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失控(02)

02

  需要两个A级特工共同完成的任务并不常有,更何况十五局还有一对情况特殊的A1,所以夏夷则的任务大部分要独自完成的。就如此时,他趴在三十层高的大厦楼顶,透过四倍光学瞄准镜盯着他的目标人物,等待某个示意他动手的信号。他必须时刻绷紧神经以确保自己不会错过那个信号示意的千载难逢的狙杀机会。

  寒冬的深夜,落雪覆盖在他身上,风声从耳畔刮过,远处传来代表午夜降临的钟声,瞄准镜里秃头的男人在众星捧月中侃侃而谈,陪伴狙击手的只有他挚爱的狙击步枪。

  12.9kg的巴雷特M82A1,理论射程1500米,但夏夷则曾靠它干掉过2500米外的目标人物,12.7mm的重机枪子弹从枪筒射出时足以将人拦腰打断——专属A2的荣耀之刃,为这个国家清除污秽、带来希望。

  轰隆——

  目标所在的大楼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响动,继而火光冲天,

  真是大阵仗的信号,怪不得说我一看就能知道。

  上述念头在夏夷则脑海中一闪而过,在瞄准镜中的男人惊慌失措地逃离前扣下扳机。数秒后,目标人物的太阳穴上绽开一朵血花,缓缓倒下。

  一枪毙命。

  在确定目标人物死亡后,夏夷则迅速地将自己的狙击枪拆卸分装进大提琴盒里,伪装用的防护服也被塞了进去。他小心翼翼地清理干净自己留下的痕迹,然后飞快地在巴雷特开枪时特有的烟尘火光暴露自己的位置前离开了这幢大厦。

  他提着大提琴盒从弄堂里穿出来,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停在他面前。司机从摇下来的窗户中探出头,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先生,上车?”

  夏夷则不客气地拉开车门把大提琴盒放进去,然后自己绕过车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先生你要去哪里?”伪装成司机的A3特工笑嘻嘻地问他。

  夏夷则摘下手套和围巾,“这要取决于你想我去哪里,A3。”

 “叫我无异,A3简直难听死了,”乐无异撇了撇嘴,“你饿不饿?”

 “我埋伏了二十个小时,”夏夷则叹气,“连压缩饼干都没给我配备。”

 “我也在天花板上藏了二十六个小时,但我随身带了几管能量液,”乐无异得意洋洋地挑起眉毛,“我炸得是不是特别漂亮?”

  夏夷则回忆了一下瞄准镜中忽然冒出的火光,发现自己不得不承认,乐无异这家伙已经把爆破升华成了某种艺术。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哈!”乐无异一脚油门把车速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区区出租车硬是被他开出了跑车的感觉,“啧,没碰到omega很安全是吧?”

  夏夷则默默拄住额头,他怎么还记得上次任务里自己被omega信息素弄到发情的黑历史?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突然想起另一个问题,这次任务明明是单人的。

 “本来我只是要拿到那个秃瓢老男人参与转基因病毒研究的证据,但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告之任务暂停原地待命,再后来就接到了配合你的任务,”乐无异一甩方向盘,车子稳稳地停在某别墅区的24小时便利店前,“我去弄点儿东西,你等我。”

  十分钟后他抱着一袋食材回到车里,冷空气冻得他鼻头和耳尖通红。他把塑料袋塞进夏夷则怀里,自己转动车钥匙,“前边就是了,我请你吃饭。”

  最终,车子停在一栋独体别墅前,夏夷则认出那不是十五局配备给特工们的安全屋中的任何一处。

  乐无异耸耸肩,“我自己家。放心,我向局里报备过。”

  他摸了半天兜也没找到钥匙,最后只得一脚踹开自家大门,幸好里面的门锁是指纹锁,要不然他可真的像对待敌人一样对待自己家的门锁了。

  大概乐无异好久没在这里住过,家具上蒙着一层灰尘,这也难怪,随便任何一个A级特工都是满世界乱窜,一年到头留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幸好十五局很体贴,没有忘记定时为他缴纳煤水电费和采暖费,没有暖气,这个北方城市的冬夜将格外难熬。

  百叶窗都是关上的,符合特工的职业惯性,乐无异检查了窗锁和地毯,确认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人非法入侵过他的家。然后他仔细地拉上窗帘,打开灯和空气循环系统,“你先等一下,我去厨房。”

 “等等,”夏夷则扣住乐无异的手腕,“不需要厨房,你应该先休息。”

 “可不摄入只够多的糖分就去睡觉很容易一睡不起,”乐无异反手搭住夏夷则的手,灵巧地挣脱了他的桎梏,“我做饭很快。”

 “我来,”夏夷则已经把大提琴盒和脱下的外套一起安放在沙发的一侧,“你的任务时间比我还长六个小时。”

 “不要紧啦,其实……”乐无异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中间等命令的时候我睡过三个小时,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活蹦乱跳的。”

 “……”夏夷则直觉对方不会对这点写到任务报告里。

 “还有……”乐无异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道,“你真的会做饭?”

