“天惹!你你你、你不会是受omega气味的影响,发情了吧?”

  夏夷则头很疼,他根本没办法跟一个beta解释明白到底什么叫预发情,只能简单粗暴地回答他,“暂时还没有。”但他的身体已经准备着要发情了。

 “那就是有喽!”乐无异立刻紧张起来,“你需要抑制剂!”

 “普通的抑制剂对我们特工没有用,”夏夷则一点都不知道乐无异的生理课学到哪里去了,他现在热到想死,“回安全屋,我行李里有特制的。”

  他真的好热,血管里流动的血液成了岩浆,神经如同被皮鞭抽打过,额角的青筋剧烈地跳动着——发情期来得太猛烈,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挺到安全屋。

 “哦哦哦,我马上!”乐无异手忙脚乱地缩回驾驶位上,他的特工培训课里真的没有“如何帮助alpha同志挺过发情期”这一项。

 “等一下,”夏夷则突然叫住他,“手能借我一下么?”

  诶?要手干什么?我还要开车啊!

  饶是如此,乐无异还是认真地伸出自己的手。

  夏夷则捏着那只微凉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

  令他感到舒适的温度,就像一缕无色无味的清风拂过面颊,给他高温的肌体带来近乎战栗的快感,腹部纠结着即将沸腾的欲望也随之稍微平复。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些微叹息,alpha基因为着这种贴近感到了短暂的满足。

  他的身体叫嚣着渴求更多,但他还是松开乐无异的手。

 “走吧,”他靠在汽车后座上,声音疲惫而沙哑。

  乐无异哦了一声,乖乖开车向安全屋驶去。

  凌晨两点,马路上的车不多,他们沿着高架桥在归途上飞快地奔驰。

  夏夷则半合着眼帘,远处还亮着的灯火在他潮湿的视网膜上投影下橘黄的色块,安详温暖。车子试过路面时压到石子,后座不经意地弹了一下,夏夷则顺势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闭上眼睛。

  他讨厌会因为omega味道发情而陷入一团糟的自己,他讨厌失控,但是刚刚他拉过乐无异的手贴近自己时,他知道自己已经失控了。

  多么讨厌,因为基因本能而无法抑制的失控。


评论 ( 8 )
热度 ( 46 )
  1. 合并同类项三年五年 转载了此文字
    给我的!!!哦也!!!下楼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