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6)

06

江陵很少有这么大的雨,滂沱肆虐,遮蔽了天空,日星隐曜,山岳潜行。

夏夷则穿好衬衫,他背上的伤口经过阿阮的治疗已经愈合,但终究是受过伤,乐无异心痛地捏了捏他的脸,决定晚饭吃鸭血粉丝,以形补形。

雨中追击的失利令一组的所有人脸色都不大好看,沉默的午饭过后,大家围着陵越坐好,方兰生推出上次开会时记录线索的白板,上面分别列着五样失窃藏品的名字。

陵越拿着黑色记号笔在冰凛凝华下打了个勾,又在妖类水系术士下打个勾,“这个已经出现了,持有者应该是水系术士,善用枪械,法术不弱,种族非人。夷则,他逃走时使用的法术你可有头绪?”

夏夷则忆起陵越形容的状况,“应该是化水藏锋之术。”

“你呢?易骨之前你能用吗?”陵越追问。

夏夷则摇头,“只有血统纯正的高级别水族妖类才能使用,比如鲛人或者蜃。而我易骨之前只是半妖,用不得。”

“可惜江陵近海,城里有许多水族妖类活动,哪怕高级水族也可以抓出一把,光是这一条无法确定疑犯身份,”闻人羽很是惋惜。

“我看到他颈后纹着十魔正音的纹身,”百里屠苏比划一下,“就是这样,黑色的。”

众人大喜,陵越立刻道,“襄铃,你对比一下最近二十年十魔正音成员的资料。”

襄铃应了一声,说要晚上才能出结果。

陵越点头,让襄铃尽快。

闻人羽举手,“我排查过了博卖行所有妖类,有内应嫌疑的一共三个,两个次级宝官一个侍卫。两个宝官负责定期查看失窃品,那个侍卫的负责区域恰好覆盖了案发区域。”

“具体资料会后给我,”陵越在内应上画了个圈表示待定,“我会去再确认一遍。”

“我和夷则把风广陌的法杖带回来了,灵力鉴定结果显示,法杖上的灵力和现场残留的灵力是同一个人留下的,”乐无异将检验单递给陵越。

陵越接过来匆匆扫了一眼,“确定?”

“确定,”乐无异点头,“为怕出问题,我和阮妹妹一人做了一次,结果完全相同。”

“好。襄铃,记得给总部打报告,要求通缉前幽都巫咸祭司风广陌。幽都那边让总部自己联系,我们没时间,”陵越边说边在土系术士后写上风广陌三个字。

方兰生抓住空挡道,“五样失窃藏品的资料我整理出来了。”

陵越示意他念一下。

“冰凛凝华没什么说的。有关翻天印的最新记录与一个叫灵虚的人有关,五年前十魔正音的公冶痕在广州设阵击杀持有翻天印的灵虚,罪名是剖取无辜妖类内丹以增长自身修为。可惜公冶痕没抓住灵虚,翻天印也在这一役中遗失,直到这次失窃案才得知其下落,”方兰生翻过一页继续道,“唐朝时期的文献中记载翻天印有化灵趋势,照此推断,现在的翻天印内应该还有个翻天印灵,属器灵范畴。”

“灵虚逃到哪里去了?”陵越问。

“没记录,”方兰生摊手。

陵越微微拧眉,“继续。”

方兰生又翻过一页,“然后是偃甲织梦,没有任何有关它的官方记录,不过我觉得既然公西先生曾遍寻天下知名偃师破解它无果,只能证明它的工艺高出现有水平太多,而能达到如此水平的只有——”

“我师父谢衣,”乐无异平静地道。

“不错,只有通天彻地的大偃师谢衣才能做出这样的偃甲,”方兰生道。

乐无异摇头,“可我联络过师父,师父说他没做过名为织梦的偃甲。不过基本上师父的偃甲都在流月城中,外流的极少并且都有记录,师父说他回去整理一下,有了头绪后给我答复。”

“如此最好,”陵越话锋一转,“阿阮?”

阿阮眨眨眼,用手指绕着鬓角发丝打个圈,“我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嗯,我在两具尸体的血液里发现了微量致幻剂,专门针对妖族的那种。这种致幻剂本身可被妖类身体循环系统分解,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只妖死的时候,药剂并没有分解完。”

陵越眉峰一挑,致幻剂?

“还有他们的伤口,我做了模拟,应该是重剑造成的,”阿阮大致形容了一下重剑的尺寸。

“伤口我也看过,大概是这样一柄剑,”百里屠苏拿过陵越手中的信号笔在白板上草草几笔勾勒出一柄剑的模样,剑身宽大且厚重,剑柄极长,既可单手持剑也可双手握剑。

襄铃把笔记本放在膝头,快速地做个了简单的三维模型。

陵越看了一眼就让她打印出来人手一份,不出意外,这就是风广陌的武器了。

迄今为止,三个劫匪中的两个已经有了头绪,唯独藏在暗处发射金针打偏羽箭的那个没有任何线索。陵越深知急也急不来,如果他不再作案,己方找到他的机会十分渺茫。

 

晚饭果然吃的鸭血粉丝,夏夷则的碗里鸭血垒得高高的,他无奈地看着还想再给他夹的乐无异叹气,“无异,真的够了。”

方兰生摇头晃脑,“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哪!”

