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不做死就不会死

儿童节点梗




     太和殿的屋脊又高又陡,沾了黄昏时分的水汽更加湿滑,夏夷则十分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总喜欢在这里看月亮。

   “快上来啊,夷则,别告诉我,你当了皇帝之后连这个都不会了。”引起他怨念的罪魁祸首此时正抱着坛酒,坐在琉璃瓦铺就的屋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他笑得没心没肺。

     夏夷则叹气,算了,反正也是自家的屋顶……爬就爬吧。

   “这就对了嘛,夷则。”乐无异笑嘻嘻地凑过去,献宝一样把酒坛递过去,“江南最好的花雕,你试试看?”

   “花雕?你何时喜欢起了这等软绵绵的酒?”夏夷则虽是摇头,却也拎起酒坛仰头灌了一大口,然后就被呛得连连咳嗽。

     夏夷则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呛咳和窒息逼得他眼角绯红,眸子里也氤了些水雾,深不见底的黑色被稀释了一些显得更加剔透,不再如深秋寒月般冷入心底。

   “喵了个咪的,我就是开个玩笑。”乐无异急了,他用力拍了两下夏夷则的背,“谁料到你见我就这么高兴?连这么冲的酒味都闻不出来?”

     夏夷则顺势握住乐无异的手腕,将人带得离自己更近了一些,“无论是有朋自远方来,还是小别胜新婚,在下都喜不自胜。”敢与天下之主称友的人天底下大概还有那么几个,但能被正主盖章小别胜新婚的也就眼前这一个了。

     这个“仅此一个”夸张地吐了吐舌头。

   “得了,别跟我掉书袋。”塞外风沙凄苦,磨得乐无异脸皮厚了不止一层,随时随地开启的逸尘子模式不过不痛不痒地让他掉了一点体力值,丝毫没影响他把酒坛塞进夏夷则怀里的熟练动作,“塞外最烈的酒,想着你肯定没喝过,就给你带了一坛。本偃师身无长物,你千万别嫌弃我。”

     夏夷则灌了一口,往下咽的时候就像在吞刀子,热辣辣地滑过喉咙和食道,尖锐的刺痛后是难以言喻的舒爽。他忍不住赞叹一句,“好酒!”

     年轻的偃师呵呵一笑,也没说话,托着下巴向远眺望。玄色长跑的天子抓着盛满塞外烈酒的酒坛一口一口地喝,气氛一时沉默下来。

   “太阳落得好快啊。”突然,乐无异没头没脑地感慨一句。

     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到地平线之下,橘红色、毛绒绒的,就像闻人羽钟爱的毛球头饰。

     夏夷则正在心里琢磨着太阳落得快到底有什么隐喻的时候,乐无异又忽然叹了口气,“对了,夷则,能不能在你宫里帮我找个人啊?”

   “什么人?”夏夷则一愣,这话题转换得也太快了吧。

     乐无异一脸深沉,“我亏欠此人良多。其实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天子想,难道朝堂大臣啰里啰嗦的不良之风已经传到了捐毒?他家无异本来就话痨,沾染了这等坏习惯那还了得?

   “我这不酝酿感情呢么!”乐无异瞪了他一眼。

     已经好久没人敢瞪的天子摸了摸鼻子,知趣地没再插话。


     那是乐无异六岁的时候,乐绍成奉旨携家眷进宫与圣元帝一起欢度佳节。具体过的是哪个节、这个节是怎么过的他都不太记得了,唯独记得他偷偷溜走时遇到的那个男孩儿。

     男孩儿挺拔得就像御花园里刚移栽过来的小白杨,就是不太爱说话,感觉有点儿……呆。乐无异好不容易才说动他跟自己一起玩捉迷藏,又费了更大的劲才给他讲明白捉迷藏到底怎么玩。结果这人呆呆地嗯了一声,忽然转身就跑了,“你来捉我。”

     心好累,年幼的乐无异突然就理解了什么叫“卷地风来忽吹散”。喂喂喂,这也散得太快了吧!

     但是作为一个诚实守信的好孩子,乐无异还是老老实实地数完了一百个数,然后把御花园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自己的玩伴。

     他气呼呼地跑回去找娘亲。

     哼,谁让你藏得那么好了?本少爷不找了!


     等乐无异说完之后,夏夷则微妙地沉默了片刻才幽幽地开口,“我那天等了你好久。”

   “我也觉得他那么呆肯定等了我好久不知道走……”话刚出口乐无异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等等、你?!!”

     夏夷则别过脸看着他,眼神悠远得堪比天际浮云,“啊,正是在下。”

     天啦噜!我能不能划拉划拉把刚才泼出去的话全收回来?乐无异惊恐地瞪大眼睛,“要死了”警报器正哔哔地报着警。

     果然,下一刻就听夏夷则幽幽地叹了口气,“无异,你当初让我等了那么久,现在该怎么补偿我?不如留下与我夜读一番?”

     地平线上夕阳的余晖中,长安城亮起了一簇簇的灯光,远远地看过去,万家灯火安详宁静,就像天际星河落于地上蜿蜒流过,美不胜收。然而,太和殿的屋顶上,美好的黄昏尚未来到就已然进入了黑夜。

     乐无异只觉得如芒在背,手心和额头一起冒汗。

     夜读?跟夏夷则夜读?读的多半是洞玄子吧!赶上第二天早上腰疼腿疼屁股疼的不是他夏夷则了!

     他谄笑着开口,“那个……那啥,夷则,我请你吃大餐好吗?我亲自下厨!”

     年轻的皇帝上下打量他一番,勉为其难地点头,“大♂餐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大餐就大餐吧!那个♂是什么意思?在这种纯古风文里出现西洋符号真的大丈夫吗?

     如果现在面前有一张桌子,那我觉得掀了它,乐无异抓狂地想,我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什么要嘴欠提起这件事?

     夏夷则又叹了口气,不自然地移开目光,“算了,无异不同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根据乐无异的经验,这多半、不、绝对是装的。

   “你也知道,我小时候过得并不算很好。虽衣食不缺,但……终归寂寞。”夏夷则语气淡淡的,惋惜地晃了下酒坛,没酒了。

     乐无异你要挺住!

   “当时我是真的高兴有人能跟我说说话。”夏夷则把酒坛捧在双手之间,低眉敛目,看着就莫名地让人心疼。

     糟糕……要不行了……

   “那天你一直不来,我就想,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不想跟我玩?”夏夷则自嘲般笑笑,“其实不用勉强,不喜欢我避开就是,反正我都习惯了。”

     乐无异放弃抵抗, “哪有勉强!夷则,我是心甘情愿喜欢你的!”

     明知道是夏夷则夸大了记忆里的感受,可乐无异就是舍不得他有哪怕那么一丁点的难过。

     夏夷则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眼底,一如多年前在江陵古道中初见的那样澄澈,只是多了几分历经风霜之后的坦然。时光削短了乐无异的马尾,却也雕琢了他的风骨——柔软、善良却比早春的第一朵桃花还要鲜活。他坐在天下之主的身边,捧出一颗真心到他面前,坦然地告诉他,我心甘情愿地喜欢你。

   “所以你会留下来过夜?”夏夷则握住乐无异的手,努力把象征着“到手了”的得意笑容控制在唇角,而不是明显地挂在脸上。

     如壮士断腕般悲壮,乐无异只觉得空气中传来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歌声。他硬着头皮点头,“嗯,留下过夜。”

     很好,夏夷则满意地想,他才不会告诉乐无异其实那天他躲在自己寝宫的软榻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全文完



评论 ( 5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