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Captial Assassination(Part 5)

我觉得在这个特殊而愉快的日子我拼死拼活也得更个新……就酱,大家光棍节快乐!

更新get√,举着火把愉快地出门惹!




05

     优秀的杀手不会赌。

     在达尔随着其余人排查狙击位的时候,他不禁想,夏夷则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两分感同身受在其中?

     达尔出身军人世家,他的祖父、父亲、叔父甚至还有两个姑姑都是地地道道的军人,最小的姑姑则是军医,可以说军营的一切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印入骨血。所以他能轻易分辨出夏夷则和乐无异身上完全不同于军人的特质。

     这两人看上去就像普通人,充其量美貌值高出平均线若干百分点——跟他认识的特工们完全不一样。达尔见过的特工都很符合他对这类从事谍报工作的人的认知,紧张高效,充满警惕,却偏偏要给自己披上若无其事的外衣。他曾在战场与一名捐毒本土的特工相识,对方负责在敌军封锁线间传送情报兼职刺杀。这人告诉他,特工们的脑子里时刻都有一根拧得紧紧的、上满了劲的发条,发条停止之日便是殒命之时。达尔猜想,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认识的特工们都带着点儿神经兮兮的绷紧感。

     没人愿意跟这样的人相处,可是这两个人完全不一样,他们足够警惕却不会给人任何咄咄相逼的感觉。尤其是乐无异,跟他交谈极为舒服,达尔觉得这不只是出于某些行为学家总结出来的站姿、手势继而语气等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的态度或者说投注入交谈中的感情。达尔觉得自己简直要喜欢上这个男人了……这让他无可避免地想到了十年前活跃在谍报和暗杀双重领域的传奇特工,据说每个见过那名特工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爱上他。

     传言或许夸张,但达尔隐约从乐无异身上发现的某些特质让他觉得传说也许是可信的。

     达尔一心两用的时候,夏夷则和鸳鸯眼已经连着否定了五个狙击点,他们正站在最后一个位置上向外眺望。

     那是正渊潭公园外一处民房,隔着正渊潭与国宾馆遥遥相对。他们在楼顶,身影几乎被若干个连起来的太阳能热水器遮挡得完全看不到,视野也非常好,被青葱植被覆盖的正渊潭公园全景尽收眼底。虽然从这里向外的视野不能覆盖整个国宾馆,但就算达尔这种狙击渣中的渣伸头往外一眺都变了脸色——安尼瓦尔所在的18号楼清清楚楚地立在那儿。

     这是个极为特殊的位置,射击角度有限。从别的地点狙击,枪手至少能控制住大半个国宾馆场地和若干条出入通道。唯独这一个,狙击手只能射中18号楼二楼西南角的三扇窗子,可麻烦的是,安尼瓦尔的房间就在其中。

   “妈蛋,这么个楼顶!”达尔暗骂一声,脑子已经飞快地转起来开始思考补救方法。

     夏夷则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他和鸳鸯眼都伏在热水器与楼围栏间估算狙击的成功率。唯独乐无异一个人耸耸肩,“我说,你们紧张过度啦!”

     三个人一起回头看他。

     乐无异嘟嘟嘴,一指周围,“周围太干净,他逃不走。”

     夏夷则和鸳鸯眼一起怔住。

     是啊,临正渊潭的社区都比较新,刷卡出入园区,有保安巡逻,园区内还有电子眼监控。这是个企事业单位开发的社区,住户大多工作时间固定,白天鲜少有人出入园区。如果孤狼选择在这里狙击,结束后撤走时一不小心就会在摄像头中留下踪迹。

   “特工行为守则第五章第十大条第三小条里说,远程狙击地点应选择地势复杂、周边情况混乱的位置,方便完成任务后撤走,”乐无异冲夏夷则眨眨眼睛,习惯性地征求意见,“是不是,夷则?”

     当局者迷的夏夷则立刻反应过来,“无异说得对,这里不适合孤狼撤走。”

     鸳鸯眼感觉有点儿丢脸,默默地转过头去。达尔数了一下,“没有能完成狙击的位置?”

   “倒也不尽然。”夏夷则将目光投向远方最终定格,“我觉得我们最开始落掉了一个地方。”

     其余三人顺他目光示意的方向望去,正渊潭公园的摩天轮正在缓缓旋转。


     在去年年初的市政府规划中,正渊潭公园被重新定义为花园式公园,因而大型娱乐设施基本已经全部停用,唯独留下毗邻正渊潭的摩天轮。留下的原因大概是从摩天轮的高处能俯瞰整个公园和部分国宾馆古色古香的建筑。

     摩天轮售票处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个人,今天既不是假期也不是特定节日,人少也算正常吧。乐无异自动自觉地去排队买票,他从被栏杆将视线分割得乱七八糟的玻璃窗向里看去,发现买票的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他特意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姑娘问他有没有零钱的时候,他摇头同时自然而然地问售票员这里每天的客流量都怎么样。

     售票员边点钱边回答他说:“一周七天都没多少人坐。”

     乐无异又问,“随时来随时都能上么?”

