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温柔地穿过繁星(07)

520拼死也要更新一次

甜甜的呀



part 07

   “你要带他回家是吗?”吃饱喝足的闻人羽站在窗边惬意地吹着海风,同时眯起眼睛看向夏夷则。

  “嗯,是的。”夏夷则点头,“局里面说他暂时交给我负责了。”

  “我该说加油吗?”闻人羽直率地问道。天地良心,她真的以为他们两个已经私下里亲过抱过搂过现在终于要正名了,奈何现实总是打脸。夏夷则一脸茫然地问她,“加油?”

     闻人羽忍住想用勺子把自己眼睛挖出来的冲动,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夏夷则的表情好一阵才确定这人确实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看来是她高估工科生的情商了。

  “你不是喜欢无异吗?这下机会到眼前了,难道我不该说声恭喜?”她叹了口气,心想难道那么多次被闪瞎眼都是白闪了吗?搞半天他们还这么纯洁吗?

  “我……喜欢无异?”夏夷则的目光追随着窗外正在和阿阮一起蹲在菜地里研究晚上吃什么的乐无异,同时微微蹙眉,“你不喜欢他吗?”

  “别装傻。”闻人羽在心里呻吟一声,看来真是被白白闪瞎这么多次了,他们不是还这么纯洁,是根本没开始,“你知道是什么意义上的喜欢。”

     夏夷则沉默了。

     当局者迷,某些时候就需要有个人来点醒你,给你当头一棒让你知道“看啊原来我是喜欢那个人的”。

     良久,在阿阮终于决定晚上吃什么的时候,夏夷则轻轻地开口,“我……是喜欢他的。闻人,你说得对,我喜欢他。”

     闻人羽舒了口气,跟夏夷则谈话就是舒服。这个人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哪怕一时糊涂,也总是能迅速清醒过来。她拍了拍夏夷则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夏夷则转头,对她露出个感谢的笑容,“谢谢。”

  “哦,不用谢,应该做的。”闻人羽回以得体的笑容,同时在心里默默添上后半句,我只是不想被白白闪瞎这么多次而已。


     乐无异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搬进了夏夷则的家。工作性质使然,夏夷则两三年不回家是常事。幸好宇航局后勤部有妥善的系统,要不然他完成任务回家时估计就只能看见如同鬼屋般荒凉破败的房子了。可也正因如此,夏夷则的家看起来更像是个旅店、宾馆、住处,而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家。

     这只是间孤零零立在海边的独体别墅,两层,带游泳池和地下室,以及一个视野极好的阳台。庭院里只种了一棵树,倒是枝繁叶茂,砌出来的花坛里没有花——当然没有花,后勤部才不会浪费人力物力地去管你家院子里到底好不好看。他们连床单、毛巾和浴袍的款式都懒得挑,清一色的白花花,虽然清洗得很干净,但闻起来还是带着一股宾馆的味道。

     夏夷则带新住进来的人挨个房间走了一遍,乐无异边参观边咋舌,“夷则,你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壕,看不出来啊!”

  “我母亲留给我的房子。上次任务时我原来住的公寓拆迁了,我这种工作也没必要再买房,索性就搬回来住。”夏夷则淡淡地解释了一下,他不太希望乐无异追问他的家事,因为那简直是一团乱麻。

  “阿姨好有个性啊,在这里买房子。”乐无异随口感慨了一句。

  “并不是我母亲挑的位置。”夏夷则犹豫了一下子还是把真实情况讲给了乐无异听。这些都是他不欲回想的往事,可有时候藏得久了,他又想有人来安慰自己……也不用安慰,只静静地听他讲就够了。

     乐无异颇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难不成是你挑的位置?”

