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4)

有生之年好想填完这篇……

算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开新脑洞去了



04

巫姑的房间在娲皇神殿的侧殿中,冷冷清清,想来这些灵女祭司平常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娲皇殿里侍奉那位大神,并没有多少私人时间。一般人看来这样的工作枯燥无味,但巫姑明显乐在其中,或者说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吧。

巫姑很自然地道,“我这里十年三十年都不来一位客人,两位小哥将就一下吧。”

乐无异连忙表示不要紧不要紧。

巫姑习惯性地撩了下头发,惊得乐无异忍不住一缩脖子,女人淡淡微笑,从善如流地放下手,“不知道特科的人找我有什么事?”

夏夷则将其中因由大致讲了一遍,巫姑听后若有所思,缓缓地道,“巫咸此人虽是我好友,但我自问也不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像我们娲皇殿十巫,平时都在神殿内侍奉娘娘,余下的时间不多,可也总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唯独巫咸,他像是生而为巫咸一样……我的意思是他仿佛完全没有自我。成为巫咸前的风广陌竟似凭空消失一般,前后判若两人。”

巫姑陷入冗长的回忆中,灵女祭司皆有漫长的生命,她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却不知已活过多少春秋。

“五十年前巫咸奉命去拜访昆仑诸派代表幽都商讨昆仑委员会成立事宜,不料一去不反。我们几个祭司曾乞求女娲娘娘动用神力寻找他下落,娘娘却言这是他自身机遇,让我等不要妄加干涉,”说着她看了两位年轻的探员一眼,“五十年对我而言并不算长,我也没想过仅仅过了五十年,就有人来幽都向我询问起巫咸。”

乐无异咋舌,五十年还不算长?他们这些灵女祭司的寿命到底有多长?

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巫姑道,“灵女祭司的寿命及其漫长,大概能有九百到一千年,你们好朋友晴雪以后也会有这么长的寿命。这也是我们很少与人界接触的原因,故友不在,空余一人的寂寞连我们也无法承受太多。”就好像被时光遗弃了一般,独自停留在岁月的阴影里不得解脱,这种忧伤和惆怅用语言真的难以形容。

“至于你们提的灵力样本,我这里有一根巫咸用过的法杖,不知可以吗?”巫姑不在伤感的话题上多做停留,转而提及对面二人此行的目标。

夏夷则看了眼乐无异,对方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后方道,“可以,多谢巫姑大人了。”

“法杖现在不在我这里,待我去神殿中取来明日给你,”巫姑说着站起身,“那便这样吧,我让人送你们去休息。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在我们幽都四处逛一逛。”

“多谢大人了,然后那个……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乐无异挽起袖子露出手表,“从我们进了幽都开始手表就不走了,这里也没有太阳,我们该怎么判断时间?”

“是我忘了讲,”巫姑歉意地笑笑,“每到整时辰会有钟声响起,房间里也有沙漏计时。若有事情,我会让灵女去找你们的。”

 

风晴雪将自己的朋友们安排在了自己家里,她说自己父母已逝、哥哥不在,自己也常驻娲皇神殿,家里根本没人空着也是浪费,不如夷则和乐乐就住我家好了。

本来夏夷则还在头疼如何能说服晴雪带他们去看一看风广陌的房间,这下好,问题已在无形中解决了。

风晴雪的家在女娲部落的北边,他们从南边而入,一路上还领略到了幽都别具一番滋味的风土人情。乐无异收集癖发作,买了许多制作偃甲的材料,满满当当地装了两大包,他和夏夷则一人提一包,这才心满意足,露出小奶猫吃饱后的惬意表情。

一切安顿好后已经是半夜三点了,估计是因为幽都从来都是黑夜,连带他们这些外来客良好的生物钟都被打乱。乐无异躺在床上翻来翻去,入睡无果后抱着大家一起睡不着的心态捅了捅躺在旁边的夏夷则——风晴雪是安排了两个房间的,可这两个人睡一起习惯了,在女主人离开后无耻地躺到了一张床上。

夏夷则翻身看向另一侧不安分的人,“怎么,睡不着?”

乐无异哭丧着脸点头,“床好硬,不习惯。”

“那……躺我怀里?”夏夷则认真考虑片刻后,郑重地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弹性适中还温暖宜人,据说幽都后半夜气温偏低,两个人一起的话比较不容易冷。”

弹性适中……乐无异腾地一声闹了个大红脸,他还记得他俩第一次那啥啥之后自己捏着夏夷则紧实的八块腹肌时给出的评语。

“乐兄脸红什么?在下只是给出了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案而已,”夏夷则极正直地道,“在下绝对没有趁人之危的意思。”

趁你个大头鬼!乐无异猛地翻身压住夏夷则,表情狰狞,双手环在他脖子上作势就要猛掐,“逸尘子快回去!把夷则还给我!我要夷则!”天知道他每次碰上逸尘子无一例外俱会被吃得渣都不剩,说出来全是血泪啊!

