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温柔地穿过繁星(02)

     那个漂亮的冰白色星球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仿佛被一层晶莹剔透的冰晶包裹,这个不大的星球呈现出一种冰雪般冷冽的霜白颜色,看上去优雅却冷酷得不近人情,实在不像能孕育生命的地方。

   “如果外面那层是冻云的话,就证明这个星球上有水,闻人姐姐你知道水代表什么吗?”阿阮的眼睛亮晶晶的,兴奋得就像个在圣诞夜收到精美礼服的小女孩儿,“就是说这里可能有生命!水可是生命存在的第一要素!”

     说这话的时候,阿阮可一点儿不像她平时的人设,什么活泼可爱、天真无邪,对外星生命的狂热简直把她变成另一个人了!

   “阿阮,收拾东西,准备登陆。”那边夏夷则已经脱了身上的制式背心换成宇航服下专用的长袖密封服。

     闻人羽的额头上啪地出现一个鲜红十字路口,八爪鱼似的一伸一缩。她毫不心疼地将记录信息的平板电脑拍到桌子上,“夏夷则、阿阮!说好的慎重登陆呢?”

   “安啦,闻人姐姐,有求救信号就证明有人啊!”阿阮掀起已经扣好的头盔,“等我和夷则顺利回来吧!”

   “阿阮快点!”那边夏夷则已经在催促了。

     闻人羽会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

     ……

     等等!为什么是我留下来看家!!!


   “因为你半是最稳妥、我最放心,闻人。”名义上的任务leader夏夷则一边操控飞行舱一边耐心地安慰闻人羽。他当然要耐心,否则就等着回去之后被拍死在舱门口吧——对于武力值比不过闻人羽这件事,夏夷则在被打击多次后已经淡定了。

     对于在武力值上开挂的妹子,汉子们只要微笑就好了,呵呵。

   “冻云!!!夷则你快看果然是冻云啊!”幸亏有束缚带,要不然阿阮准保已经跳起来了。

     飞行舱前挡视窗外遍布着洁白的云朵层层叠叠遮蔽天空,却不复印象中白云飘逸柔软的姿态,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僵硬。放眼望去,一层一层的冻云将天空分割为不规则的层面,入目所及的一切都被冻结,呆板而死寂。

     下降时,夏夷则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操控飞行舱像走迷宫似的绕过一片又一片冻云,最终降落在一片相对平整的地面上。

     夏夷则打开舱门,呼啸的风声一下子钻入耳朵里,细小的冰粒被风吹着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透明的面罩。阿阮跟着他跳下舱体,结冰的地面太滑,她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阿阮扶着外舱壁站起来,撇撇嘴抱怨了点儿什么,但她没打开联络器,夏夷则也听不清她嘟囔了什么。

     两人连滚带爬地攀上最近得一个小山包站在顶端向远眺望。

     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山谷和沟地,没有树木、冻湖或者灌木,当然也没有生物。大地一如天空死气沉沉,半是赤裸在外的褐色半是被冰雪覆盖的白色,冰晶还是不断地拍到面罩上,呼出来的气息碰到面罩瞬间便凝结为一片白霜。阿阮不得不用手擦掉挡住视线的薄冰,她手中的探测仪滴滴作响。

   “往十点钟方向走,信号是从那边传过来的。”阿阮的声音和着风声一起传进夏夷则的耳朵,“很清晰,按你们搞物理的人话来讲,信噪比很高。”

     夏夷则顺着阿阮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隐隐约约看出了点儿与周围环境不太相同的颜色,却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两人按着探测器指出的方向摸索着往前走,翻过两座不高的山包,穿过一大片开阔的平地。除了路不太好走,倒是没遇到什么别的困难,看来这个星球上似乎没有会对人类生命产生威胁的生物。

     阿阮倒是不这么觉得,“这样的环境只是不适合碳基生命生存,那硅基生命呢?存在液态水的环境排斥硅基生命,但水以固体存在时是不是就和硅基生命共存了?夷则,生命是个很广阔的范畴,生物的奇妙便在于对恶劣环境的忍耐力和由此衍生出的、无穷无尽的变异。”

     当一个平常只知道卖萌卖可爱只为了让店主给她多留一份限量曲奇的吃货说出上述一番充满了不知是槽点还是智慧的话时,任何人大概都只能摆出囧的表情。

     喂喂喂,这人设实在太ooc了啊!说好的萌妹纸呢!

     不过夏夷则没在意这些事,毕竟这年头谁没个二设,尤其是在同人文里,他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阿阮,我知道你喜欢X教授,不过公然剽窃电影台词是不是不太好,”夏夷则用了一个冷静的陈述句表明自己已经想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这句话这么耳熟。

   “咦,有吗?我保证教授没说过一样的话!”阿阮眨眨眼,“再说我又不喜欢老年组的教授!”

   “是,你喜欢Eric和Charles、Cyclops和 Wolverine。”上上周……不对,准确说应该是五年又两周之前,他和闻人羽被迫陪着阿阮连刷了若干遍《逆转未来》,某些东西都要被阿阮念叨烂了。

   “是Logan和Scott!”

   “绰号而已,没有区别。”

   “前后有别!这是cp粉的自我修养!”


