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5)

05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与见惯的都市风景不同,草原上的风光仍带着千百年不变的苍莽寂寥,苍翠欲滴的绿色漫山遍野,将远山起起伏伏的轮廓渲染出勃勃生机。放眼望去,这生机盎然的绿色似要流动起来一般,翻腾的绿色波浪间散落着一群群牧羊,宛若白色珍珠点缀其间,一成不变的景色瞬间鲜活起来。

陵越和百里屠苏是在草原腹地找到师尊紫胤真人的。

紫胤真人爱剑如痴,藏剑惜剑更善铸剑,此次深入草原便是寻着一条玄铁矿脉,希望能寻找到合适的铸剑材料。随行剑灵古钧一直侍奉左右,这次也是托了古钧的福,屠苏才能顺利找到师尊的位置,要不然茫茫草原,想要找人难如登天。

在知道两个徒弟此番前来的缘由后,紫胤陷入久久的沉默,半晌后才开口,“晗光此剑我未曾见过,所知有限,亦俱曾细细说与你二人听。”

陵越苦笑,“我本抱着一两丝侥幸……罢了,师尊,尚有另外四件藏品丢失,不知师尊可曾听闻过?分别是冰凛凝华、织梦、翻天印和九霄环佩琴。”

“冰凛凝华是天地间水灵汇聚的至宝、翻天印自成一体不必多言,倒是织梦和九霄环佩琴……”紫胤思考片刻道,“按你说织梦应是偃甲,为师未曾听过,不过九霄环佩琴为师略知一二。”

陵越和百里屠苏对望一眼,大喜道,“师尊请讲。”

“你二人可知太子长琴?”紫胤没有直接解释,倒提及另一个颇为陌生的名字。

太子长琴?百里屠苏感到心脏微微一颤,脑海里突然涌上一股茫然酸涩的思绪,他不由得开口道,“太子……长琴?”

紫胤颔首,“没错,太子长琴。”

陵越若有所思,“略有印象。相传太子长琴抱琴而生,又为乐神,却以琴为武器,战力超群,欢则天晴地朗,悲则日晕月暗,若五十弦齐弹,则万物凋零,天地重归混沌。”

百里屠苏迷茫更甚,他依稀觉得事情并不像陵越所言。

“确有此一说,但为师曾与东海蓬莱旧址外一山洞内得知另一说法。昔年火神祝融伐榣山之木得三琴凤来、鸾来、凰来,其中又以凤来琴最得祝融喜欢,后凤来化灵始得人形,祝融请灵女娲以牵引命魂之术令凤来琴成为完整生灵,名太子长琴,”紫胤娓娓道来,“后来太子长琴被贬入凡尘,永世不得为仙,轮回之中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其本体凤来琴为天雷所毁,碎片落入凡尘,据说九霄环佩琴便是由凤来碎片做成。”

“竟是仙人遗物,”陵越喃喃道,“不过太子长琴既获祝融喜爱又为何突然被贬入凡尘?”

紫胤微微叹息,“蓬莱山洞石壁上的文字因年代久远而损毁严重,为师只依稀辨出与不周山天柱倾塌有关,而太子长琴魂魄眷恋榣山风物不愿离开又牵扯出另一桩公案,可惜损毁得太厉害,竟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敢问师尊,此山洞到底在什么地方?”百里屠苏急切地问道。

“三十年前蓬莱地动引发海啸,事后为师再去寻找,山洞已不见踪影,”紫胤自己也觉可惜。

 

时间紧迫,陵越和百里屠苏辞别紫胤真人赶回江陵,路上陵越问及师弟为何对蓬莱山洞旧址如此关注。

百里屠苏抿抿嘴角道,“太子长琴……这个名字格外耳熟。”

“说实话,莫想瞒过师兄,”陵越抱紧他,“只是如此,那为何你心神如此不安?”

静了好久,只听到呼呼风声拂过衣袂袖角,陵越耐心地等待,最后百里屠苏还是犹豫着开了口,“轮回之中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永生永世的孤独该是如何绝望……如坠深渊……求出无期……此间种种,我竟如亲身经历过一般……”

陵越沉默。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百里屠苏慢慢吟出梦中白衣男子时常呢喃的诗句,“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别再想,师弟,师兄在这里,”陵越掩住屠苏的眼睛,纤长的睫毛细细扫过他的掌心,带起一阵阵涟漪,“我保证,哪怕天地倾覆、沧海横流,我也会陪你到最后一刻,绝不留你孤身一人。”

 

风华餐厅位于江陵城南,古色古香的木质二层小楼,方兰生一进来便有服务员将他引上二楼雅间——风华餐厅是琴川方家的产业,作为方家小少爷,他自然享有种种特权。

方兰生一口气点了十来个菜打包带走——没办法,襄铃和阿阮留下看家,如果不能伺候好这两位小姐,就等着被KO掉一百遍吧。等餐的过程中,闻人羽点开平板电脑——感谢乐无异家的数码产品生意,否则工薪阶级的闻人羽绝对买不起如此高端的限量款。她查看了一下案发以来海市交易成交情况,不出所料,没有任何与失窃藏品相关的信息。

自古以来海市便是以物易物的黑市,在那里可以找到任何想找的宝贝,但随着网络和数码产品的普及,海市中A级以下宝物的交易全部成了网上交易,交易成功后,自有专业快递送货上门。至于A级及S级宝物仍保留了当面验货、钱货两清的老规矩,所有交易都有电子备案可查。

窗外乌云密布,倾盆大雨转眼间就要降临,气压低得令闻人羽心悸。她叹了口气,没有销赃就不是为了钱,可他们到底看上了五样宝物的哪些特质?

