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温柔地穿越繁星(08)

Part 08

坐落在海岸线上的永夜学院是航空局直属的大学之一,从诞生之初就为国家培养了无数杰出的航空人才。巧的是,不光夏夷则是从这里毕业的,乐无异的母校也是这里。

“哇,这还真是一点都不一样了。”乐无异举着单反咔嚓咔嚓给南校门拍了好几张照片,“我记得原来左边那里有个保安亭,进门的时候要刷卡。”

“右边那里原来有座雕塑,白的,挺高的,是吧?”夏夷则想起校史馆里陈列的建校时期的图片,嗯,乐无异应该是哪个时候来的永夜学院吧?

“诶,你怎么知道?”乐无异惊讶地回头瞅他,几秒后恍然大悟,“校史馆是吧?那时候这里还不叫永夜呢,我记得叫什么什么航空航天大学,后来好像是因为逼格不够高,才改成永夜学院的。”

永夜学院逼格就高了吗?夏夷则只思考了一秒钟就果断将问题抛在脑后,他特意把乐无异带到南校门可不是为了探讨这种无关风月的问题的。从南校门开始一直到百川图书馆,中间差不多五百米的林荫路被称为情人路,在永夜学院的学生论坛上十分出名。不光是在校情侣总要在这条路上走上几遭,甚至还有早就离校的毕业生带着情人千里迢迢地回来就为了走一遍母校得情人路。至于这条路到底为什么叫情人路已经无从考证。

情人路的两侧都是笔直的杉树,枝叶繁茂。明媚的阳光投影出斑驳的树影,迎面拂来的风带着草木特有的清香,就算是盛夏也丝毫不觉炎热。

“我在这念书的时候,这条路还没有这么长。大概也就两百米吧,也没这么凉快,当时杉树刚种上去没几年,根本没有现在这么高。当时力学系就在路尽头那块地方。”乐无异站在树下仰头望着树冠间喜鹊的巢,“哇,居然还有鸟窝!”

“嗯,后来力学系迁到西校区去了,这条路就穿过原来的力学楼一直延伸到图书馆前面。”夏夷则顿了一下,尽力使自己风轻云淡地讲出下一句话,“我们管这条路叫情人路。”

乐无异惊讶地回头,“还真叫情人路啊?”

他这反应明显不在夏夷则的预料中,不不不,具体点儿说是惊讶的点有点儿超出了夏夷则的想象。他轻轻拂去心头泛起的一丝失望,“还真叫?”

“这事说起来有意思。”乐无异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当初我一个学长就喜欢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解方程,据说在别的地方没灵感解不出来。结果有一天他正算着呢,有个女生过来跟他说他傅里叶展开的时候系数算错了一个,她看了好几天了,今天终于忍不住来提醒我那个学长,她实在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认为24乘5得100。”

“然后他们就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夏夷则有点儿无语,真是神奇的开端。

乐无异点点头,“就因为这事太神奇了,所以连带这条路都沾光,我们私下里吐槽说还不如管这里叫情人路。”

这种画风传奇的故事大概只能发生在工科院校里,如果换成个文艺气息稍微浓重一点儿的学校,估计就变成了“学长林间朗诵诗歌,学姐循声悄然而至……然后忍不住指出学长n和l不分”。

呵呵哒,夏夷则觉得自己还是喜欢乐无异的版本。

“说实话,我对这条路的神奇作用深表怀疑。”乐无异拧着眉头,可怜巴巴地叹气,“我走了至少四年,别说女朋友,连只雌松鼠都没见着,喵了个咪。”

“可能是天意暗示你,你不需要女朋友。”夏夷则耸耸肩。

乐无异瞪他,“是不是朋友?喵的,一直找不到女朋友我就一直赖着你!”

夏夷则把那句“赖着我更好”及时咽回到肚子里,“我是说,你也许需要个男朋友。”

说出这话的时候,夏夷则有那么点儿心跳加速,手心出汗,仿佛回到了十八岁……不对!他十八岁的时候被人表白完全不紧张好吗?

闻言,乐无异面色古怪,纠结片刻后哭丧着脸开口,“夷则,我真的天生一副基佬脸吗?为什么你也说我需要个男朋友!”

