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Captial Assassination(Part 2)

日更绝不是lof主的手速!lof主只是之前认认真真地攒了几千字的文而已!

所以不要对我有什么过多的期待QAQ



02

     偷一辆车对孤狼来讲并不困难,他不仅身手堪比一流特工,连杂七杂八的技能也绝不比他的对手们逊色。

     他拖着行李箱从码头出来,行李箱里放着几套衣服、剃须刀、洗漱用品和一整套尚未拆封的古典文学鉴赏。虽然会随身携带这么套砖头一样图书的人不多,但孤狼现在的身份就是对古典文化着迷的留学生,带着这样一套书除了会让检查人员觉得这外国人居然能看懂晦涩的古典文学外,不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在行李箱的夹层里藏着孤狼为这次任务准备的另外两个身份,其中一个是来自欧洲大陆的自由撰稿人,另一个则是度假中的摄影师,都是自由度极高的职业。安尼瓦尔出访是件大事,但孤狼没有内线,除了报纸他没有别的情报来源。所以他准备在码头边的旅馆住上一夜,顺便换个身份——如果这个国家的情报组织敏感到察觉出他的刺杀计划,甚至查到他的入境护照,他仍然是安全的,这群鼻子灵敏的情报人员只能查到这座码头。

     另一个身份则在行刺成功后离开这个国家时才能用到,那时他的行李箱将空上一半。其他两份护照均可抛弃,刺杀用到的枪也就地销毁,孤狼摇身一变从顶级杀手变为正当职业者,大摇大摆地离开这里。

     这是个冒险却有着相当高成功率的计划,孤狼觉得除非发生天大的意外,否则谁也不能阻止他成功刺杀安尼瓦尔。

     意外天天有,但天大的意外就不那么常见了。


     追查一串已知的护照号对十三局的人来讲不过举手之劳。凌晨刚过,关于这串护照号的行踪已经被送到了陵越手上。他开始急匆匆的浏览,可惜还没等他看完一遍,十三局局长就推开了会议室的磨砂玻璃门。

     一场小型的汇报会随之开始。

   “孤狼选择在这里入境,”陵越站在屏幕上打出来的地图前向指出他们查到的城市,“我们找到了他过海关的监控——麻烦放一下……停,就是这里。”

     视频截图上的男人穿着件黑色夹克,棕色头发,削瘦却结实。摄像头在他的斜上方,因此没拍到脸。

   “从窗口高度和视频上显示出的比例推算,孤狼身高应该在……”

     还没等陵越说完,十三局局长便算出了答案,“一米八五。”

   “局长,特制的增高鞋可以很轻松地将身高增加六厘米,”小组中的扎着马尾的女成员说道,“一些矮个子的演员、歌手和主持人都这么干,导致他们的真实身高成谜。”

     另一位女成员则说,“摄像头是从上到下拍,站立站姿也对身高估测有很大的影响,可能使估测身高低于实际身高。”

   “一米八到一米九之间,这个范围可能有些大,但考虑到增高鞋和孤狼的站姿,我们最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陵越总结道。

   “好吧,可以接受,”局长想了想道,“反正他基本高于我们国家的大部分男性。”

     接着,屏幕上出现一张证件照。

   “这是孤狼所持护照上的照片,”陵越简单解释了一下,“发色接近深棕色,但说明不了什么。我个人倾向于孤狼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染发上,但照片上的发色受到光线和拍摄角度的干扰会比实际发色偏深,浅棕色和栗棕色都有可能。”

   “没错,眼睛的颜色也可以用隐形眼镜加以改变,”局长点点头。真是个麻烦的问题,只要稍加易容,孤狼的体貌特征就可以偏离目前形象十万八千里。

   “十个小时前他通过客轮达到了凌水市,之后我们就失去了他的行踪,不排除孤狼变换身份的可能性——暂时只有这么多。我推测孤狼会走高速进入首都,”陵越合上资料夹,“我记得我们有人在凌水,我希望能够借调他们在凌水本地进行搜索。”

   “很可惜,我们在凌水的人已经坐上清晨的飞机返回这里,”局长看了眼表,“现在应该已经到安尼瓦尔下榻的地方报道了。”

     陵越第一次痛恨情报分局的高效率,“那您只能再打一张借调申请了。”

     “看来我当初就应该直接把你师弟也弄过来,”局长无奈地道,“一下弄走四个,你们局长非得杀了我不可。”

     陵越微微一笑,“哪能,我们局长不提倡滥用私刑。”

     十三局局长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看着陵越,“你可是第一个觉得十五局局长不会滥用私行的人。”

     十三局和十五局是私刑最泛滥的两个分局,一个为了挖情报,一个为了别的任何原因,总之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

   “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陵越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给我个加密线路,我和师弟单线联络。”

   “没问题,”十三局局长答应得干脆,他向来用人不疑。更何况,他并没有对陵越能在孤狼行刺前抓到他抱多大希望,毕竟人海茫茫,捞针一样捞这么一个刺客不比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叶子简单多少。可以说陵越的任务不是抓到孤狼,而是尽可能地追查他甚至与他接触,为另一组保护安尼瓦尔的特工提供更多的信息。


