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温柔地穿过繁星(01)

送给 @相思海 的生贺,提早一天,祝生日快乐!!!

呃,星际穿越背景,物理知识不要太在意,反正我们就是来看夏乐的(喝茶

希望送给晓郎的不是个坑



Part 01

     那是一阵漫长而痛苦的经历、剧烈的颠簸震得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毫无规律的凌乱白线和突然炸裂的刺目光点交替在眼前闪现,喉咙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扼住,呼吸被迫使得短浅且急促。

     超空间的虫洞,作为宇宙中遥远两点间的一条捷径,通过穿越虫洞实现空间旅行本身就是一件极危险的事。毕竟,走捷径本身就是一场注定付出代价的赌博。

     但当强烈的震荡结束后、夏夷则终于得以睁开眼睛时,他不得不承认所有代价都是值得的。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极为辉煌而诡谲的景象。

     散布在宇宙中的气体原子被被无形的引力拉扯着向内移动,它们随着引力的增大而更快地震荡,原子流剧烈地碰撞最先形成波长较长的无线电波。随后便是一片耀目的白光,包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空间中,明亮得仿佛贝肉中的珍珠。但在这片璀璨至极的光芒中有着一个边缘清晰、绝对黑暗的圆球,像是一张贪婪的饕餮之口永不满足地吞噬着周围一切,可见光、X射线、γ射线甚至超热的原子流,只要超过拿到泾渭分明的界线,就会被无情地吸进去。

     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出来,这就是黑洞名为黑洞的原因。

   “哇,闻人姐姐你快掐掐我,我不是做梦呢吧!”阿阮瞪大眼睛从狭窄的舷窗向外眺望,她仿佛被造物者的奇妙折服,愣了半晌居然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同样震惊于眼前眼前景象的闻人羽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大概……是真的吧……”

   “是真的。”夏夷则率先从震惊中恢复。此时飞船中的引力系统没开,他轻轻一蹬舱壁,整个人便轻飘飘地飞了出去。他熟练地攀附在顶棚上开启了重力系统。被设计成摩天轮式样的宇宙飞船开始旋转,离心力终于让人有了一种“脚踏实地”的踏实感。

     闻人羽伸伸胳膊,“开始干活吗?”

   “快点儿嘛夷则!找了它这么久,我都迫不及待想要仔细看看它了!”阿阮催促着,同时三步两步跑回自己的驾驶位上,顺手拍了下身边的位置,“闻人姐姐快过来!我们赶紧凑近了看一看!”

     阿阮口中的“凑近了看”便是降落到黑洞那个绝对分明的表面上,那是一个“逃不脱”的地方。表面以上的东西固然能逃走,但表面一下的东西,不管是火箭、粒子、光、辐射或者其他任何东西都逃不出引力的魔掌。黑洞的表面就像地球的地平线,没人能看到地平线以下的东西。

     飞船进入了黑洞的圆形轨道,闻人羽小心翼翼地减缓轨道速度让引力拉着他们不断以螺旋路线靠近黑洞。只要能到达视距上方的轨道,他们就能检测到许多数据,还能逃脱黑洞引力的致命吸引。

     靠近的过程是最危险的,要命的火箭加速度和潮汐力顷刻间便能摧毁一艘宇宙飞船,这也正是他们三人穿越虫洞而来的原因。

     宇航局搜寻了足足二十年,才确定在虫洞的这边存在着这个黑洞,他们将它命名为鲲鹏。

     黑洞被叫作这个名字的愿意很简单,就是因为它大。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而这个“鲲鹏”,足足有15万亿个太阳那么重。只有这么大的黑洞才能保证宇航员在下降途中不被潮汐力拉断身体。

