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温柔地穿过繁星(03)

刚刚翻了下才发现第三章我竟然已经写完了……

方程组那里是伪科学,大家不要信,但是牛顿第三定律是真的,我刷完电影就这句记得最清楚了……对里面对牛顿第三定律的解释感悟很深!!!

要爬墙总得留下一地坑



Part 03

     刚苏醒过来的人光溜溜地看着他们。

     夏夷则第一个看不过去,“咳,这里还有女同志你……”

     那人笑嘻嘻地道,“我知道,所以麻烦你们把那边的保温布拿过来。”

     阿阮嘟着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耻骨弓较小的男性。”

   “阿阮,这句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夏夷则边将保温布盖在那人身上边问道,“我总觉得你在哪里说过这句话。”

   “哎呀肯定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隔壁剧组的剧本啦。”阿阮摆摆手,“夷则,你这么抢戏,你麻麻知道吗?”

     夏夷则扶额,“抱歉,我母亲还真不知道。”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裹着保温布的人乐得差点从台子上滚下来,“不是我说,你们其实是说相声的吧?”

   “相声是什么?”夏夷则微皱眉头,“我们是宇航员——我以为这很明显。”

     那人微微一怔,随即一脸怅然,“相声是什么……到底已经过了多少年啊……”

     他屈起双腿,双手抱住膝盖,像个忧郁又寂寞的小男孩一样将脸贴在膝头。大概是在液体里泡得久了,他的皮肤略显苍白,显得嘴唇越发的红润,尖尖的下颚带着点儿孱弱。片刻后,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扇动了几下,湿漉漉的眸子带着点儿恳求看向夏夷则,“就……就抱抱我好吗?我、我太长时间没见到过同胞……”

     他的眼里沉淀着太多的渴望,琉璃一样的瞳孔中遍布裂纹,就好像得不到这个拥抱的话,他的灵魂就会随之碎掉。

     夏夷则隔着布搂住这个被抛入时空罅隙的人。

   “会好起来的。”夏夷则抚摸他的头发,“跟我们回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人哽咽着点头。

     阿阮更想尖叫了。


     船舱里一片死寂。

     就在刚刚,这艘宇宙飞船名义上的船长夏夷则从一颗不知道叫什么的星球上吻醒了,哦不,唤醒了不知道沉睡多少年的睡美人,啊呸,宇航员,紧接着问题出现了——

     从休眠仓里醒来的人说自己叫乐无异。

     闻人羽盯着他问,“哪个乐哪个无哪个异?”

     外表年轻芯子不知多少岁的宇航员无辜地看着她,“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哦,乐律的乐啊……

     哦,“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啊……

     哦,他就是那个乐无异啊……

     泥煤啊!卧了个大槽啊!他是那个乐无异啊!!那个乐无异啊!!!

   “呃,那个乐无异是哪个乐无异?”自称乐无异的人微微歪着头看向闻人羽,无辜得像只刚长出绒毛的小奶猫随时能喵的一声融化人心。

     别跟我卖萌!让我冷静一下!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闻人羽内心的兔斯基在自己头上拍碎了第二十五块砖头时她才勉强能开口,“等等……我的世界观……让我刷新一下。”

     坐在一边的阿阮咔擦一声咬断了硬邦邦的压缩饼干,两只手各拿了截一点一点地吃,慢吞吞的像只在磨牙的仓鼠。她边吃边用肩膀撞了下闻人羽的肩膀,“闻人姐姐,到底是哪个乐无异啊?你和夷则怎么都是一副烧了主板的样子?”

   “我哪有……”夏夷则皱着眉下意识反驳。

     阿阮豪放地一挥手,“知道了你没烧主板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乐无异到底是谁!谁给我解释一下!”

