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Captial Assassination(Part 7)

大家……呃,15年快乐?

我快要不好意思打夏乐tag……越苏的戏份大概还有一点儿,这场追逐战完了就是夏乐专场啦

lof主不会告诉你们这个特工系列的脑洞究竟有多大呵呵




07

     无数念头在孤狼脑中一闪而过,诸如枪杀交警再飙车逃跑什么的,但他最终还是中规中矩地将驾驶证交到交警手中。

     交警翻开驾驶证。

     这本驾驶证做得太逼真了,连边角的卷起和纸张字迹的磨损都被仿造出来,孤狼有信心可以骗过交警的眼睛——问题是对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是一场豪赌,不过结局很快就出来了。

     交警没发现丝毫异状,将驾驶证交还给孤狼的时候还冲这位孤身上路的外国友人笑了一笑。孤狼接回驾驶证放进扣手,却没急着将车窗玻璃摇上去,因为他看见另一名交警正向这边走过来。


   “组长!情况!”埋首于监控中的马尾女组员高高举起手,“我将视频传到A5屏幕上。”

     她话音刚落,最中间的液晶显示器忽地暗了下去又猛然亮起来,屏幕上开始播出一段无声的黑白监控视频。陵越认出那是高速公路上很常见的服务区,印着服务区名字的指示牌一闪而过但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甘泉服务区?”

   “这是下午一点二十六分甘泉服务区入口监控拍到的。”女组员暂停视频,用红线圈出一辆白色现代轿车,“很明显是孤狼的车,然后这是从一点二十六分开始服务区出口的监控视频。”

     出口的视频被传送到A6屏幕上,刷新掉了之前的视频。

   “从一点二十六分到现在,八点二十,这期间出口监控再没拍到白色现代。”女组员快进了出口视频将它定格在六点五十七分的位置,“但有一辆黑色现代从出口驶上高速,并且入口处没拍到挂着这辆车。”

   “入口和出口对不上?”陵越猛地醒悟,他总算知道白色现代怎么凭空消失的了,但更严重的问题紧接着击中了他,“糟糕!之前的通缉令!简直就是告诉孤狼我们知道他来了!”

     撤回通缉令已经来不及了,孤狼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暴露。陵越本来只有“孤狼不知道自己目的已经暴露”这一个优势,现在他亲手将消息告诉孤狼——不可挽回也无法弥补的错误。

   “追这辆车,”懊恼和愤怒让陵越的声音不自觉地发低发沉,他眯起眼睛,“再给我一条加密线路,接A1。”


     孤狼故意拖长启动驶离的过程,后来的交警见他开车磕磕绊绊便又敲敲车窗户,大声道,“看你动作这么生疏,驾照不会是替考的吧?”

     杀手摆出一副茫然的表情,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什么、你、意思?”

     先前的交警笑着拍了拍后来者的肩膀,“别难为人家啦,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就你心好,”声音洪亮的交警斜眼睨着同志,“谁体谅一下咱们了?都要下班了还被拖出来干活,找什么白色现代,来来往往这么多车,上哪儿找去!说实话,那一溜车牌号我到现在都没记住!”

   “得得少说两句,”脾气好的交警向孤狼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一边推着同志离开,“干活干活!好歹还给你加班费,不给你不也得挺着?”

     这次孤狼没犹豫,车子径直驶了出去。但与他干脆利落的动作相反,他心绪混乱至极。

     交警在查一辆白色现代,车牌号已知,孤狼边打方向盘边想道,肯定是在找我,但他们怎么找上我的?

     孤狼回忆了一下从飞机落地那刻起所有的行动,确定自己没做什么暴露身份的事。那就是捐毒那边的消息走漏了,他只能这么想,新的问题随之而来——消息走漏到什么程度?对方对自己了解多少?

     孤狼并未轻视这个国家的情报机构,但对手的敏锐程度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思考间,车子已经驶入了市郊开发区。夜色已经很浓重,晚风徐徐从完全摇下的车窗吹入车厢,孤狼单手操控方向盘,另一只胳膊倚在车窗框上。

     前方十字路口黄灯闪烁了几下转为红灯,黑色现代放慢车速。夜风吹乱了孤狼额前的碎发,他思考着要不要更换自己的交通工具。

     越往市区里走,路上的车也就越多起来。降临的夜色并未让这个城市沉寂下来,而是赋予它更多姿多彩的颜色,霓虹灯的光芒为都市披上时尚靓丽的外衣。

     孤狼放慢车速,宽阔马路上车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大多是些出租车,公交车基本没有,私家车也不太多。当路过省理工大学时,他突然感到某些异样。