夏夷则扶住身上人的腰,将两个人圈在一起,一个用力两人的位置顿时掉了个儿。一阵天旋地转,转得乐无异头脑晕晕乎乎,双手软绵绵地环在夏夷则的脖子上。夏夷则撑起上半身,长发扫在身下人的锁骨和肩膀上。他的头发漆黑得如同墨染,却又不是单调寂寞的黑,而是翻涌着点点幽蓝、如同深邃大海一般流动着的黑。

乐无异撩开挡住视线的发丝,戳了戳夏夷则的脸颊,“快,夷则不要输给风流少侠逸尘子!”

夏夷则露出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邪魅的笑容,把乐无异吓了个半死,继而愉快地抬起对方尖削的下巴,“夏夷则就在这里,乐兄还想看见谁?”

喵了个咪的,又被这个可恶的逸尘子调戏了!乐无异忿忿地想,人格切换得也太迅速了吧!简直防不慎防。

“别动!”夏夷则突然按住身下之人的肩膀,脸上露出些隐忍,“再动我就起反应了。”

“这就有反应?禽兽啊!”乐无异赶紧停止挣动,嘴上却不忘调侃两句。

夏夷则功力深厚,面不改色地道,“在下又不是柳下惠,你是我心爱之人,我对你有欲望再正常不过。”

可怜的小偃师脸又红了,用一根手指顶在夏夷则坚实的胸肌上,磕磕巴巴地说,“别,夏公子饶了小的,床太硬,要是做了,我明天绝对起不来。”然后在晴雪面前丢死人!

夏夷则毫无形象地笑出声,翻身躺回原位置。

乐无异哼了一声,后槽牙磨得直响,“叫你笑!叫你笑!”

“好,我不笑便是了,”夏夷则收住笑声,嗓音里还带着令乐无异抓狂的笑意。

乐无异这个恨哪,明明两人间发生那啥啥之前诸番斗嘴,总是自己占的便宜更多一点儿,可为何从那以后自己总是吃亏的那个?姓夏的,床上不让我占便宜就得了,床下还不让我占回来,没天理了!

“勿多思考,平心静气更利于如水,”许是感觉到了身边冲天的怨气,夏夷则理智地向床边挪了寸许。

“我在反思为什么被告白之后我就总吃亏,”乐无异像个毛毛虫一样蠕动,“难不成真像师父说的,被告白的那个更被动?早知道我就先下手了。”

夏夷则含含糊糊地安慰他,“现在也一样、也一样……”

“哪里一样?”乐无异瞪大眼睛,琥珀色的眼睛亮得吓人,“我要在上边!”

“好,”夏夷则坦然答应。

乐无异露出“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了然表情,“不光如此,夷则,我要在你里面!”

“……”夏夷则沉默了,“无异早些睡吧,否则在下会忍不住……”

“我不想知道后面的!”

“忍不住振夫纲。”

“夷则你冷静!我现在、立刻、马上就睡!你千万别冲动!”

 

幽都永无白昼,暂留此地的人大概也体会不了一觉睡到天亮的感觉,但与幽都相距万里之远的江陵此时已是上午十点,但特科一组驻扎的小院子里正是黑夜,黎明尚没有到来的预兆。

襄铃在一堆古籍间做萎蔫的植物状,头发上可爱的铃铛发带也耷拉着,她把书页翻得哗哗响,恨恨地道,“为什么这些资料没实现数据化啊,否则我几分钟就能搞定!”

闻人羽顶着两个熊猫眼一脸憔悴地用两根手指拈着书页翻过去,无精打采地道,“没办法啊,古卷浩淼如烟,数据化是需要人手的……啊……襄铃妹妹还是认真看吧。”

又过了好一会儿,襄铃终于受不了,呼地站起来,“我要用扫描仪把这些东西统统扫进电脑然后编个程序替我找!”

已经看到魔障的方兰生自动进入无差别嘲讽模式,“编程?你怎么保证电脑对字体的识别?就算能百分百识别,可这些书至少用了三十二种不同的字体记录,其中十一种根本没数据化,你上哪个数据库提取信息?”

“我都知道,还用你这个呆瓜讲啊!”襄铃信手抽出腰间的绢扇就要往方兰生脑袋上抽,但最终也没舍得,这颗脑袋里藏了至少五十种不同文字,要是被扇坏了损失就大了,“我就是想想都不行吗?”

方兰生跟个扫描仪一样一目十行,晦涩的文字和竖体排版在他眼中犹若无物,尚有闲暇关心小伙伴,“阿阮呢?”

“我刚刚去看了,还在跟运来的两具尸体奋斗,”闻人羽搓搓脸振奋精神,“一边剖一边念叨着中午要吃什么……兰生,中午订外卖吧。”

“外卖……”一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方兰生嫌恶地皱了下眉,可情况不允许他再挑,“好吧,订外卖。”

襄铃兴致勃勃地领了找饭馆的任务,总算不用看书啦~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