   “是啊,同求解释!我到底是谁!”乐无异乖宝宝样跟着阿阮举手。

     耶——

     两个人隔空击掌,愉快地达成一致。

   “乐无异就是那个在虫洞方程组里追加一个二次项进而降低了解的冗余度的人。”闻人羽眼神复杂,她终于差不多消化完了这个事实,“将近七十年前量子物理界最瞩目的新星……他的画像就挂在总部的荣耀墙上,作为人类探索虫洞的先驱之一为每一代宇航员所铭记。”

   “啊!小叶子你就是那个害得我差点通不过测试的人!”阿阮激动得差点儿把压缩饼干甩到乐无异脸上,“恨死你了!”

     乐无异搔搔后脑勺,呵呵傻笑,“是吗?”

   “是的,”阿阮义正言辞地回答他。

   “好了,阿阮,别闹。”夏夷则坐在乐无异的对面打开录音笔,“乐前辈,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这是……规定?”乐无异指了指录音笔,得到答复后他叹了口气。

   “算是。怎么,有问题吗,乐前辈?”夏夷则捕捉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神情。

   “没啥,就是……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还在用录音笔。”乐无异煞有介事地摇摇头,“我以为六十多年过去了,人工智能能广泛应用呢。原来太师父也有出错的时候……科技进步的速度完全没有他想的那么快嘛!”

     夏夷则咳了一声,“除了录音笔,前辈还有别的问题吗?”

   “有啊!”乐无异大大方方地道,“乐前辈听着像比你们大上几十岁似的,叫我无异就好了。反正我们看上去差不多大,是吧,夷则?”

   “这样不妥,还是叫我……”

     还没等夏夷则说完,乐无异便笑嘻嘻地捧着脸叫他,“你是有多别扭啊,夷则?夷则!夷则~我是前辈嘛!前辈的话你当然要听!”

     向来尊师重道的夏夷则微妙地纠结了,围观的阿阮扭过脸对闻人羽做了一个“真解气”的表情。

     ……

     闻人羽扶额,阮妹妹你的重点为什么在真解气上!重点难道不是夷则又被调戏了吗?

     阿阮如有神助般读懂了这个表情,她噗的一声差点儿把嘴里的饼干屑喷出来,“哈哈哈哈咳咳,又不是第一次调戏了,刚才夷则可是被小叶子强——”

   “不如我们先从你口中的太师父谈起吧,无异。”为防止黑历史再次被掀的夏夷则飞快地插嘴道,情急之下直呼对方名字的耻度一下子降低了不少……好吧,说不少不太确切,几乎可以用脱口而出来形容了。

     乐无异给他一个“这就对了”的眼神,然后思考片刻后才道,“太师父……唔,这个你得让我想想……”


     一百一十年前,土星周围突然出现稳定存在的虫洞,天文界和量子物理界一片哗然。在此之前,人们一直认为虫洞是忽然出现、短暂打开、最后无预兆消失地坍塌消失。换而言之,虫洞无法维持稳定,所以人类不能通过虫洞进行星际旅行或者时空穿越。

     九十八年前,虫洞方程组提出。

     七十二年前,科学家给出虫洞方程组通解。

     六十九年前,完善虫洞方程组解的表达,标志着虫洞旅行的理论基础已经确立。

     六十七年前,烈山号从近月基地出发,人类迈出了探索虫洞的第一步。


     他们计划穿越两个虫洞,可从第一个虫洞出来后发生了点儿小麻烦。

   “师尊,情况不太好,前面是个双子虫洞。”谢衣扔下笔,“我算了一遍,无异算了一遍,肯定不会错。”

     前期勘察认为这个虫洞从更高维空间连同了银河系与河外的一个漩涡星系,但近距离观测采样后能量谱显示这是个双子螺旋虫洞。简而言之,只有其中的一个通向预测的漩涡星系,另一个可能通向银河系的某个未知星球,或者通向几万光年外的未知星系,又或者干脆通向连光都逃不出的可怕黑洞。