     当他们再次越过一道又深又长的裂隙后,两人终于看见了那个颜色不太一样的“点”——用奇形怪状来形容也不遑多让的救生舱。

     巨型胶囊一样的救生舱周围散落着一些电线、防风布碎片之类的东西,类似风车一样的装置耸立在胶囊旁边,每片叶片的形状都不太一样,似乎是靠飞行器的部件勉强拼凑而成的。

     救生舱的款式也很古老,着陆在这里也应该有些年头了,银白的外壳被风化成了暗沉的灰白。大概是着陆的过程也不太顺利,剧烈摩擦的刮痕和高温造成的变形随处可见。

     两人转到舱门的位置,尘土和落雪将舱门口的铭牌模糊得几乎看不清,夏夷则用力蹭去那一层异物……好吧,还是看不清。

     阿阮把探测仪连到舱门旁的外置插口上,低温干扰了探测仪解码的速度,差不多花了四倍时间才听到探测器滴地完成解码,插口下边的密封盖弹开。夏夷则伸手进去试着转动救生栓。

     类似排风一样的嗡嗡声呼地一下子响起来, 密封舱门发出嗒的一声响动,夏夷则试着旋开舱门。这种外旋式密闭舱门是一种经典款,迄今为止还有一部分飞船在使用这种设计。

     舱门一开,舱内的照明设施随之工作起来。

     是冷光灯,夏夷则粗粗扫了一眼便下了结论,可以把十七加到二十六了,二十六年前冷光灯基本就退出大众的视野了。

     救生舱内部也很乱,舱顶和地面乱七八糟地引了很多电线,有些看起来是为了节省用料而直接在半空中走线。除了电线,地上还扔着旧款的宇航服、空了的密封箱、没电的探测器和其他一些认不出来的杂物。四台休眠仓安静地排列在这个胶囊状空间的角落里。

   “唔,看上去好吓人啊。”虽然这么说着,可阿阮脸上完全没有一丁点被吓到的痕迹,反而好奇地问同伴打开时休眠仓会不会有一群蝙蝠飞出来。她摘了头盔发出一声代表着舒适的长叹,“夷则,舱体里面的空气成分跟地球差不多,你可以把头盔摘啦。”

     夏夷则很想告诉阿阮我们这里不是夜访吸血鬼的片场她大概不小心拿错剧本了,但限于高冷男神的人设他最后只是给出了六个点。

     他把头盔放到一边,伸手扣在密封门的缝隙。

     总之,激动人心的时——咳咳,反正就是夏夷则开启了第一个休眠仓。

     没有一群蝙蝠、没有一阵青烟也没有一个苍白的、长着獠牙的男人突然坐起来,更没有半腐烂的肉体或者裹在空荡荡外套里的骷髅躺在里面——简而言之,里面是空的。

     阿阮不由得一阵泄气,催促夏夷则去开下一个。

     空的、空的,连着三个都是空的,当两人推开第四台休眠仓的密封门时,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可能这里曾经有失联的宇航员,但现在已经一片死寂。

     抱着这样的心情,夏夷则推开了最后一台休眠仓的密封门。

     水雾扑面而来,固定装置自动上升,咔的一声锁定在恰好高出液面的位置。固定床上的内仓是被一层军绿色隔水布包裹住,隔水布鼓鼓囊囊的,透明的液体正从上面滑落到固定床下面。

     夏夷则和阿阮对视一眼,片刻后,前者急切地拉开了隔水布。

     蒙住明珠的手帕被一下子掀开,更多的水雾涌出来,夏夷则挥手打散雾气。

     他最先看清的是漂浮在液体中的发梢,不似他和阿阮一般的纯黑,混进去一点儿棕色,大概是个混血。然后他才看清那人的长相——男性,年龄大概在二十到二十五之间,皮肤白净,挺鼻深目,下巴尖削,五官搭在一起好看得特别顺眼,不似夏夷则自己那样俊美到甚至有点儿刺目。更要命的是,睫毛又长又翘,卷曲起的弧度就像有一只小小的蝴蝶收敛翅膀停驻在他的眼睑上。

     看他的长相明明已经算是男人,却总给人一种挥之不去的圆润感,让人不自觉地想把他当做不谙世事的男孩儿来看。

   “他……还活着吗?”阿阮小声问道。

     夏夷则摇头,伸手探向仓中之人的脖颈,脉搏起伏有力,应该还活着。

     还没等他告诉阿阮,躺着的人忽然呛出几口水,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夏夷则吓了一跳,嘴唇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心脏也随之颤了几颤。

     那人有着一双罕见的金棕眼瞳,暖阳一般璀璨的颜色,虽然睁得溜圆却还没对准焦,迷迷糊糊的仿佛有一层水气覆盖在他的瞳孔上。

   “他醒……唔!”

     本来在一个陌生星球上被一个不知睡了多少年、突然醒过来的家伙直勾勾盯着看就是一件很惊悚的事,富有冒险精神如夏夷则者一时间也没能完全接受,但世界就是这么任性,随意地又把他扔进了下一个惊悚中。

     不容忽视的力道猛然勾着夏夷则的脖子把他往下拽,潮湿的水汽令夏夷则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然后两片柔软的东西贴到自己脸颊上胡乱地蹭着,蹭着蹭着就不小心蹭到了自己的嘴唇上……

     夏夷则的大脑一片空白,被蹭了一脸水还尽职尽责地圈住那人的身体防止他滑下去。那人蹭了夏夷则几下(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还被舔了几口),然后把额头抵在了夏夷则的颈侧呜咽起来,流进他宇航服的液体时而冰冷时而炙热。

     在阿阮不知时惊喜还是惊悚总之是激动的尖叫声中,夏夷则迷迷糊糊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嗯,休眠仓里的液体是咸。

评论 ( 11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