     售票员头都没抬,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差不多吧,买一次票你想坐几圈就坐几圈。”

   “哦,这样,”乐无异点了点头,“诶,小姐,我再问个问题,转一圈大概多长时间?”

   “二十来分钟吧,”售票员将零钱递给他,然后自顾自地将手机移到面前刷起了网页,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

     乐无异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他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无异,快点儿!”那边夏夷则站在扶手旁叫他,他立刻跑过去,达尔和鸳鸯眼已经不见踪影,八成先转上去了。他和夏夷则赶紧钻进去,把门锁好。

     夏夷则在狭小的空间内连换了若干个位置,嘴里念念有词地估算着一些参数。乐无异知趣地没去打扰他,而是托腮看着他,中指不断地敲击着人中,一副“全靠你”的模样。

     一圈终了,摩天轮刚到他们上来的位置,乐无异立刻道,“十九分三十一秒,上下误差不过十秒。”

     夏夷则点头。

     这世上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或者事不多,乐无异对时间的概念便是其中之一,爆破手对特定时长的估算准得吓人。能与之媲美的,大概只有百里屠苏的颅骨复原,夏夷则曾见过一次,那人凭着一小截铅笔和一双手就能复原整个颅骨,速度远远超过电脑,准确度却丝毫不差。

     摩天轮转到第二圈的时候,夏夷则在一侧玻璃上用指尖画出个小小的叉。他不再像第一圈时那样反复改变位置,而是盯着玻璃上的叉等待着某个特定时刻。乐无异仔细盯着他试图找出狙击手心目中的最佳狙击时间,但夏夷则的扑克脸神功练得实在太过炉火纯青,他看了半天硬是什么都没发现。

     摩天轮连转三圈,到第三圈时,夏夷则明显松懈下来,乐无异知道这是他已经完成模拟狙击了。他凑过去,从后面把下巴压在夏夷则的肩膀上,“搞完了?”

   “完事了,”夏夷则侧过一下使自己的头靠在乐无异的头上,“以竖直方向为极轴,摩天轮中心为极点,向上为正方向,极角130°左右射击……完成射击后到达地面需要多长时间?”

     乐无异默算片刻,“摩天轮一圈十九分钟,上下半分钟浮动……七分钟妥妥地到地面了。”

   “有点儿久,可也不算难以接受,”夏夷则思忖着,“如果孤狼要在国宾馆狙击狼王,这里是最可能的位置。”

   “但就怕他不打国宾馆的主意,”乐无异在夏夷则身后扭来扭曲,发丝不停地扫着后者的侧脸,“反正要我选肯定不会选这儿,难度太高了吧!”

     夏夷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建议暂时停用摩天轮,对外就说是例行维修保养——安全起见。

     正事一做完,心思难免活络起来,就跟古人说得饱暖思淫欲似的,乐无异明显动起了别的心思。上次坐摩天轮是什么时候的事他已经记不清了,迄今为止的特工生涯扭曲了他对生活的概念。玫瑰、钻戒、烛光晚餐是正常情侣的浪漫,可他和夏夷则之间差不多只有任务中、任务准备、为数不多的玫瑰和远比一般人多上许多的亲吻。

     坦率地讲,这两人间的亲吻实在多得过分,套用A6的话——哼,夷则和小叶子都是亲亲星人!

     就好比此时,夏夷则几乎要听见乐无异脑袋瓜里轰隆隆的思想声了。

     亲一个、亲一个!

     乐无异瞳孔转也不转地盯着夏夷则,虹膜的琥珀色已经要化作粘稠的蜂蜜缓慢流淌下来,还有红润的嘴唇,色彩搭配出的甜腻感让夏夷则特别想舔上一口。

   “亲一个吧,夷则!难得来坐一次摩天轮!”乐无异笑嘻嘻地掰过夏夷则的肩膀,竖起一根指头卖乖,“就一下!”

     夏夷则的余光透过玻璃扫了下上面,还有两个轿厢的位置他们就要升到最高处了。

   “只亲一下可不行,”他捏住乐无异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唇覆上去。

     亲是小孩子的事,现在我只想吻你。


评论 ( 5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