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失控(03)

03

  十五局的任务大部分都是很正常的,但总有一些是比较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比如A4闻人羽曾经乔装成月嫂贴身保护某核武器专家刚出生的孩子但她连孩子都抱不利索,比如A5晋磊曾伪装成基佬秘密潜入gay吧结果险些被人潮淹没,那些画着眼影的男孩儿们以为他是冷酷硬朗攻追他,而那些胡子拉碴的男人们以为他是狠毒傲娇受还追他,直接导致任务进行得十分不顺利。

  非常不凑巧,这次夏夷则就摊上了一个很要命的任务或者说他们摊上了一个很要命的任务。这个他们包括十五局目前所有能出动的杀手型和间谍型特工,从A1到A5六个人,几乎是近十年来十五局手笔最大的一次行动。

  他们的目标是一枚不起眼的芯片。

  夏夷则接到的任务内容是在12小时内与A2汇合接应A1,从A1手上拿到芯片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某个位于境内南部的亚热带城市,将芯片交给A4和A5。

  真是个漫长又充满危险的任务,A3如是评论。

  说这话的时候,十五局A级排名二三的两名特工正蹲守在林海雪原深处的简陋木屋里,围着篝火查看卫星地图。火苗映得他们的脸庞发红发亮,炉火上炖着的浓稠汤汁正咕嘟冒泡并散发着又酸又甜的香气,木头烧得哔哔啵啵地作响。

  乐无异披着厚实的军大衣窝在篝火旁时刻注意着自己的卫星追踪器和时间,“离既定接头时间还有六个小时,够我们轮流再睡一觉。”

 “再加上最后的热餐,”夏夷则把另一口锅里的面条分了一部分到特制的不锈钢饭盒里,然后把炖好的酱汁浇到上面递给乐无异,“拿好。”

  乐无异嗅了嗅味道,“说实话,我在怀疑你会不会给我下毒。”

 “何以见得?”夏夷则自己干脆直接用起了锅,形象什么的于执行野外任务的特工来说都是浮云。

 “毕竟我见过你被omega信息素诱导发情的糗状,”乐无异慢吞吞地挑了一根面条塞进嘴里,“唔,就总部厨艺培训课的层次来看,你能把面条煮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给你五颗星。”

 “谢谢你,”诱导发情这个梗真是百玩不腻,现在夏夷则已经学会无视了。

 “真无聊,”乐无异嘟囔一声,然后把面条吸溜得直响。还是那句话,形象什么的于执行野外任务的特工来说都是浮云。

  吃完之后两人都懒得刷碗,反正也是最后一顿了。乐无异直接把饭盒跟报废的食品袋一起扔到另一个角落,夏夷则想了想,决定稍微掩饰一下。他把没刷的锅和饭盒埋进屋外松软的雪堆里并做上了十五局的人才能看懂的记号——但愿前来消除痕迹的清扫队不会为这些没洗的餐具大发雷霆吧。

  等他回到那间四面透风的屋子里的时候,乐无异已经任性地钻进睡袋里。好吧,这就是让夏夷则守第一轮夜的节奏。

  睡袋里的人蠕动了几下,乐无异的声音隔着一层布料听起来闷闷的,“喂,夷则,你说那枚芯片是干什么用的?”

 “不知道,”夏夷则捧起卫星追踪器放在膝盖上,他从不费力研究这些无用的东西。

 “真没情趣,”乐无异用声音把自己的鄙夷传达给他,然后手脚并用地从睡袋里爬出来,“我猜那枚芯片可以……喵了个咪的!你拍我干什么?”

  夏夷则把他按回睡袋里,“穿这么少还敢出来,你是打算拖着鼻涕泡出任务?”

  乐无异没说话,赌气地翻了个身。

  半晌。

 “生气了?”

  ……

 “真生气了?”

  ……

   好吧,可能是真生气了,毕竟自己不应该怀疑一位A级特工的职业素养,夏夷则用两秒钟检讨了一下自己,然后探过去查看睡袋。

  乐无异保持着被暴力按倒后翻身的姿势睡着了。

   

  乐无异叫人起床的方式相当暴躁,那感觉就像有一万个炮仗在你耳边爆炸一样,同时传进你耳朵里的还有A3本人连珠炮似的发言。

 “快点快点快点,刚接受到A1的入境信号,比预定晚了十五分钟,”乐无异一股脑地将各式装备塞进行军包里,“情况不太妙,快走。”

  夏夷则那颗精密得跟他心爱的狙击枪能一拼的大脑在被强制唤醒的三秒钟后恢复到巅峰状态,他迅速地组装了一架JS重型狙击枪。

  半分钟后,两人已经踩着滑雪板融入了静悄悄的山林中。

   

  卫星追踪图将他们引到一处山谷,从洼地向上正源源不断地传来刺鼻的血腥味,在山谷东麓坡地上,他们发现了第一具尸体。

  夏夷则拉下尸体脸上的防风面具和防风镜,乐无异看了一眼立刻从脑海总搜索出了这个人的信息,但他只是精简地告诉同伴,“同行。”