     夏夷则啼笑皆非,“当然不是。”

     乐无异哦了一声,转身去看墙上挂着的大幅风景油画。他对夏夷则的一切事情都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好奇与关切,又是这么刨根问底的性子,居然没在这件事上执着追问。

     他本来都做好了将自己家那一堆狗屎讲给乐无异听的准备,他本来都做好了打开常年关闭的心门毫无保留地信任乐无异的准备,他甚至做好了让乐无异走进来的准备。可吸引了他所有目光的人却在此时意料之外地退却了。

     不、不能叫退却,乐无异只是、只是没能按照他预期的那样踏过那道门槛而已,只是没在他全不设防地敞开心门、还在地上铺上红地毯时越过界线而已。

     他可能只是不懂,毕竟他来自一个更保守的年代。又或者他还没做好准备,毕竟他刚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选择伴侣想来也不在他想要做的事的名单上。甚至有可能这样的表达太隐晦,隐晦到他根本无法理解。

     夏夷则的一部分努力说服自己,可另一部分却不由自主地向更糟糕的那一面想。

     他也许根本就不在乎我,我不过跟他相处了几个月,根本算不上他的什么人。也许等他熟悉了这个时代,他就会离开这里。也许他不会马上离开,但总有一天他会走,搭乘飞船、探索宇宙,重新回到令他着迷的群星之间,毕竟他是那么的热爱那片瑰丽浩瀚的星空。

     光是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便苦涩得像是喝光了一整杯胆汁。突然之间他有那么点恨闻人羽了,为什么要点醒他,为什么要让他搞懂本来就不应该搞懂的问题,为什么要让他明白他喜欢乐无异。如果不知道,他此刻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过。

  “夷则,你怎么了?”大概是他愣神的时间太久被发现了什么端倪,乐无异回头关切地望向他。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落了一份文件没交上去,看来晚饭之后我还得跑一趟了。”夏夷则不动声色地擦去眼中诸多复杂神色,装饰上平日里常用的冷静,可无论他怎么掩饰,这份冷静里终究还是多了点儿苦涩的意味。

  “可怜的夷则。”乐无异摇摇脑袋,“要不你顺路去趟超市吧,刚刚去厨房的时候,你家冰箱好像没什么存活。”

     其实并没有什么文件,这不过是夏夷则临时找出的借口,但他很高兴自己能有点儿时间缓和下过于激烈的情绪,所以他点头,“你要什么?”

  “菜啊肉啊之类的你随便买,想吃什么买什么,我做给你吃。哦,对,除了一样。”乐无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叉,“不要青椒!我不吃青椒。啊,调料你也得带回来点儿,你这里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我好几年不回来一次,要调料干什么。”虽然这么说,但夏夷则还是用心记了下来。


     吃过晚饭后,夏夷则出门去送那份不存在的文件,留乐无异一个人在过分宽敞的客厅里恶补星际迷航系列。

     没到半个小时,乐无异就听门铃响了。他趿拉着拖鞋穿过院子,远远地就看见铁门外停了一辆黑色轿车——看着挺壕的,但原谅乐无异,他实在认不出那是什么牌子。见有人出来,轿车里的人也跟着出来,是个西装笔挺却鬓生白发的中年男人。

  “您是……”乐无异自然不认识这人。

  “我是夏夷则的父亲。”男人的声音低沉,文艺点儿说,如同钟鼓齐鸣,听着就足够威严。

  “哦,您好。您是来找夷则的?”乐无异尽量让自己的审视不那么刻意。他还记得阿阮私下里跟他讲过,夏夷则的家务事乱得跟猫玩过的毛线球似的,轻易不要提。

     男人面容沉静严肃,夏夷则冷下脸来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两分他的影子。他没点头,“确切说是来找你的,乐先生。”

     乐先生这个称谓听得乐无异浑身汗毛都一抖,他打开大门,挠挠头发,“虽然不太知道您为什么找我,不过还是请进。”

     男人似乎是轻哼了一声,“年轻人随便开门,毫无安全意识。”

  “我编过人脸识别的程序,比较擅长认人。”乐无异毫不谦虚地讲,“虽然说术业有专攻,不过工科生什么都会一点儿是应该的。”

     男人冷不防被噎了一下。

     乐无异假装没看到对方噎住的表情,也没去好奇明明是自己妻子和儿子的房子他为什么没钥匙。还是那句话,被猫挠过的毛线团已然看透了一切。

     男人进屋之后看着客厅稍微愣了一下,“我上次来的时候,沙发还是放在左边的。”

  “可能夷则心血来潮吧。”乐无异耸耸肩,转身端了两杯热水过来,“呃,我们刚回来,没有茶叶……您要想不喝水的话,还有大眼萌,您需要吗?”

