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乐] 温柔地穿过繁星(06)

铁锅炖鱼贴饼子,lof主的挚爱之一


Part 06

     从流月空间站出发后的第163个小时,四人搭乘的飞船准时到达大气层边缘。又过了几十分钟,流线型的船身优雅地滑进地海面上预留的空港,完成对接。

     他们到家了。

     舱门开启,梁桥架接。阳光明媚,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金灿灿的,充满活力与不可思议的美好。空气湿润又带着一丝腥咸,托起整个港口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一直深植入海床,海水轻柔地拍打着高出水面的柱体,吟唱出悠然摇晃的小调。

     这么熟悉又这么陌生的世界,乐无异在舱门前踌躇片刻。

   “近乡情更怯?”夏夷则了然,将自己的手覆上乐无异的手,“别慌,有我。”

     夏夷则的指尖微凉,掌心却温暖得很,奇异地抚平了乐无异乱糟糟的心情。他回握住那只手,同时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下突然涌起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只要还握着夏夷则的手,再艰难的事他都有勇气面对。

     海风徐徐,夏夷则牵着他的手,温柔地将他从群星之间带回到了烂漫旖旎的春光中。


     今天是他们在近海基地停留的第四天,阳光与之前数天一样明媚。乐无异推开窗户,任凭灿烂的阳光倾泻而入,拂面而来的海风吹得悬在窗棂上的贝壳风铃叮咚作响。他抻了个懒腰,挽起袖子,哼着小调开始在一堆食材中挑挑拣拣。

     闻人帮他挑了两个卖相不错的绿茄子,折断柄之后扔进水槽,“无异,你要炖鱼?”

   “嗯哼~”乐无异欢快地哼了一声,“都到海边了嘛,不吃鱼多可惜?”

   “就是就是!”阿阮正笨手笨脚地将根部连在一起的金针菇撕开码好,“捕鱼队的大叔特意给我留的呢!”

     是啊你为了这条黑鱼特意配了一堆蔬菜肉类还借了厨房,闻人羽咽下自己的吐槽,觉得应该提醒一下沉浸在美食中的两人,“夷则不吃鱼。”

   “我知道啊。”乐无异很自然地接上去。他拖出整扇排骨在砧板上,又不知从哪里搞来把剁骨刀,正比划着研究该怎么下刀。

     他是怎么知道的?闻人羽的疑问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紧接着她的意识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当然是夷则告诉他的,这两人在飞船上的日常行为简直就像热恋中的小情侣。

   “金针菇撕成这样可以吗?”阿阮捧着不锈钢盆到乐无异面前,细嫩长柄蘑菇堆起隆出一个尖高出盆沿,数量之多足见阿阮对这种菌类的偏好。

     乐无异咣咣地剁排骨,刀有点儿钝导致骨头渣子飞溅,“哦?哦哦,好呀,这么多就行。喵的,这刀怎么这么钝?”

   “你让开,我来!”闻人羽看不下去了,剁个排骨而已,什么刀不能用?

     阿阮一边把娃娃菜肢解成单片一边得意地炫耀,“怎么样,小叶子?闻人姐姐厉害吧?”

     乐无异敬畏地点头,发自内心地赞同,“厉害。”

     闻人羽擎着剁骨刀微笑地看着他们。

     ……

   “小叶子,土豆切多厚?”

   “嗯,这样就行。”

     看,一个多么和谐的厨房。


     不管什么时候,给老灶升火都是件麻烦的事。在阿阮被熏了一脸灰,闻人羽的白T恤上蹭了三道黑之后,火终于是成功升起来了。这还要感谢老式灶台的构造在这六十年里没怎么变,不过与人类烹饪史相比,区区六十年沧海一粟而已,实在称不上漫长。也幸亏乐无异还记得怎么用这玩意儿,才不至于电话求助基地厨师长。

     火点上了,乐无异神秘兮兮地将秘制酱汁倒进锅里,然后又一股脑儿地把蔬菜、鱼肉和排骨扔进去,“over!”

   “就这么简单?”阿阮撅嘴,“我以为会看到传说中的厨艺呢!”

   “别急啊,阮妹妹,贴饼子才有意思呢。”乐无异伸长胳膊将盛着面糊的不锈钢盆移到自己面前,又在两个女孩子面前晃晃手,“看好哈,我洗手了。”

   “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吃的东西上,阿阮丝毫没遗传到她导师那神经质般的洁癖,显示出了极大的勇气。

     用面糊形容那盆东西也不太对,因为还没那么稀,乐无异尚能一揪下来一团。他团吧团吧,啪地扔在锅壁上,面团稳稳地贴住。阿阮双眼放光,“感觉好爽!我也要来一个!”