     虽然危险,但下降的过程依旧神奇。

     从他们刚刚的位置看,鲲鹏被吸积盘环绕,两股灿烂的喷流从它的中心喷射出延伸向无穷远处。当他们垂直于视界螺旋下落时,巨大的类星体悬于他们头顶,周围环绕着数千亿颗恒星和几十亿的星体,它们一同构成奇幻莫测的瑰丽星空。而他们脚下,黑黝黝的洞口张开,透镜一般的引力场将周围星系的光偏转到视界边缘后聚焦成朦胧的细环,感觉就像看着一枚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珍珠戒指。

     等真正降落到正确轨道时,黑洞的引力已经有10个地球重力那么多了。阿阮边咔咔地拍像边抱怨说从来没觉得动动手指、按下快门是件这么累的活。

     听见这话时,闻人羽正好在喝水,她抓住吸入式水囊往嘴里送可这简直就像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沉,举不起来。”闻人羽反复试了数次之后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夷则,你那边怎么样了?”

     夏夷则似是突然醒转般唔了一声,然后才点头道,“记好了。”

   “那就是顺利完成任务喽?”阿阮习惯性地想去揉鬓角的碎发,却因举手这个姿势实在太过难以完成而作罢,不多过低头倒是很容易,她盯了半天后突然道,“看着好像个甜甜圈哦!我好想吃街拐角那家店的天天圈!我都好几天没吃了!”

   “纠正一下,阮妹妹,以店老板的时间算,你大概已经有五年没去他的店了,”闻人羽努力挑起嘴角——十倍重力下连笑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阿阮大惊失色地算了一下,“我居然有五年没吃过街角大叔甜甜圈了?早知道当时就算偷渡也要带点儿上船啊!”

     闻人羽奋力摸了摸阿阮的头——奋力一点儿都不夸张,这种情况下做负功就是这么的困难——权当安慰她。

     阿阮撅了撅嘴以表达自己的不满,然后僵硬地发现这一个微笑的表情弄得她脸部肌肉酸痛。

     讨厌的十倍重力!讨厌的负功!

     又安静地观察了一会而……呃,好吧,严格地说不算静静的,其间阿阮问了许多烂七八糟的问题。谁让她是个研究生命而不是宇宙的人呢?

     闻人羽耐心地回答阿阮的问题,“为什么黑洞是圆的……大概是因为黑洞是由恒星坍缩而成的。呃,而恒星是圆的由万有引力决定,引力导致构成恒星的物质都要离重心最近,只有球体才能满足这个……阮妹妹,你有在听吗?”

   “当然有啊!”阿阮尽可能地伸长脖子恨不得把脸贴到舷窗上去,“闻人姐姐,夷则,你说我们是不是最先看到这个景象的人呢?”

   “人类在四十年前就已经近距离地接触过黑洞,二十五年前流月空间站建立,不过像鲲鹏这么大的黑洞……我们应该是第一次。”闻人羽转头看向夏夷则,随即后知后觉地发现后者从他们开始下降起便出奇的沉默,拧着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

   “怎么了,夷则?”她的眉毛轻蹙,难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夏夷则一直看着眼前面板上的仪器数据头都没抬,“没什么大问题……闻人,X-8-5-12-16信号是什么?”

   “这是十七年前已经被废除的求救信号,目前执行虫洞任务的太空飞船使用的是镭射脉冲信号LA-19-15-19。”闻人羽娓娓道来,居然对十多年前的宇航局旧事了如指掌,“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你看下。”夏夷则不说废话,直接把检测到的高频信号传给闻人羽和阿阮,“分析出至少是十七年前的求救信号。”

   “这个……你确定不是白噪声吗?”阿阮随手翻看了几下,然后揉着手腕嘟起嘴,“我们能不能先出去,十倍重力手腕都要断啦!”

   “特征向量跟数据库里的标准X-8-5-12-16部分相似……好像这个信号只有一段?”不知不觉中闻人羽的眉头蹙得更紧,“会不会是黑洞周围粒子碰撞辐射出的频率信号,碰巧相似而已?”

   “可是这个信号虽然断断续续却很稳定,不像是偶然产生的呀!”阿阮仔细看了眼指标,不过大部分都看不懂,“感觉就像被黑洞吃了一段,我们收到的是它吃下的?”