     孤狼放慢车速,有意无意地瞟了眼后视镜。

     果然,从往前数三个路口起跟上自己的迷彩吉普还在自己后面,跟着提高了车速。孤狼皱着眉再次提升车速,但吉普的速度未见提高,甚至被红灯懒在了交通路口,几分钟后就要落于视野之外了。

     电动机运转时发出细小的噪声,茶色的车窗玻璃不徐不疾地升起。与此相反,孤狼则绷紧全身肌肉,单手操控方向盘,右手则伸向腰间,摸上了暗藏在那里的手枪。


     百里屠苏耐心地等待红灯,右手拇指不经意地在方向盘内侧画着圈。入耳式耳机卡在耳道里带来轻微的压迫感,耳机很敏感,那端陵越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说话时就像附在百里屠苏耳边一般。

     陵越那边的情况如何百里屠苏不甚明了,他只是接到命令在黄文萃路与长安街的交汇路口跟上一辆黑色现代。

     特工不问缘由,更何况给他下达命令的陵越。

     对侧马路的转成绿灯,百里屠苏踩下油门,迷彩吉普如离弦之箭般加速冲出。


     九点半,距离20日结束还有两个半小时,距离开始追捕孤狼已有二十五个小时。平心而论,这是个很傲人的成绩了,从一串非真非假的护照号码到已有的明确目标,陵越几乎要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下一个路口左转。”薯条男将省城地图放大加载到屏幕上,红色亮点代表孤狼,绿色亮点则代表百里屠苏。两人间的距离时而靠近时而拉长,看似毫无章法却隐藏着概率论推导而出、对跟踪距离的最佳控制方法。

     陵越神色凝重地看着屏幕,在百里屠苏按照路线向左转的一刻突然道,“不对!他察觉了!直接冲过去!”

   “怎么可能?等等、你不能——”薯条男失声叫道。但百里屠苏已经加大马力向孤狼直奔而去,绿点以一种风驰电掣的速度不断向红点逼近。

     薯条男哗地一声捶了下键盘,“没道理被发现!组长!你太心急了!这条路连向高架桥根本不适合动手!”

   “这种对距离的操控太正常,对外勤来讲,太正常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我能看出来,孤狼也能看出来。”陵越稍微解释一下,顿了下又道,“本来以为还需要一会儿……孤狼比我想的更敏锐。”

     真是个了不得的刺客。

     孤狼在甘泉服务区外的树林里为偷来的白色现代喷了黑漆,又换了新的假牌照。这样的小伎俩一查监控立刻就会曝光,但他本意就不是欺瞒,而是拖延。

     可他理想中的拖延时间是多少?陵越估量不出来,这种方法的偶然性太大,如果不顺利很可能拖不了多长时间。

     所以孤狼一定还有别的办法脱身,陵越隐隐担忧着,就怕师弟追上去也是白搭。


     开发区的高架桥在入夜后显得空空荡荡,在好长的一段距离中,居然只有孤狼和百里屠苏的两辆车飞一般掠过。孤狼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居然在百里屠苏加速的同时也开足马力冲了出去。两辆车在高架桥上展开了一场你追我跑的游戏。

   “前面是工业园的仓库区,不能让孤狼进入。”陵越的声音在百里屠苏耳边稳稳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敲打到他的鼓膜上,“师弟,杀了他。”

   “等等!”百里屠苏听见背景音中突然有人这么喊道。

     紧接着是一阵杂音,然后十三局局长的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上面要求活捉孤狼。外勤特工,回答我。”

     百里屠苏紧抿嘴唇不愿回答,在他看来,活捉孤狼是一件非常不理智的事,更何况他单独执行的任务向来都是杀无赦。

   “活捉孤狼!百里屠苏!向我汇报!”十三局局长捏着麦克迫切地道,“你没资格杀了他!”

   “我拒绝单独执行任何活捉任务!”百里屠苏边回答边将上半身探出车窗单手举枪瞄准。

     活捉?笑话,百里屠苏什么执行过这种任务?敢让他出任务就要做好只得到尸体的准备!

     深夜里骤然响起的枪声哪怕经过电波也毫不失真,十三局局长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在耳机那一段喊着,“百里屠苏!你不能杀了他!”

     手枪射击时的后坐力令百里屠苏小臂微微发麻,他无视了十三局局长的吼叫,自顾自地急需瞄准。

   “师弟,留活口吧,力争活捉。”

     陵越在耳机的另一端似是喟叹了一声,他知道这样的命令一下基本就注定了屠苏抓不到暗夜中的刺客。

     百里屠苏又放了一枪,极不甘心地道,“活捉孤狼,收到。”


评论 ( 10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