 “……”

  乐无异用无辜真诚到不行的小眼神看着他。

 “我选修过中式料理课……至少比A7强,”夏夷则从牙缝里挤出了自己的回答。

 “拜托,晴雪的料理已经超出人类想象力极限了好伐?”乐无异抛给他个大大的卫生眼,“根本不能用好吃或者不好吃来形容,应该用能不能吃死人来形容。”

  夏夷则噎住,真是完全无法反驳。

 “所以你可以先歇一会儿,”乐无异把人按到沙发上,“等一下就能开饭。”

  好吧,看在主人这么热情的份上,夏夷则放弃抵抗。大概是因为执行任务时需要精神时刻高度紧绷,所以任务结束、确认安全后夏夷则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谷,意识迟钝、肌肉松懈,温暖的空气和柔软的沙发更是加剧了这种低迷,很快他就开始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他听见厨房里响起了丁零当啷的奏鸣曲,流水洗菜的哗啦声,刀具剁在砧板上的梆梆声,食物下锅时兹啦声……夏夷则奋力睁开眼睛向开放式厨房的方向看去。

  柔和的昏黄灯光模糊了乐无异的轮廓,好像整个人都被镶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他将衣袖卷到手肘,露出肌肉紧实的小臂,用力端起锅时会隆起流程漂亮的手臂线条。不一会儿,食物的香气飘散过来,被苛待了数十个小时的肠胃集体开始抗议,夏夷则的嘴里泛起一丝苦涩。他现在口干舌燥,饥肠辘辘,急需东西填满自己不断呻吟的胃。

  等锅子里传出汤水沸腾的咕嘟声时,香气已经很浓烈了。夏夷则抿了抿嘴唇,香气仿佛已经实质化地流进他的嘴里,迟钝的味蕾开始费力分辨起香味的组成……特工培训课五花八门,其中就有一项是教会特工们分辨不同的味道并判断组成味道的元素。刚开始完全摸不着门道,不过时至今日这已经成了夏夷则的习惯,帮助他在灰色地带的酒吧里躲过不少加了药的鸡尾酒。

  不行,分辨不出来。

  片刻后夏夷则放弃了,他的感官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换句话说,他失控了。

  这没什么关系,夏夷则按了按自己脖子上分泌alpha气味的腺体以确定自己没有任何进入发情期的迹象。只要不是该死的alpha基因带来的失控,他乐意让自己短暂地沉溺一下。

  深夜有人在厨房为自己忙碌着做饭,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温暖的、橘黄色的、散发着食物香气的家。

  生与死的差异只有扣动扳机的半秒,但家与房子的差异夏夷则无法判断——他从来没有过家。夏夷则,或者说李焱,不过是alpha和omega荷尔蒙彼此吸引的产物,只是荷尔蒙的产物,不是爱或者别的什么感情孕育出的生命。

  所以他讨厌被alpha基因片段影响着失控的自己。每到发情期,他的身体渴望着omega的气味安抚自己,可理智却一遍遍地唾弃被交配本能驱使的自己,矛盾至极。

  打断他思绪的是碗磕在桌面上的声音。

 “睡着了?”乐无异拍拍他的肩膀,“夷则,起来吃饭了。”

  夏夷则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乐无异将素白的瓷碗放在桌子上,被刻意调暗的灯光映着他的面孔温暖柔和。

  乐无异舀一勺递到夏夷则嘴边,“尝尝看?”

  夏夷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脑子里的齿轮上了锈,咔咔地艰难运转一圈后无果,他呆滞张开嘴含进去。

  牛肉和番茄的味道在干涩的口腔里弥漫开,又酸又咸还带着点儿甜。

 “牛肉罐头大杂烩,”乐无异得意地坐到他对面,“现炖牛肉肯定不赶趟啦,嘿嘿,不过我想到了用罐头,聪明吧?”

  夏夷则回答他聪明。

  乐无异满意了,美滋滋地将熬得浓稠的汤汁浇到米饭上。

  牛肉、番茄、土豆、胡萝卜和黄豆,果然是大杂烩,夏夷则学着他的样子拌饭,同时不禁如此想道。

  吃着吃着,乐无异突然问了个非常有创意的问题,“夷则,alpha和omega味道里有没有比较特别的?”

  夏夷则皱眉,“特别?”