   “粒子流碰撞产生的辐射应当是随机信号,阮妹妹一说,这个确实不像。”闻人羽合计了一下,“要不我们跳到更远的轨道上,看看还能不能收到信号。”

     夏夷则这时终于开口,“黑洞只进不出,所以不会有信号从黑洞内部传出来……照闻人说的,跳到远轨道上试试。”

     数次加速后,飞船停在了一条更远的圆形轨道上,闻人羽停了加速器让飞船在引力作用下做圆周运动。她下意识地看了眼仪器,报出当下的轨道参数,“轨道周长一百万公里,周期五分四十六秒。”

     没了十倍重力后身体轻快不少,阿阮欢呼一声解开束缚带从座位上起来凑到舷窗前向外眺望,几乎要具现化的光子流为鲲鹏披上一层亮丽的外衣。

   “信号消失了,”闻人羽敲了敲控制面板懊恼地道,信号消失得太彻底,她甚至怀疑刚刚是不是他们三个人同时产生了幻觉。

   “不会是被挡住了吧?鲲鹏这么大,难保不会把信号挡住,”阿阮猜测道。

     闻人羽扶额,“阮妹妹,你的物理究竟有没有及格过?”

   “当然没有!”阿阮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是个学生物的人,物理什么的都是浮云啊浮云。”

     说着她挥了挥手,动作之潇洒仿佛当初那个险些被物理线挡在虫洞任务选拔外的人不是她自己一样。

     闻人羽失笑,可还没等她说出下句话,夏夷则突然沉下声音,“来了!”

     又是那段神秘的信号,这次比上次完整了不少,清晰且持续,几乎可以断定就是十七年前就禁止使用的X-8-5-12-16。三个人一起盯着面板上的检测窗,仿佛那里长出了一朵花。

     良久之后,飞船转过黑洞的一侧向一侧飞去,信号随之减弱最后消失。此时阿阮才吁了口气道,“唔,刚刚果然不是我们集体癔症!”

     闻人羽揉揉眉心。

     他们三个人,一男两女,驾驶着一艘宇宙飞船穿越虫洞来到遥远的未知星系只为了找一个符合观测标准的巨大虫洞。而现在,他们即将完成任务归航的时候,居然检测到了神秘的求救信号并且至少来自一艘十七年前出航的宇宙飞船,还有什么比这更离奇的事吗?

     估计不会有了吧……

   “我们过去看看?”阿阮指指观测窗,“已经能确定是从哪颗星球传过来的了。”

     等等、阮妹妹、这么草率真的好吗?我们的燃料不一定够啊!

   “星球距离我们有14光年利用弹弓效应再加上时间卷曲……”夏夷则匆匆计算了一遍,“燃料足够,耽误的时间也在误差许可范围内。”

     等等、夷则、这么草率真的好吗?贸然登陆未知星球难道不是很危险吗?

   “飞船上配备了武器,我们可以先过去再讨论要不要登陆。”夏夷则微笑着道,“我们这次的任务虽然是观测黑洞,但虫洞计划的核心是探索,探索未知信号也算在许可范围之内。”

     夏夷则虽说得流畅,但他自己也着实心虚,要是让宇航局那帮老头们知道了这次登陆,估计又得被气到去吃速效救心丸。

     那边阿阮已经欢呼着要准备去寻找外星生命了。

     闻人羽叹气,她就知道,她的队友们绝对不会甘心于只观测黑洞。

     一个明明搞计算物理却非要做宇航员的夏夷则,一个生物专业、坚信生命并不只存在于地球的阿阮。跟这里两个人做队友,闻人羽觉得自己的意见大概已经不重要了。

     ……

     好吧,她承认,作为一个研究宇宙历史的人,她也有那么点儿好奇,好奇那段神秘的信号是不是来自一艘失落的人类飞船。


评论 ( 6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