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龙歌(上)

444还文第一弹 ,@一襟风雪载昆仑的梗

大家情人节快乐~~~



1

     当夏夷则还小——也不能算很小——的时候,总之他那时还是一条幼龙,他和另外一些年岁相当的龙们被带到了一群人的面前。他窝在自己的窝里,懒洋洋地掀开左眼眼皮环视了一圈。

     嗯,那群人中间是几个半大孩子。

     夏夷则甩了甩尾巴,重新闭上眼睛。

     众所周知,银龙是所有龙种中最高贵的一种。雪原霸主、龙中之王说的都是这个种族,就算夏夷则只有一半的银龙血统,他也有着一部分银龙的习性。

     高傲、孤僻,就在别的龙们纷纷从窝里出来开始选择自己的骑士时,他还爱搭不理地窝在那里,仿佛有没有一个骑士并不重要。

   “咦,为什么这条龙的鳞片跟别的龙不太一样?”

     嗯?不太一样?夏夷则打了个小喷嚏,懒洋洋地想道,当然不太一样。

     他有一半鲛人的血统。

     鲛人和银龙生出后代的比例只有亿分之一,并且这亿分之一的概率也要分成两种,一种是能力远超普通龙种甚至纯种银龙的超混血,另一种则是基因交融的失败产物。至于夏夷则属于那种,得要等他成年之后才能知道。

     不过,成年的龙就无法签订契约成为某个龙骑士的专属龙。这也是大部分骑士都不愿意要一选混血龙的原因,从幼年开始饲养一只不知道有多大能力的龙,根本就是一场赌博……嗯,叫赌龙也一样。

     因此,夏夷则并没对自己能找到一名骑士抱多大的希望。

   “要不就是你吧?”一个稚嫩的男孩儿声音忽然响起,“我叫乐无异,你呢?小龙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叫小龙?我的年纪肯定比你大好吗?

     这么想着,夏夷则睁开眼睛。他看见一个带着项圈的小男孩儿蹲在自己面前,长得白白嫩嫩粉团子似的,棕色的头发扎成个小马尾,头顶立着根别有一番趣味的呆毛。

     男孩儿轻轻地摸了摸面前幼龙柔软的银色鳞甲,露出个软糯可爱的笑容,“你看,我也是个混血,我们俩多配!”

     夏夷则不由自主地伸出鼻子细细嗅着男孩儿小小的手,男孩儿手上沾着点儿细细的糖粉,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

     幼龙伸出小舌头轻轻地舔了几下男孩儿的掌心。

     乐无异轻颤了一下,“别闹,好痒的。”

   “好甜。”夏夷则竖起身子,歪着脑袋看向乐无异,“你刚才抓过什么东西?好甜。”

   “我娘亲做的甜雪,嗯,一种洒在点心上的糖粉。”乐无异小心翼翼地拂掉龙须上沾着的粉末,“你喜欢吗?”

     幼龙的眼睛亮了。

   “跟我回家吧!娘亲会做好多好多的甜雪给我们吃!”乐无异的眼睛也亮晶晶的,“好不好?跟我回家吧!”

     夏夷则甩了甩尾巴,沿着乐无异抚摸他脑袋的手向上爬一直到整个身体缠在男孩儿的手臂上。他竖起上半身,用力点了下头,“好啊,我跟你回家。”


     《如何科学地饲养一条银龙》第一条:银龙,不管是不是混血,都喜欢吃糖,有必要经常性地给它们点儿甜头尝尝。


2

     傅清娇有时觉得自己养的不是一个儿子外加儿子的龙,而是两个儿子。

     从龙的角度来看,夏夷则成功化出人形的年龄比一般龙都要早,几乎可以断定他是个银龙和鲛人的超混血,而不是可怜的失败产物。但傅清娇顾不上思考未来夏夷则的能力到底能有多高,她现在气得想把房顶掀了。

     她面前站着两个同样委委屈屈的团子,两人都穿着连体睡衣,一个帽子上顶着红彤彤的鸡冠,另一个顶着两只竖起来的耳朵。乐无异委委屈屈地抿抿嘴唇,“妈,我错啦,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认真练剑再也不打碎院子里的盆景了!”

   “我也错了,我应该看好无异的。”夏团子的眼眶有点儿发红。天知道就算他还是条幼龙但也有一把年纪了,怎么就脑子一热跟着乐无异胡闹?他现在羞愧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傅清娇挨个敲了两个男孩儿的小脑袋瓜一下,“记住了?下次再犯,家法伺候。”

     等傅清娇替两个男孩儿关上房门后,他们才慢吞吞地爬上床。

     家里住着一条年岁渐长的龙,儿子又得练剑学习法术,乐家爸爸乐绍成思来想去决定从原来的社区搬到如今这座位置稍偏却更加宽敞的独体别墅里。反正他有钱,一把年纪任性又怎么了。

     乐家刚搬进来,给两个孩子准备的房间只收拾出来一间,今晚两个男孩儿不得不在一张床上凑合凑合,明晚夏夷则才能搬进自己的房间。

   “其实不搬也不要紧吧,夷则?你像当初那样变回龙形团在我枕头边不一样睡得挺开心嘛,你搬走了我做恶梦怎么办?”乐无异小嘴撅得老高。

     夏夷则跟他分了一床被,正悄悄地将被子向乐无异身边推了推,“早上被我吓哭的人不是你了,嗯?”