  也是个特工,至于是哪国的特工一点儿都不重要。据说数日前为了一件苏联克格勃的遗产,莫斯科国际机场几乎成了全世界特工和杀手的游乐场,现在来看他们要接手的那枚芯片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克格勃遗产。真不知道A1究竟是如何抢到那枚芯片,又是怎样突破重重围追堵截越境回家的。

  两人卸了滑雪板插进背囊的夹层徒步向山谷深处走去。周围万籁俱寂,视野里净是参天的古木和白茫茫的落雪,不一会儿他们又见到了第二具尸体。夏夷则拉下他的头套,露出一张年轻的亚裔男性的脸。乐无异告诉夏夷则,这具尸体活着的时候绝对可以排进杀手排名的前十。

  他们继续向深走了不到五分钟,山坡突然陡峭起来,隐约有潺潺的流水声和树枝折断的声音出现。

 “有人!”夏夷则猛地拉住乐无异原地向前滚了一段距离,几秒钟后,他们曾经站立的地方被大口径的子弹打成了一团雪泥。

  跑跑跑。

  谁都说不清情况怎么突然成了眼前这个样子,夏夷则和乐无异谁都不敢停下来。废话,谁知道究竟有几个人躲在哪几个地方,更要命的是,对方可能还有个狙击手。

  他们向前跑了一段距离滑进了一个雪堆后的狙击位,机枪子弹跟着他们的脚后跟跟把他们跑过的路弄得一团糟。

 “掩护我,”夏夷则半趴在临时掩体后抱着枪,眼睛抵在十倍瞄准镜上,镜头那一边匍匐在山坡上的敌方狙击手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的枪口下。

  乐无异顺手扔了颗高爆手雷出去,喵的,他也顾不上会不会引发雪崩了,先扔了再说。

  手雷炸起的雪浪声势极大,乐无异觉得A1这下肯定看到了,很好,他省了颗信号弹。夏夷则那边抓紧时间一枪毙了那个对他们威胁最大的狙击手,顺便又干掉了一个操着架突击步枪的敌人。

 “走,”夏夷则低吼,两个人一起飞身滑出雪堆,在雪地上滑行十来米后成功进入下一个狙击位。至于上一个,已经被M16的弹雨覆盖好一会儿了。

  应该是佣兵,双方刚一交上火乐无异就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这种操蛋的配合和打法根本不是特工或者杀手。

 “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特种兵小队,”乐无异在开枪的间隙苦着脸跟夏夷则抱怨,“我们的训练项目里可没有干掉对方一个战术小队这种东西!我们是特工!不是战士!”

  他话音刚落,九点钟方向上的那个敌人已经抽搐着没了声息。

 “次奥,还有五个,”乐无异抽空瞄了一眼自己的红外线成像仪,“两点钟方向上的那个给我。”

  夏夷则敲了下枪管表示没问题,继而竖起手指——

  二、三!

  两人一起从雪堆后窜出来,枪响,两点钟方向上的男人应声而。同一时刻,夏夷则翻身落地的瞬间开枪解决了另外一个,但也有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肩膀过去将他的背囊射飞到好几米外。

    还剩仨,仗着人数优势一起从藏身处冲出穷追猛打。

    子弹不要命地倾斜而来。

  混乱中乐无异的滑雪板从夹层里掉出来,他索性直接整个人直接踩上去还不忘弯腰拽住夏夷则的衣领,顺着陡峭的山坡一溜烟滑了下去。

  不被击中的最好方法就是复杂的移动轨迹,因此掌握方向的乐无异不得不反复调整方向,一路擦着树木的边儿往下滑,不时有横生的细瘦枝条从脸边上簌簌地飞过去。他也顾不上冒冷汗,光是小心翼翼地控制滑行方向就够他一呛了。要知道特工培训课里根本没有踩花式滑雪板这种东西好么!!!

  夏夷则在他身后一甩狙击枪背到背上,顺便从乐无异腰间抽出柄G92抬手一枪干掉一个。冷不防的开枪后座力骇得乐无异瞬间失去平衡途中猛然重重擦过一棵横生的雪杉。

  乐无异再也没办法控制滑雪板,更要命的是山坡到此突然截断,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冲出断崖。

 “祈祷下面不是很高吧!”乐无异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地把夏夷则的衣领拽得更紧,“否则就没人接应A1了!”

 “噤声!”夏夷则忍了又忍最后糊了同伴一个不那么刺耳的词,天知道在抖得这么剧烈的滑雪板上瞄准有多费劲,他需要更多地集中精力!

  就知道嫌弃我话多,生死关头乐无异居然奇迹般地吐了句槽,还非常不道德地掏了颗手雷出来用嘴拉开拉环抛在断崖上。

  爆炸与腾空在一瞬间同时发生,爆破的气浪将两人高高掀到半空,乐无异一手搂住背囊一手死死拉着夏夷则,后者在失去平衡前凭直觉开出最后一枪,甚至没来得及看自己有没有射中目标,就跟同伴一起陷入了短暂的平抛运动。

  砰地一声,两人一起砸在雪地上又不受控制地向前滚了几圈。乐无异把脑袋从雪堆里拔出来,胡乱抹了抹满脸的雪沫子。刚想抱怨一下压在他背上的夏夷则又多重,就听他的抱怨对象大吼了一声,“别动,还有一个!我们俩都失手了!”