菜刚打包好,方兰生琢磨着用不用再给晚上准备些时,闻人羽突然接到陵越的电话,让他们立刻归队。两人对望一眼,吃饭的心情立刻没有了,拎着外卖立刻动身往回赶。

一踏进门,雨前特有的土腥味没盖住扑鼻而来的血腥气,夏夷则正坐在沙发里,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失血过多的浅色,赤裸的后背上一道狰狞的血痕从左肩直拉到右肋,深可见骨。阿阮双手悬在伤口上方,手指间浮动着浅绿光芒。温和的草木灵力下,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另一边乐无异带着耳麦把键盘敲得啪啪响,嘴角抿得紧紧的,双眼死死盯住屏幕。突然,他瞪大眼睛,对着耳麦大声道,“陵越大哥,找到了!我现在把坐标传给襄铃!”

“没问题。”襄铃摩拳擦掌,“生成追踪路线!”

 

“师弟,往左拐!”陵越按照耳机里襄铃的指示带着百里屠苏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穿梭。两人身处江陵城北的车水马龙之间,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百里屠苏踩着高低不平的广告牌和霓虹灯牌一路狂奔,陵越落后他一个身位,不断用风咒隐去二人身形。

“他往中心广场去了!”襄铃入侵了城北的交通系统,调出所有摄像头信息,引领陵越和百里屠苏逐渐缩小双方间的距离。眼看着要被追上,目标突然改变路线,向人口稠密的中心广场前进。

陵越想都没想,直接命令,“找个人少的地方截住他!”

襄铃查看了目标前进路上的所有信息,突然眼前一亮,她大喊道,“屠苏哥哥往右拐!在下一个路口逼他选择左边岔路!那通向一个废弃仓库!”

天气更差,乌云翻滚,闷雷一个接一个在天边炸开。

远远的已经能看到目标,百里屠苏脚下加速,如飞鸟一般急冲而上。他的耳机在飞奔间不知掉在哪里,陵越只好自己向右拐,任凭百里屠苏取直线直追过去。

陵越拐进了一条小路,路的两边都是高级小区,高高的院墙显得小路格外逼仄。他一跃而起落在院墙上,沿着不足十厘米宽的墙头飞快向前移动,两人从两个方向急速靠近追踪目标。

被追击的人显然认识到糟糕的处境,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为入彀的猎物,只能按照预定的路线退到敌人想让他去到的地方。

那人咬牙想要突破仓库外围的院墙,却被突然出现的陵越击退,而他身后,百里屠苏的焚寂直指背心。

哗啦一声,暴雨突然而至,劈头盖脸砸向三人。

“我们是特科一组,你袭击特科探员、涉嫌博卖行失窃案,请跟我们走一趟,”雨幕中,陵越依旧稳如泰山,冷着脸拿出特科徽章,“你胸前挂的就是冰凛凝华吧?”

那人冷哼一声,“我凭什么跟你走?”说着,他身后浮现出七八枚冰锥,尖锐的锥尖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百里屠苏见夏夷则使过这个名为寒霜落的水系法术,这个法术要求使用者有极其精密的操控能力,甚难做到。可一旦命中,寒气游走经络,难以根除,是个利弊相当的法术。

陵越冷笑,手中青冥长剑兀自震动,发出清越剑鸣,巨大且花纹繁复的法阵在滂沱大雨中陡然出现在他头上,碧如苍穹,剑影幢幢。那人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回头,只见百里屠苏同样长剑指天,赤红如血的剑阵中剑影更密,隐藏在层层黑雾中,剑尖轻颤低鸣,密密麻麻指向他,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剑影飞至,顷刻间便能夺他性命。

陵越挑眉,“就凭这个。”

“空明幻虚剑?”那人低声道,“单凭这个?”

“你可以试试。”陵越话音刚落,剑鸣更烈,金铁之气直冲云霄,激起蒙蒙水雾。

那人苦笑,“看来我是无处可逃了。”

“对,束手就擒才是你唯一的出路,”陵越剑尖轻颤,“你为何袭击博卖行珍宝阁?”

“如你所见,就是为了这个小东西,”那人一根手指挑起脖子上挂着的水灵至宝,衣袖微微下滑,露出一段苍白的腕子,“本来你们是能抓住我的,可惜老天不帮你们。”

陵越剑尖下沉,剑阵中剑影随着他的动作齐齐指向目标,“哦?”

那人啪地打个响指,身影竟如薄冰一般骤然碎裂,弹指间融入地上积水转眼不见,夏夷则冒险贴在他身上的信号器无声落到地上。

“师兄,”百里屠苏快步上前,身后剑阵消融在空气中。

陵越收起长剑,脸上波澜不惊,他抓住师弟的手腕,用灵力覆盖在两人身上隔绝雨水,“先回去。”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