     她歪歪扭扭地贴了几个,郑重地宣布,“我发现我已经掌握了诀窍,感觉自己萌萌哒!闻人姐姐,我们一起来贴饼子吧!我要贴个菊花形的出来!”

     闻言,乐无异开始悄悄地、悄悄地向门口移动。他打定注意要去找夏夷则,谁让他是自己认识的人中最正常的呢?


     几十分钟后,乐无异揭开锅盖。浓郁的香气和白花花的水汽扑面而来,还没等围着锅的众人看清国内的情况,就已经能听见咕嘟咕嘟的汤汁翻腾声。待白汽散去些,浓稠红亮的汤汁冒着小泡,鱼是一整条,被切开的刀口处鱼肉白嫩,靠近神色鱼皮的部分泛着一线诱人的粉红。排骨夹杂在蔬菜、菌类和大片豆腐中,所有的食材都随着沸腾的汤水可爱地颤抖着。沿着锅壁,左边是大小均匀的饼子,右边……右边也是饼子,只不过形状奇怪、大小不一,一看就是初学者的作品。幸好形状不影响成色,贴在锅边的饼子们都色泽金黄,光用看的,都令人食指大动。

     阿阮一手端碗一手执筷,满脸的幸福喜悦,“小叶子,可以开吃了吗?”

   “等一下哈,我试试看排骨熟没熟。”说着,乐无异从锅中捞出块骨头放进自己碗里,刚吹了几口气还没来得及送到嘴里,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拽了拽。

     他回头,阿阮忿忿地看着他,撅起嘴,把碗向他眼前一伸,“我也要!”

     乐无异哭笑不得,“阮妹妹,我就是试试肉煮没煮烂。”

   “不管!那我也要!”阿阮又把碗往乐无异鼻子前凑了凑,“快给我一块!”

   “阮妹妹,先让无异尝尝,好了就可以吃了。”闻人羽对阿阮这种看见好吃的食物绝对要吃到嘴的秉性极其无奈。

   “不管!我就要!”阿阮一撇嘴,“我自己捞。”

     深知她煮个鸡蛋都能把厨房炸了的闻人羽及时拦住她,“阮妹妹你别动,小心烫着!”

     乐无异咬了一大块肉,美滋滋地嚼了几下,咽下去之后还咂咂嘴,“好吃好吃,本大厨的手艺还没退步。”

     他见阿阮鼓着脸颊的神情着实可爱,忍不住就想逗逗她。

     向来在这种事情上不禁逗的阿阮恶狠狠地瞪他,粗声粗气地道,“小叶子你快说,到底能不能吃了?”

   “没尝出来,等我再来一口。”他又咬了一口,慢悠悠地嚼着,装模作样地道,“还有点儿没煮烂,要不我们再炖一会儿吧?”

   “小叶子坏蛋!你都吃两口了还告诉我没煮烂!假不假?”阿阮一跺脚,恨不得直接从锅里捞出一大块来。

     闻人羽扶额,她实在是不想管这俩人了,于是开始寻求外援,“夷则,你倒是管管他俩。”

     刚被乐无异从无止境的文件中挖出来的夏夷则神情还有点儿萎顿,听见闻人羽叫他,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哦……好。”

     他说着,伸手拍了拍乐无异的肩膀,啃得正欢的人回头,“怎么了,夷则?”

     夏夷则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碗里尚有好多肉的排骨,然后抬头再次看向乐无异。

     乐无异眨眨眼,他确定他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期待的意味,“你也要?”

     夏夷则点头。

   “哦,好的呀。”乐无异大方地从自己碗里的排骨上剔下一大块肉,用筷子夹着送到他嘴边,“来,张嘴”

     夏夷则乖乖张嘴,毫不嫌弃地从乐无异的筷子尖上咬走肉块。

   “好吃吗?”乐无异看着他,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小行星。

     鲜美的滋味总算唤醒了夏夷则被简餐折磨了好几天的味蕾,连带着他的大脑也重新开始工作。他仔细品味片刻才给出肯定的答复,得到肯定的乐无异高兴得呆毛都比之前上翘了半个弧度。

     对于眼前的情况,闻人羽觉得只能用槽多无口来形容了。

     喂喂喂,你们真的不是热恋中求烧的小情侣吗?

     被那两人无意识闪瞎的闻人羽扭头,正巧阿阮拿着饭铲正从锅边上往下铲饼子,见闻人羽一脸痛不欲生,十分理解地道,“闻人姐姐你是不是也想吃了?只能闻不能吃太痛苦了!没事没事,咱们不听小叶子,这就开吃!”

     闻人羽郁卒地看着阿阮盛进她碗里的鱼肉和排骨,之前被香味勾起来的食欲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她拿起筷子,食不知味地嚼起来。

     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评论 ( 7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