“不行不行,得再补补,你留了那么多血,不补回来怎么成?”乐无异吸了一大口粉丝,“我要再加些胡椒,夷则,你要不要?”

夏夷则向来讨厌这种辛辣的调味料,果断拒绝之。

“我要我要!小叶子给我!”阿阮举着筷子,一小截粉丝黏在她下巴上。

闻人羽拿了纸巾替她擦掉,又顺手将胡椒递给她——照顾阿阮这种事她已经做得很熟练了,毫无压力。

襄铃是九尾天狐,以草木精气为食,本不需要吃人类的事物,但她还是只小狐狸,人类美食的诱惑她根本无法拒绝,每次上桌吃饭美其名曰感受人间烟火。方兰生为了迎合襄铃的喜好,特意多要了几个包子给她,小姑娘吃得眉开眼笑,暂时忘记了工作上的诸多烦恼。

陵越和百里屠苏坐得最远,两人在分吃超大碗的鸭血粉丝。当时方兰生屁颠屁颠凑到百里屠苏面前,献宝一样端个大碗,“木头脸,看小爷我特别给你订的情侣套餐!”

百里屠苏回了他六个点,陵越微笑接受,转身就往方兰生的碗里多加了一大勺辣椒。

方兰生敢怒不敢言。

百里屠苏愕然,“师兄这是……”

陵越淡定喝汤,“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家店正在做促销——买情侣双人份另外赠送一份单人套餐,兰生只是间歇性省钱综合症犯了而已。”堂堂琴川首富方家小少爷方兰生居然罹患这种稀奇古怪的疾病,真是对不起土豪的称呼,看看人家乐无异,那才叫从头到脚、当之无愧的土豪!

百里屠苏眨巴眨巴宛若带了美瞳的眼睛,萌得陵越险些把汤匙调到汤里,他叹了口气,“师弟,以后不要随便对人眨眼。”

百里屠苏睁大眼睛。

陵越低头吃粉丝,对,就是这个表情,杀伤力实在太大……要命……

 

饭后医院来电话,说宝官金砖已经醒了,陵越当即带着百里屠苏直奔医院。

与人类普通医院相差无几的妖类医院病房里却躺着只大耗子,爪子上还扎着点滴,着实有些可笑。一路行来,住院部冷冷清清,毕竟皮外伤可以靠灵力快速愈合,只有伤至肺腑和元神,妖怪们才会来医院,毕竟妖怪们大多讨厌医院并独来独往。

金砖回忆起那天的情景尚心有余悸,这只大耗子说当天原本是有一场拍卖,它到博卖行正门口的时间照例比开行时间早了十分钟。大约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幻术结界入口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它还在纳闷今天人来得比平时早,就见那道人影几个起落,靠近后突然挥剑砍向自己。他用的是柄重剑,一下子就把大耗子身边的小耗子小六扫飞出去。还没等它出手,右边栏杆上突然又出现个身影,捏着法决,一下把它冻在冰里,然后就被拍飞了。

“可怜小爷我啊,先是被冻住又是被拍飞,尾巴还不知道被谁的臭脚踩了一下,可怜我的毛都没有原来油光了,”金砖一脸肉痛地捏着自己的小辫子,辫子稍明显被火燎没了半截,参差不齐,狗啃的一样,“还有我辫子,哎呦呦,心疼死小爷了。要是被我抓住谁烧了小爷的辫子,定饶不了他!”

百里屠苏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脸红了,陵越轻咳一声转移话题,“你可看清劫匪的模样?”

金砖哼了一声,“都蒙着脸呢,你当小爷有透视眼?”

陵越不动怒,将闻人羽圈出的有内奸嫌疑的妖怪名单拿给金砖看,“我们怀疑博卖行里有劫匪的内应,可能就在这几个之间。”

金砖接过名单,扫了一眼,断言道,“不可能。小五、小八和小十七跟我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对我们平均寿命只有一百来年的鼠类来讲也不是个小数字,更何况它们被我抱回来的时候都是眼睛还没睁开的小耗子。”

陵越又拿出两只被害鼠妖的照片,“这两个?”

“也不可能,这俩跟的时间更长,差不多二十五年了,”金砖摸摸照片,惋惜地道,“还欠了小爷一百块钱没还呢,当时借的时候说是去酒吧喝酒,早知道小爷打死都不借它俩!”

酒吧?陵越和百里屠苏同时感觉到不对劲,屠苏追问,“酒吧?哪个酒吧?”

金砖横了他一眼,“乡巴佬,江陵城里给妖类开设的酒吧还能有哪个?”

江陵城为妖类开设的酒吧至少有七个!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地捏了个火决,一簇小火苗呼地在他指尖燃烧起来,陵越专心地看着吊瓶,心想这吊瓶怎么还不打完?

“别别别别别,我说就是了,说就是了,”金砖抱住脑袋尖叫,“城北的荒原!”

“多谢,”百里屠苏硬邦邦地吐出两个字。

金砖把被拉到脑袋上蒙住脸,“小爷要睡了你们赶紧走啊不送!”


评论 ( 6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