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2)

开始填这篇……放出来表明我填坑的决心……



02

     陵越和屠苏找到闻人羽的时候,英气勃勃的女天罡正对着被随意摆放在地上的各种珍宝碎碎念。陵越耳力极佳,便是无心偷听,声音也自己钻到耳朵里。待他听清闻人羽再小声嘀咕什么时不禁莞尔,为避免下属尴尬,他故意轻咳一声。

     闻人羽转身,看见结伴而来的两人微微红了脸,“陵越大哥,还有屠苏,你们来了。”

   “有什么收获?”陵越装作什么都没听清的样子。

     闻人羽迅速恢复正常,“藏品都清点了一遍,还少了一柄剑。”

   “什么剑?”陵越心下一沉。

   “晗光,”闻人羽答得很快,“邪剑晗光,历代剑主皆是横死,无一例外。”

     作为爱剑成痴的紫胤真人的徒弟,陵越和百里屠苏自是听过晗光之名。紫胤甚至大胆推测过,晗光是一柄未铸造完成的剑,因此需抽取持剑者精气灵力方能使用。

   “竟是晗光……”陵越眼神微暗,“师弟,你试试看,能不能感受到晗光的气息。”

     百里屠苏依言闭眼细细寻找,半晌后遗憾地摇头,“只是能感觉到往东北方向去了,别的都感觉不出。”

   “若晗光气息再现,你可能立刻分辨得出?”陵越又问。

     百里屠苏点头,“可以。”

   “晗光、冰凛凝华、织梦、翻天印和九霄环佩琴……”陵越把五件失品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没发现其中有什么关联。这一宗案子发生得突然,他竟一点儿思绪都没有。

     陵越闭目沉思,百里屠苏仍在努力寻找晗光的气息,闻人羽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人把随意堆在地上的藏品安置好。突然,一丝充满恶意的窥视透了过来。

     闻人羽霍地转头,正要出手,那道诡异的视线立刻消失。她本想追上去探个究竟,却被百里屠苏拦下来。挺拔锋利得如剑一般的青年微微摇头,“不必追,夷则已经跟上去了。”

     闻人羽这才放心,“那我出去看看无异。”

     待闻人羽离开后,陵越才睁开眼,“师弟,你有什么看法?”

   “有内应,”百里屠苏想起刚刚模拟现场自己冲入珍宝阁时的感觉,入目的房间少说也有一百间,几乎是一模一样。而劫匪能在短短五分钟内突入珍宝阁、抢走藏品继而撤退,恰好证明这是一次有预谋有准备的劫案,博卖行内部一定有他们的内应告诉他们藏品的确切位置。

     陵越赞同这一点,随即叹气,“博卖行大小妖怪不下百只,真是大海捞针,但愿阿阮那里能有好消息吧。走,告诉闻人和无异,收队。”


     阿阮还真有好消息。

     汇合追击无果而返的夏夷则后,一行六人回到了位于江陵的临时办公地。刚进门,一身绿色连衣裙的娇俏少女从充当解剖室的偏房里转着圈跳出来,手上托着个灵力球,“陵越大哥,你看,这就是我从现场和尸体伤口里提取出来的残余灵力,我与博卖行侍卫的灵力样本比对过了,一共有三个不一样的。”

   “干得好,阿阮,”陵越接过灵力球。

     阿阮补充道,“一个水系,一个土系,最后一个灵力很混乱,感觉充满了血、油脂和骨髓混在一起的味道。其中使用水系法术的应该不是人类,但使用土系法术和最后那个灵力恶心的都是人类。”

   “血、油脂和骨髓混在一起的味道?这这这、人的灵力哪能那么恶心?”方兰生从闻人羽手上结果灵力球,刚将自身的灵力灌注进去,立刻被第三种灵力骇得将灵力球脱手甩了出去,“阿阮,这真的是人吗?”

     阿阮撅嘴,她捡起灵力球拍去上面的灰尘,“兰生是觉得我弄错了?我好歹算半个神仙,怎么能弄错?”

   “你弄错的还少吗?”方兰生小声嘀咕。

   “其中土系灵力正统平和,使用者应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夏夷则回想一下刚刚的感觉,“这股灵力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总想不起来……”

     说话的功夫,百里屠苏已经接过灵力球,发着浅绿光晕的光球一入手,他整个人愣住,“这是……女娲一族才有的心法,怎么会……”

   “对,是风姑娘!”夏夷则猛然想起,土系灵力给他的感觉跟风晴雪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无异,分析一下,”陵越脸色一沉。风晴雪出身幽都,如果牵扯到幽都那位大神的话,他担忧地瞥了一眼百里屠苏,这事怕是不能善了。

     乐无异立刻将灵力球中的灵力抽取一点儿注入到自己研制的灵力识别偃甲里,偃甲上的红灯闪了几下熄灭,密密麻麻的数据浮现在屏幕上,他比对了一下各种数据,“嗯,是一脉相承的灵力,并且……并且两股灵力相似度超过百分之八十,使用者应该还是血亲。”

     血亲?百里屠苏立刻想起风晴雪曾跟他提到的、失踪许久的哥哥风广陌,也就是上一任巫咸,难不成土系法术的使用者就是风广陌?