 “嗯,你知道我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啦,所以我特别好奇,那个……比如我喜欢老坛酸菜牛肉面,那有没有老坛酸菜牛肉味的alpha或者omega?”乐无异为自己的异想天开点了个赞。

  夏夷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看在手里这碗香气扑鼻的拌饭份上,他还是给出了回答,“没有,至少我没闻到过类似味道的alpha或者omega。”

 “那你最喜欢谁的味道?”乐无异想了想又问道。

  最喜欢谁的味道?夏夷则愣了一下,片刻后不太确定地回答他,“A1吧……百里屠苏。”

 “诶?居然是屠苏?”乐无异瞪大眼睛,“为什么?”

 “他闻起来像血和硝烟混在一起,战场的味道。”

 “好吧,这个我应该也会喜欢,”乐无异挣扎都没挣扎就为自己下了结论,“那你呢?你能闻到自己吗?”

 “我闻不到我自己,”夏夷则有些茫然,“不过A4说我的味道是西柚、薄荷和海水混合起来的感觉。”

 “好复杂的味道,”乐无异想象不能。

 “简单说来就是又涩又辣又咸,不招人喜欢,”夏夷则叹气,“你对这个很感兴趣?”

 “也没什么啦,就是偶尔好奇你的世界,”乐无异飞快地回答他,同时拨了最后几口饭进嘴里后放下碗筷,说起话来含混不清,“你快点儿吃啊,然后好睡觉。”

  其实乐无异的外表与特工这个行当不太相符。不知道他从父母哪一方那里继承到了部分异国血统,赋予他金棕的发色、琥珀的眸色、白皙的肤色和更深邃的脸部轮廓。但他还不像个特工,反而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尖削的下颌也消退不了那种孩童才有的圆润感,换句话说, 是棉花糖那种想让人咬上一口的甜美质感。

  紧接着他看到乐无异的手,修长干净的手指骨节分明,指尖和手掌根部长生着厚厚的茧子,手背上突兀地红了一块。

  夏夷则鬼使神差地抓起对方放在桌面上的手,“这里怎么了?”

  乐无异吓了一跳,“哪里?哦,那里啊,刚才不小心烫到了。”

  夏夷则盯着那块碍眼的红斑片刻,然后低头,轻轻地舔咬了上去。

 “喵了个咪,夷则,你在干什么?”乐无异骇得肢体僵硬到不行,大脑完全无法操纵神经丛狙击手那里抽回自己的手。

 “消毒,”夏夷则低声回答他,他的头脑晕晕沉沉,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渐渐苏醒,可是他见鬼地不想放开爆破兼密码专家价值千金的手。

  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乐无异手上和腕上的肌肉松弛下来。

  夏夷则脖子一侧的腺体突然剧烈地跳动一下,这一下就像猛然炸裂的落雷令他的大脑狠狠抽搐了一下。

  危险!

  潜意识不断地像夏夷则发出危险的信号,他感到那条腺体不受控制地突突痉挛了数下,如果乐无异不是beta,那他肯定会闻到空气中突然浓烈起来的alpha信息素。

  夏夷则捏住乐无异手腕的那只手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然后松开桎梏,“好了。”

  乐无异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担忧地问他,“夷则,你不太对劲?身体不舒服么?”

 “不,只是有点儿累,”夏夷则撒了个小谎。

 “那碗就撇这吧,明天再刷,我去换床单,”乐无异把卧室的方位告诉夏夷则,“我记得干净的床单就一条,你跟我凑合一晚上?我的床很大,我睡相也不错。”

  没有omega,但他alpha的那部分还是失控了。

  夏夷则很疲惫地点头,他不得不为即将到来的同床共枕做些准备,他不想当着同事的面失控更不想对着自己的朋友发情。

  浴室就在主卧室的隔壁,隔着一面墙还能听见乐无异哼着烂七八糟的调调。夏夷则把水流大到最大,在水声的掩护下敲碎了一瓶alpha抑制剂注射到自己体内,在确认抑制剂发挥效果后才放任自己享受美妙的热水。

  卧室里没开灯,反正睡在这里的都是特工,不在乎到底有没有灯。床垫很软,穿着卧室主人旧睡衣的夏夷则躺在上面几乎产生了会陷下去的错觉。

  过了一会儿,浴室哗哗的水声停止,又过了一会儿床铺另一侧一沉,一个潮乎乎的温暖身体躺在了夏夷则身边。

 “晚安啦,夷则,”乐无异边说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夏夷则默默在心中数了三个数,若干分钟前注射进血管中的抑制剂令他全身血液冰凉,狂乱跳动的腺体终于安静下来。

  那厢乐无异已经以神一般的速度入睡了。

  黑暗中,夏夷则转过身,轻柔地勾起枕头上的一缕金棕发丝反复感受着那种顺滑的触感,良久才低声道,“晚安,无异。”


评论 ( 3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