  喵了个咪的,怎么还有一个!命这么大!射不死也炸不死!

  夏夷则迅速翻身,靠着乐无异的背仰卧,他重新换上了JS重型狙击枪,枪托抵着肩膀,仓促瞄准后直接开枪。

  为求毙命,他一连开了三枪,而后再次顾不上看结果就顺着后坐力侧身翻倒在地,脑袋重重砸在乐无异腰上。

  嘶——两人一起呻吟一声。

 “你头真硬,”乐无异侧着脸趴在地上,低声抱怨着。

 “你腰上居然没多少肉,”夏夷则也摆出一副“这不科学”的表情抱怨着。

 “生活在热血少男漫中的特工有没有腰并不重要!”乐无异简直要把后槽牙磨平了,“重点不是我的腰,是那家伙死没死!”

 “我想他死了,”夏夷则从善如流地回答他,“否则我们废话的这段时间足够被干掉二十次了。”

 “……”乐无异微妙地不想对二十这个数字发表什么感想,这会让他顶级特工的敏感内心受到某种打击,只得生硬地转了话题,“快起来,你好沉。”

 “你要习惯,”夏夷则从雪地上站起来,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

 “习惯你体重?我习惯那种东西干嘛?”乐无异张着腿坐在雪地上任凭自己陷进去,“喵了个咪的,太沉了,你明明看着挺瘦的啊。”

 “因为我肌肉含量比较高,”夏夷则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虽然他不反感跟A3扯皮甚至能跟有一搭没一搭地就这么消磨掉一个下午,但现在他们还在执行任务,“好了,起来,我们去接应A1。”

  乐无异一骨碌爬起来,“走——我现在有点儿担心陵越前辈和屠苏了,我们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可他们还没过来。”

  只能是因为他们根本过不来——有人,至少是一个人,受伤到无法移动。作为接应人员,夏夷则和乐无异最应该做的和只能做的都是找到他们。

  找到他们,然后继续任务,如果可能顺便帮助他们。

  最终他们在谷底找到了要接应的人。两名A1特工藏身于谷底溪流曲折成的钝角里,高大的岩石和雪堆为他们提供了天然的掩护,这大概就是佣兵们控制了整个山谷却无法拿下这两个人的最直接原因。

  流淌于冰雪间的溪流被鲜血染上了不祥的颜色,顺着血迹往上看,松软的白雪已经被融化成另一条小河。陵越正大力按住百丽屠苏腿上的伤口,后者神智模糊,徘徊在清醒与混沌的分界线上。

  一旦确认真是自己的同僚,乐无异立刻淌过溪流,不顾对着自己的枪口直接凑过去,“陵越前辈?”

  “强心针,我们的用完了,”陵越放下枪摊开手,“给我。”

  这不符合规定,按照条例,陵越应该第一时间把任务物品交给接应人员。这样的逾矩和不专业很少发生在陵越身上,但此时百里屠苏的情况无法让两人再苛责他。

  乐无异迅速把一只强心针塞进陵越手里,还没等陵越握住,针管就被夏夷则拿起来。他没废话,直接把一整管透明针剂推进百里屠苏的身体里。

  针管被顺手扔到一边,陵越明显松懈下来。

 “我们离开安全屋之前给了清扫队信号,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乐无异几句话解释明白了目前的处境,“这里需要我和夷则吗?”他含蓄地表达了“如果你们需要我们可以陪你们一起等”的意思。

 “不必,我们等清扫队,”陵越把芯片交给前来接应的同伴,“交给你们了。”

 “顺利接收,”乐无异将那枚小到非常不起眼的芯片塞进特制的密码盒里,密码盒又被伪装成项链坠子后交给夏夷则——乐无异本人拒绝佩戴这条项链,理由是款式太基了。

  夏夷则对这个倒是没什么概念,他戴好后将项链坠塞进衣服里,宣布A2和A3的任务正式开始。

 “等等,”陵越叫住正要踩着滑雪板离开的人。

  他们一起回头看他。

 “接着!”陵越扔给他们一把颈刀,“男性,二十五到二十七之间,中等身高,微胖,西北口音,挑染黄色刘海。要是遇到,情况允许下替我杀了他。”

  夏夷则没问他为什么,只是单纯地点了下头。在任务完成的大前提下,十五局不会介意特工们的一些小动作,从这点来讲,十五局还是很人性化的。

  陵越对着他们露出个祝福的笑容。对于他们这些在刀尖上舔血的特工来讲,感谢是最没用的,有心感激还不如直接换成份祝福。

  目送着A2、A3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山林中后,陵越重重地靠回岩石上,发出几声浅浅的呻吟。他挪动身体,尽力将师弟整个搂在怀里,百里屠苏呢喃了几句继而陷入更深层的昏迷中。

  四周万籁俱寂,陵越揽着百里屠苏就像拥抱了整个世界。


评论 ( 8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