     百里屠苏立刻说出了自己的猜测,陵越沉吟片刻道,“阿阮,你联系幽都的巫姑,让她想办法把风广陌的灵力样本送过来,进行精密比对。”

     阿阮应了一声。

     陵越又问,“夷则,你去追的人怎么样?”

   “是那个水系术士,”夏夷则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冰子弹,“他很奇怪。”

   “这是狙击步枪的子弹?”乐无异自己不敢去拿那枚散发着逼人寒气的子弹,只好凑近夏夷则的手掌心仔细观察,“其实枪也可以算偃甲的一种,不过用枪的术士我还真没见过。”

   “用枪的术士一向被认为是邪道,事实上偃师也不是常见的职业,”闻人羽也不敢碰那枚子弹,与乐无异法术不精拿不起不一样,她纯粹是因为自己五行属火怕一个不小心熔了子弹而不敢碰。

     乐无异嘁了一声,“刚刚阮妹妹讲这个水系术士不是人,要不要通知十魔正音?”

   “暂时不必,先等一等,”陵越停了一下道,“阿阮,你不用联系巫姑了,专心解剖那两具尸体。夷则和无异你们两个明天跑一趟幽都当面跟巫姑讲。师弟,你去过幽都,画一下地形图给他们。”

     屠苏点了下头。他本应陪着去的,不过他曾与幽都那位大神有约,终此一生再不入幽都半步,因此只得作罢。

   “闻人,你明天回一趟百草谷,拜托壬水门燕大师用天眼占问一二。虽然占卜之说不可尽信,但我们时间不多,聊胜于无,至于兰生……你通知襄铃,她的休假结束了,尽快归队,我要五样藏品的所有资料。至于剩下该干什么,大家心中有数?”

     众人应了一声各自散去,唯有百里屠苏扯住陵越衣袖,“师兄,我……”

   “跟我一起去见师尊,我总不放心晗光,”陵越眼中露出淡淡的担忧,“这次劫案牵扯之广怕是难以善了……”


     特科一组的临时办公地是江陵城南的一处小院落。不得不说,江陵是个很有意思的城市,城南与城北展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面貌。在城南,这座古城的本来面貌被保留了七七八八,没有彻底被刺眼的霓虹灯和闹人的音乐侵占。黑瓦白墙、青石板路、古槐柳荫、蜿蜒小巷,无一不蕴藏着某种玄妙的古意,悠悠然便是一个世外桃源,与世无争。城北则是彻底的现代化都市,高楼林立,交通繁华,太阳落后更是火树银花,隐隐一个令人炫目的不夜之城。

     据说,城市规划改造的最初计划是将城南一起改建,但海市的入口在城南,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妖怪们即使享受着科技的便利却仍有小部分厌恶人类的科技,坚决反对改建城南,最后计划不了了之,城南得以保留。

     不过这一切特科一组的所有成员都没心情欣赏,包括刚接到归队通知的襄铃,等她匆忙摸到特科一组的临时驻扎地时,院落里静悄悄的,方兰生正靠在古槐下的躺椅里睡得正酣,胸口压着本转头一样厚的典籍,脚边的红木书箱里尚堆着许多书,从线装的到写在绢布上的到竹简种类繁多,连字体也从甲骨文到繁体字花样百变,估计也只有方兰生这种文字天才才能全看得懂了吧。

     襄铃没打扰方兰生,小心翼翼地绕过他来到右厢房前,用一根手指轻轻推开房门,里面阿阮躺在临时解剖台上睡得正香。

     ……

     襄铃怀揣着极大的敬畏悄悄地关上了门。

     正房里一片安静,闻人躺在软椅上盖着薄被,一向警觉的天罡怕是累得狠了,连襄铃的脚步声都没听到。小组剩下的四人居然一个都不在,襄铃找了一圈,最后在桌上镇纸下找到了陵越留给她的便条。

     小姑娘读过一遍后彻底沉默,就应该装作没看到!

     为什么外面那堆书还有我一份!这、不、公、平!


   “阿嚏——”带着师弟御剑前行的陵越忍不住打个喷嚏。

     百里屠苏忧心忡忡地回头,“师兄,莫不是昨晚着凉了?”

     陵越苦笑,估计是襄铃那小丫头在念叨自己吧,他没点破,只是紧了紧环着屠苏腰身的手臂,“师弟不要乱动,师兄许久未曾御剑带人,若是掉下去……”

     手掌下屠苏的腰线立刻绷紧,陵越紧贴屠苏的背脊,高空凛冽的风扯得两人鬓发一同向后飘飞,衣袂哗哗作响。两人一同眯起眼睛,享受这急速带来的绝对自由的快感。

     许久以前在天墉学艺时,百里屠苏几乎算得上是常年禁足于天墉城内,御剑之术自然不曾学过。后来又在封印中沉睡了千年,如此一来习剑之人最初修行的御剑之术,他竟然始终不会,这事不知道被方兰生嘲笑了多少次。


评论 ( 4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