等等、什么叫也?还有别的男人追过你吗?

一瞬间,夏夷则心头涌上一股无法抑制的杀人冲动,他觉得自己得脸肯定扭曲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个字,“也?”

“我有个师姐也这么说!”乐无异回忆起往事打个寒战,完全没注意到夏夷则脸色发绿,“夷则你都不知道,那个师姐太可怕了!有一次她冲到太师父面前请假不参加组会,理由是八点本子开预售她要去抢本子!太师父的小辫子都要翘起来了!直面太师父的小辫子真的需要勇气啊!”

夏夷则的脸更绿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姐,心有余悸地开口,“是啊,师姐们都是一群神奇的生物。我师姐为了赶死线一夜爆肝五万字,写学位论文的时候都没这么拼。”

果然哪怕六十年过去了,迷妹们的状态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考虑到自己的恋爱现状,夏夷则不得不很不情愿地承认,也许他需要逸清的指导。

 

现在的永夜跟乐无异记忆里的永夜几乎完全不一样了。广场被修缮过,路重新规划过,只是被修葺过的教学楼他还能看出昔日的影子,可拆后重建和干脆就是新建的楼令他找不出一丝熟悉的感觉。

“这里原来是一条街,两边都是小饭馆。我记得有一家川菜馆,菜做得特别地道。还有一家鸡公煲,肉给得特别多,可惜你们都吃不到啦。”乐无异站在综合实验楼的门前惋惜地道,“不过建成实验室也不错,我们原来地方小,挤死了。”

这栋实验楼也是有点儿年头的建筑,据说夏夷则的老师清和读研究生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儿了,可似乎还是久远不过乐无异的记忆。

“这感觉真挺奇怪的。我对永夜的记忆清晰得仿佛我昨天刚离开,可今天我回来却发现它跟我记得的样子一点儿都不一样了。”路过实验楼外的石廊时,乐无异顺手揪了片叶子捏在指头间揉搓。他早有物是人非的觉悟,但有了准备就不代表不会为之失落。

该用什么词形容他的现状好?漂泊的落叶?断根的浮萍?没有落足之处所以只能永远飞翔的鸟儿?他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醒来,每当身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他都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他不属于这里。

“我离开这里也有将近五年了,每次回来都被会被吓一跳。”夏夷则握住乐无异的手腕,“我们的时间跟这里的时间不太一样。我们离开了一年,可能这里已经被雨打风吹了十年。”

是了,所有执行星际任务的宇航员或多或少都要面对这个问题。他们的一年是别人的许多年。他们转身登船、告别地球,殊不知一次简单的转身便是三年五载,生生耗尽了别人的青春年华。

“把变化当成乐趣。”夏夷则抽走乐无异手中的叶子,“要知道有人想看都看不到。”

“这是……建议吗?”乐无异的视线落到对方握住自己手腕的手上,脸莫名地有点儿热。

“经验之谈。”夏夷则没松手,拉着他往前走,“别回头,无异,前边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乐无异被他拉得赶紧小跑了两步,皱着眉,“为什么不能回头?我偏要回头!”

回头有什么用?已经没有人留在那里等你了。

夏夷则叹口气,他自然不会把这么伤人的话说出口,“因为我在你前边,你得跟紧我。否则,走丢就麻烦了。”

你拽着我我又怎么会走丢?乐无异吐吐舌头,抽回自己的手腕,“两个男人拉拉扯扯的多丢人。”

夏夷则发誓自己只失落了一秒,他若无其事地道,“这不是怕你走丢吗?”

“喵了个咪,我至少还看得懂地图好吗?”

“在下表示十二万分的怀疑。”

“姓夏的!黑我很有意思吗?”

“还行,一般般吧。”

 

乐无异当然知道夏夷则并不是怕他走丢,而是怕他一直停留在回忆里。从这个层面上讲,夏夷则实在是个很细心的人。又或者事关他爱的人,不知不觉就温柔细腻起来。

幸好遇到的是夷则啊,乐无异跟在他的身后微微抿起嘴角。

何其有幸,能在未来预见一个最好的夏夷则。

 


评论 ( 7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