     男人看了眼茶几上摆着的几盒香蕉牛奶,盒身上赫然写着求基友三个大字,勉强摇了摇头,“水就好。”

     乐无异窘迫地搔搔头,“那个……您有什么事?”

     天啊,他刚住进来房东他爸就跑来了,难道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儿子?天啦噜,要是他把自己撵出去怎么办?难道他要去跟闻人羽或者阿阮一起住吗?清白呢!

     醒醒啊乐无异,你的语文素养都去哪里了?房客而已,配不配一点儿都不重要好吗?

  “乐先生,作为夏夷则的父亲,我希望你能以朋友的身份劝他放弃宇航员的工作。家族事业需要他回来。”男人虽然说着希望,但他的语气又使这种希望听上去更接近于命令,那是一种久居上位、浑然天成的傲慢。

     诶,这叫什么人啊,没事逼儿子辞职!乐无异忿忿地想。

     男人托着茶杯,拇指在杯壁上打着圈,“我从政,他母亲又是个歌唱家,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当宇航员。直到他第一次执行星际任务——他不是多热爱这个职业,他只是想离我越远越好。”

     乐无异静静地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一声,摇头道,“不,我不觉得是因为这个。”

  “我知道他喜欢这个,但他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喜欢。”男人强调了没有。

  “您为什么会这么想?”乐无异突然就很气愤,他凭什么这么想夷则。不管是宇航员的职业还是计算物理的方向,夏夷则为自己选择的从来都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如果只是为了远离自己不太称职的父亲,他何苦要走得这么辛苦又这么孤独。

  “我是他父亲,自然了解他。”

     乐无异垂下眼帘,他不是个喜欢用言语刺痛别人的人,可这不代表他就不会挖人痛处,“我倒觉得,如果夷则不喜欢他就不会选择当宇航员。我的意思是,他对您的感情还没深重到足够让他做出违心的选择。”

     他知道自己这么说太过失礼,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男人捏着水杯的手指猛地用力,眉毛不自觉地皱起来。他当然听明白了乐无异的暗示,这个年轻人在告诉他,他在他儿子心目中无足轻重。

  “看来你是拒绝了。”他把水杯放回到茶几上,声音比之前更为低沉,“我是个固执的人,直到你能证明你是对的。”

     他起身准备告辞,乐无异把他送到大门口。在男人即将上车前,乐无异突然道,“夏先生,我想你需要点儿时间。” 各种意义上的需要。

     如果说漫长的岁月教会了乐无异什么,那就是所有的一切在时光面前都不值一提。生活在三维时空中的人类对时间的流逝无可奈何,时间是万能的,它自会证明一切。

     闻言,男人打开车门的手一顿,但也仅仅片刻,随后他坐进车里告诉司机可以离开了。在发动机的轰鸣中,他又降下车窗,对乐无异说:“那我拭目以待。”

     他无意解释自己不姓夏姓李,也无意将家族内部的重重矛盾透露给晚辈听,虽然这个晚辈的实际年龄比他还要大。

     乐无异的微笑在夜色里闪闪发光,“好啊。”

     我们就拭目以待。


     夏夷则不知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家中还发生了这么一段插曲,当他抱着一堆东西回家的时候只看见乐无异抱着遥控器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像是在做着一个美好无比的梦。

     之前的挣扎和沮丧突然就消失不见,他用拇指摩擦着乐无异的嘴角,自己也被感染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他想,只要这样一个笑容,就足够他奋尽全力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评论 ( 10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