     乐无异把被裹紧了,哼了一声,“那还不是担心你!早上起床以后发现自己身边躺了条龙,直挺挺的跟条棍子似的,叫你还不答应,我还以为不小心把你养死了呢!”

   “明明平常养我的都是叔叔阿姨。”夏夷则侧过身体,“明年我就要去太华了,你早晚要习惯自己睡。”

     提起太华,乐无异又不开心了,他扁扁嘴,“夷则,你就不能不去吗?”

   “等我去太华学好本领就可以保护你,你就不用练剑了,有更多时间做偃甲,不挺好吗?”

     乐无异也翻个身侧过来,和自己的龙面对面,“可我舍不得你。你有假期吗?”

   “嗯,有寒暑假,我保证回来看你,”夏夷则戳了戳乐无异的脸蛋,“一放假我就回来。”

   “你一定要记得啊。”乐无异凑过去蹭了蹭夏夷则的下巴。他家这条龙也不知怎么的,跟只猫似的,偏喜欢被他(重点是别人还不行)挠下巴。

     一蹭之下,夏夷则果然舒服地眯起眼睛。


     《如何科学地饲养一条银龙》第六条:适当的身体接触有助于提高与银龙的亲密度。


3

     等到一年中最热的八月到来时,高中生们终于开始了短暂的暑假。嗯,一个堆满了练习册和卷纸的暑假。

     乐无异带着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看向在他写字台上摞了老高的暑假作业。他旁边,夏夷则捧着一盒冰淇淋坐在写字台边上,两条短腿还时不时晃荡几下。

   “夷则,这么多作业,我可怎么活!”乐无异将一摞《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枕在脸下边,“这菜绿色的封皮怎么看怎么讨厌!”

     夏夷则看了眼已经空了的冰淇淋盒,奶声奶气地道,“无异哥哥加油,一定能写完的!”

   “无异哥哥个毛线啊!姓夏的,你比我至少大了一两百岁!好意思藏在正太皮下叫我无异哥哥吗?”乐无异使劲瞪着他。

   “可是我看上去真的只有四岁啊!”夏夷则睁大眼睛,一派天真无邪。

     乐无异扑上去狠狠掐住小正太的脸蛋,咬着牙道,“让你装!让你装!让你仗着超混血长得慢跟我装嫩!”

   “别闹,无异。”也不知夏夷则用了什么方法,在脸被搓扁揉圆时还能清晰地吐字。

   “喵的,终于不装了是吧?”乐无异悻悻地收回手。

     夏夷则揉了揉脸,粉团似的脸蛋上印满了浅红的指头印。他边揉边道,“这个月初七是珍宝阁公西先生十年一次的生辰,海市连开三天。我师尊说他跟叔叔阿姨商量商量带我们俩去看看,不过要是作业写不完的话……”

   “我知道了!一定努力写!”如果是在少年漫里,此处应有熊熊燃烧的火焰若干。

     夏夷则跳到地上,拽拽乐无异的衣角,“看着这个消息的份上,无异哥哥能不能再给我拿盒冰淇淋?”

     乐无异无奈起身去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了一大盒冰淇淋,“你们银龙就这么不耐热?”

     夏夷则耸肩,话说一个四岁的小娃娃耸肩真是蛮有意思的。他利落地撕开封口的锡纸,边吃边道,“纯种银龙这时大概已经到极北之地避暑了,这种鬼天气只有炎龙才喜欢。”

     银龙诞生于冰雪之中,被称为雪原霸主,龙息能冻结万物。正是因为这个,银龙天性不耐热,跟生于炼火之地的炎龙正好相反。夏夷则是银龙和鲛人的混血,耐热能力比纯种银龙好上不少,可也不喜欢燥热的夏天。

     说话的功夫,乐无异已经回到写字台前啃起一本厚厚的英语练习册。可惜没到五分钟,他就哀嚎着扔了笔,哭丧个脸,“这题选什么啊!喵的,为什么非要弄个虚拟语气出来!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这题选A。”有个声音附在乐无异耳边轻轻地道。

   “喵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乐无异被吓得差点把笔扔了,“喂,你要变身提前告我一声行不行?怪吓人的!”

     变回龙形的夏夷则攀在乐无异的背上,脑袋从他肩膀上探出来。混血生长的速度很慢,他和乐无异认识的这十多年间样子基本就没怎么变。不过按照夏夷则自己的话来讲,他马上就要成年了,等到那时候,不仅龙形会成长到一般成年银龙的大小,连人形都会跟着变到成年的样子。乐无异觉得,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龙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哎,不对。你怎么知道这题选A,太华山还教鸟语,哦不,英语吗?”乐无异终于反应过来。

     银龙柔软的龙须动了两下,“在龙的眼里,语言只分成龙语和人语。”

   “所以英语、汉语什么的在你眼里都一样?”乐无异震惊了,“喵了个咪!这种族优势也太明显了吧!”

     银龙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你人类先天不足,只能靠后天努力了。”

   “努力个大头鬼啊!这玩意儿努力就能学明白吗?”乐无异气愤地用笔敲了下银龙混血高贵的龙头,“我只知道未成年的小龙拿盒冰淇淋都要先天不足的人类帮忙!”


     《如何科学地饲养一条银龙》第九条:夏天要为你的银龙准备足够多的冰淇淋哦。


评论 ( 15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