     安尼瓦尔下榻的国宾馆位于首都市中心,背对护城河,风景优美。夏夷则和乐无异被带到安尼瓦尔面前时,后者正在……刮胡子。

     狼王把自己偏长的栗色头发在脑后揪成个小辫,满脸泡沫,看了一眼这两个年轻人,一串嘀里嘟噜的捐毒语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带他们进来的狼缇护卫队副队长达尔窘迫地挠了挠脑袋,“狼王的意思是,他刮完脸之后还得解决下生理需求,让你们先等着。”

     卧槽,这理由先不论是真是假,安尼瓦尔能有勇气说出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乐无异努力控制着面部神经,但嘴角还是抽了抽,“我们等着不要紧,但这里……我们是不是该回避一下?”生理需求有很多种,晨勃和蹲坑都算在内,他发誓他真的担心万一安尼瓦尔的需求是前一种……

     达尔面色尴尬地让身后的护卫队队员将两名特工带到隔壁的休息室。就在他们要离开之前,卫生间兼浴室里居然传出了安尼瓦尔哼着某种小调的歌声,夏夷则和乐无异同时打个个寒战,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恐怖歌声……

     有这样一位不省心的上司,怪不得这位狼缇副队长发际线岌岌可危的程度跟十五局的军需处长能有一拼。

     暂时安顿了两位特工的副队长打起精神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安尼瓦尔在歌声间隙给出声代表进来的气音。他正拿着剃刀正愉快地将脸上的胡茬和泡沫一起刮掉,见自己的副队长进来才停下哼着的小调,“这俩就是他们给我安排的贴身保镖?”

   “是,高个黑发的叫夏夷则,稍矮棕发的叫乐无异,据说都是最顶尖的特工,”达尔尽职尽责地介绍了下两人。

     安尼瓦尔边听边又哼起了歌,颇有些对两人的最顶尖评价不屑一顾的意思。

     达尔感到自己的胃绞痛又犯了,他以手扶额,口气里多了哀求的意味,“狼王殿下,算我们整个狼缇求您,拜托您认认真真地对待这次的杀手!”

   “啧,事关性命我当然会在意,”安尼瓦尔终于刮完脸,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已经变得光溜溜的下巴,“你们非让我剃干净胡子,现在好了吧?娘爆了!”

     达尔简直要给他们的狼王殿下跪下了,难道真的要让他们这群狼王护卫队成员声泪俱下地跪在安尼瓦尔面前求他保重自己性命吗?

     其实,如果跪下就有用的话,达尔一定会兴高采烈地这么办。但这并不管用,相反安尼瓦尔要看烦了还真敢单枪匹马把他们全都撂倒在地上,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长跪不起。所以达尔只能干巴巴地陈述自己的意思,“因为不确定杀手会采用什么办法,所以我们打算将安全等级升高到SSS级……”

     油盐不进的狼王哦了一声,不咸不淡地道,“你看着办吧,然后把那两个特工弄进来,东道主的好意我也不能不接受。”

     哦,这真是从接到暗杀消息以来达尔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

   “唉,等等吧,他们刚出去没多长时间,我怕他们觉得我不够持久,”安尼瓦尔毫无廉耻感地当着下属面吐出了罪恶的几个字。

     天啊,我到底跟了个什么样的上司!!!!

     达尔深吸一口气,“殿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安尼瓦尔痛快地道。

   “您去年就说要给我们狼缇找个队长,请问我们的队长什么时候才能出现?”达尔是真的、真的盼望着这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狼缇队长赶紧出现,天知道他只是个副队长,就算拿着队长的工资,也不应该干队长的活儿!

     安尼瓦尔叹气,“不是我说要找,不是你求着我找么?否则我干嘛要再找一个人来管着我?这跟我不娶老婆一个道。”

     天哪,达尔绝望地捂住胃,安尼瓦尔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任性、最糟糕的一国之首没有之一。


     隔壁的休息室里倒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拜特工们必修的社交课程所赐,乐无异飞快地与这里的狼缇队员们打成一片。

   “所以弄半天,狼王跟你们一样根本就会说汉语?”乐无异挥了挥拳头,“那他干嘛对着我说捐毒语?”

   “狼王心情好的时候就会飙家乡话,你们感没感觉到狼王的口音里带着一股烤羊肉串味?”话最多的狼缇成员有双异色眼睛,一只浅棕一只深棕,迎着光看格外明显,大家都叫他鸳鸯眼。据说他本来两颗眼珠子的颜色是一样的深棕,但后来他氰化物中毒好不容易抢救回来,可后遗症让一只眼睛跟褪色了似的直接变成现在的浅棕,连身上的部分毛发颜色可跟着不太均匀起来。

     夏夷则试着回想了一下安尼瓦尔的口音,但最终只能摇了摇头。

     另一个叫阿里木的狼缇成员笑嘻嘻地道,“狼王还觉得汉语说起来没有捐毒语霸气、凶狠。”

     捐毒语说得快了听起来就像要揍人,乐无异吐吐舌头,不动声色地将这条信息输入到自己大脑中的信息库里。

     还没等乐无异继续从狼缇队员那里套来些真正有用的信息时,达尔就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说安尼瓦尔要见他们。

     错觉么,乐无异跟着达尔出去的时候诧异地想道,这个达尔怎么看起来像是在胃疼?


评论 ( 8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