     所以要让沈夜做决定了,到底进入哪边的虫洞。


   “最后你们走了哪边?”闻人羽追问道。历史上关于烈山号的记录很多,但也只有飞船行驶到土卫六之前的记录。再往后,烈山号就像掉进大海中的一滴水,再也找不到踪迹。

     乐无异想了想,回答说他不知道。

   “可以理解。”夏夷则点头,“双子虫洞的危险性远大于单独虫洞,螺旋缠绕的方式使得虫洞内部空间场排布混乱……无法定位也是正常。”

   “其实不是我们主动进取的……错估了双子虫洞的引力值,我们是被吸进去的。”乐无异摊开手。

   “然后呢?”夏夷则追问道。


     烈山号有惊无险地穿过了虫洞,只是船上的人也没法确定他们究竟置身于浩瀚宇宙的那个犄角旮旯。

     他们登陆的第一个星球,没有陆地,至少在他们到达的地方只有一望无际的汪洋。星球的质量很大,计算后的数据表明远远大过地球。海水的颜色比地球上的更加蔚蓝,呈弱酸性,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也更高,总体来讲这个星球温暖宜人。除了过大的质量导致过强的引力,进而引起巨浪。

     他们离开这颗全是水的星球时遇到了一点麻烦,华月留在了那里……永远的。

     烈山号登陆第二颗星球完全是被迫的,他们的染料和供给都足够,唯一的问题是机械损坏,沈夜不得不下令登陆一颗死星以完成推进器的维修。

     那颗星球上死气沉沉,触目所及全是沙土和碎石,随风遍地乱滚。气候很炎热,晚上是五十四个炎热的小时,白天的五十四个小时更加炎热。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沙尘暴和随之而来的山体滑坡,山石的结构太过松散,以至于一定强度的风力就能带来可怕的后果。

     沈夜……沈夜他没能离开这个星球,泥土和碎石掩埋了他的身体,呜咽的风闭合了他的眼帘。


     烈山号的伟大探险在乐无异口中显得平淡无奇,他耸了耸肩,说:“死在这次旅行中……不是没想过,反正不管这次旅行成不成,我回不回得了家,结果也没有差很多。”

   “不管宇航员自己愿不愿意,宇宙旅行实质就是在高速奔向未来。一旦登上了宇宙飞船,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我们走进飞船就像我们走进了坟墓。有些人大概此生不复相见。”夏夷则摇摇头,“往昔种种譬如昨日死。”

   “喵的,你也这么觉得?”乐无异惊讶地瞪大眼睛看向夏夷则,“我太师父跟你一样,总能把物理跟哲学联系起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哦,想起来了,形而上学的哲学观!”

   “打住!不要把对话上升到我听不懂的层面!”阿阮做个了停止的手势,“小叶子,之后发生了什么?”

     闻人羽跟着点头。这个时候烈山号上只剩下乐无异和他的老师谢衣了。

   “再往后我们遇上了黑洞。过程很复杂,总之烈山号不小心到了‘逃不脱’的表面之下……”陷入回忆的乐无异脸上露出几丝痛苦,“为了逃出来我师父他……”

   “牛顿第三定律,要离开总得留下点儿什么,”夏夷则轻轻地叹气。

     乐无异耸耸肩,很是勉强。

     静了片刻后,他又道,“最后我到了那个你们找到我的星球……那里太冷,但光线充足,我搜寻不到更合适的星球了。那里也挺漂亮的,当做墓地完全可以接受。”

     讲到最后一句话时,乐无异竭力营造出的轻松氛围荡然无存,连阿阮嚼饼干的咔嚓咔擦声也消失了,气氛沉默得吓人。夏夷则关了录音笔,犹豫片刻后揉了揉乐无异的头。对刚见面不超过24个小时的人来讲,这是个太过亲昵的举动,但夏夷则仅仅是挣扎了几下就这么做了……好像他的本能在催促他去这么做。

   “就到这里吧,你要不要四处看看?”他试着转移过于沉重的话题,又犹豫了一下,“无异?”

     乐无异发出个好听的鼻音,“好呀,夷则。”


评论 ( 15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