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一古二][夏乐/越苏]]江都轶事(12)

我真心觉得我可以做到完结!阔别许久的完结!!!



12

陵越向夏夷则坦白瑾娘房间中那块天墉铭牌并不是普通弟子所有时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乐无异看着,不禁在心里感慨,不愧是江湖传言要接掌天墉的人。

“你们看这里,这块铭牌背面这一团苍云花纹中央插着一柄剑。”陵越将自己的铭牌和拓本摆在一起,“整个天墉城只有两块,完整的这块是我的。”

这简直就是在告诉夏夷则,另外一块是百里屠苏的。

“原来陵越师兄你早就知道……”乐无异嘟囔了一句。经过提醒他才记起来,长剑贯穿苍云,这是天墉城执剑长老的象征。能持有这样铭牌的人天底下能有几个?

陵越很无辜,“我以为乐师弟知道。”

乐无异摸摸鼻子,“我一直以为偃师才对纹章有执念……”

天墉城也是有偃师的,并且无聊到在铭牌背面的花纹上做文章的,也是这一脉,但陵越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加探讨,“之前未曾言明,是在下不对。夏兄,若今后有何……”

夏夷则当然知道陵越要说什么,能让未来的天墉掌门欠人情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但他情愿没这回事。在这个江湖里,很多时候,欠人情就意味着天大的麻烦,对欠的和被欠的都一样。所以他打断陵越,“无妨,前辈不用记挂在心上。”

陵越淡淡一笑,见当事人都不再纠结,也就不往下说了。不过但凡与他相熟的人都知道,他不说,不代表他不记挂。

乐无异倒是没管这些弯弯绕绕,他说话向来很直,跟他的偃甲剑一样直,“那百里师兄为什么会卷入这件事?”

他一语切中核心。

对此,陵越也只能苦笑。百里屠苏为什么会卷进来?是因为有人潜入天墉杀掉了天墉弟子而百里屠苏是唯一在现场的人?还是因为长老不公,未明真相便要处置师弟?

“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师弟身世。屠苏本不姓百里,他姓韩,是乌蒙灵谷惨案的幸存者。”陵越最后选择了第三种说法。

出身乌蒙灵谷又姓韩,如果闻人羽在场,她一定会意识这意味着什么,但可惜在场的只有夏夷则和乐无异。好在陵越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屠苏的母亲是乌蒙灵谷的大祭司,韩家祖上曾发誓,子孙世代永镇焚寂,绝不离谷半步。”

“所以是跟焚寂有关?”

“不……是跟乌蒙血胆有关。”陵越叹气,“可乌蒙血胆是什么,我们完全没有头绪。”

他用了我们,夏夷则想,这个我们包不包括百里屠苏?

突兀地,他便想到了乐无异。会有那么一天,他和乐无异也会渐行渐远渐无书吗?直到有一天,再也成不了我们?

惶恐在一瞬间淹没了他。

 

吃午饭的时候,闻人羽发现阿阮居然也有食欲不振的时候。难得乐无异借客栈的厨房做了蜜汁鸡腿给她吃,她居然只吃掉三个,明明平常能吃掉整盘。闻人羽给阿阮夹了一筷子蘑菇,“身体不舒服吗,怎么吃得这么少?”

阿阮偷偷地瞟了一眼桌子另一边的陵越,又赶紧把眼神收回来盯着自己的饭碗,听闻人羽问她,便讷讷地道,“啊……是有点儿不舒服。”

“怎么会不舒服呢?上午去帮百里少侠号脉的时候还好好的。”闻人羽担忧地道,“天太热了吗?”可上次三伏天去蜀中吃火锅的时候也没见阿阮食欲不振啊。

“哦,可能吧。”阿阮搪塞了一句,她可不想告诉闻人羽上午的时候她不小心捅了马蜂窝,让某个人明白了某些他一直不明白的事。

想着,她又瞟了陵越一眼,再瞟了一眼,见陵越抬头不解地看她时,吓得赶紧低头扒饭吃。

频繁偷看的结果就是吃完饭大家各自行动的时候,陵越在僻静的楼梯角落叫住了她,“阮姑娘,我师弟的伤可有恶化?”

“哦?哦哦,没、没有。”阿阮现在有点儿心虚,但她逼自己直视陵越,“我觉得百里公子是中毒了,可是我说不清是什么毒。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写信问神女姐姐了,小红送信很快的。”

居然用花斑豹送信,神农峡的作风也是很古怪。陵越强迫自己不去想一路上这头花斑豹究竟会吓到多少人,“适才吃饭时,我见姑娘神情不是很好……我以为是我师弟伤情恶化。”

伤情恶化?我好歹算半个大夫,患者伤情恶化就不敢见亲属简直是开玩笑。阿阮想着,同时嘴上作死地来了一句,“万一是百里公子欺负我呢?”

欺负?陵越愣住,随即笑着摇头,“师弟他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反正已经捅了马蜂窝,阿阮就不在乎一天之内会不会再捅一个了,“你很了解你师弟吗?”

了解?自幼一起长大,我曾以为我足够了解他,可是现在看我可能真的不够了解百里屠苏。陵越这么想,但话是不能这么对阿阮说的,他只是说,“在这方面,我很了解他。”

“这方面呀……”阿阮觉得这个状语加得很奇怪,感觉奇怪的同时,下一个问题没咬住,从唇边露了出来,“那你喜欢百里公子吗?”

陵越被问住了。

喜欢?这要看怎么定义喜欢。

“我没有像喜欢蜜汁鸡腿一样喜欢屠苏,”思考片刻后,陵越想起乐无异吐槽的关于阿阮与蜜汁鸡腿的吐槽,最终选择这么回答。可他自己清楚,他在避重就轻。

当初乐无异刚发现阿阮喜欢他做的蜜汁鸡腿时,经常端着盘鸡腿逗她,问她到底是喜欢夷则多一点还是喜欢他多一点。阿阮往往都是一脸鄙视地表示,她喜欢乐无异就像喜欢他做得蜜汁鸡腿一样多,喜欢夏夷则就像喜欢他做的金齑玉鲙那么多,然而她最喜欢的还是会陪着她一起吃的闻人羽。

她一直以为像喜欢蜜汁鸡腿一样喜欢就是非常非常喜欢的意思。

见女孩子的眼睛突然暗下去,陵越有点儿纳闷,但他不想继续纠结他到底喜欢不喜欢自己师弟的问题,“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无异说下午他要上街买些制作偃甲的材料,他让我问你,你要不要跟他和夏师弟一起去。”

阿阮摇头,心想,我又不傻,跟这俩人一起上街简直就是被花式闪瞎,谁要跟他们一起走!

 

乐无异特别热衷于拉着夏夷则上街,照他的话讲来便是这人修道都要修傻了,他这是让夏夷则感受一下人间烟火,省得他某天真的扔下这群朋友羽化登仙去了。

对此,夏夷则倒是没什么异议。他喜欢,就随他去。他想拉着自己,那便随着他走,管他天涯还是海角。反正跟乐无异在一起,自己从不担心会寂寞——如果一直在一起,我们大概就永远是我们。

“诶,夷则,你看,你师姐出新书了!”乐无异突然一声怪叫。

夏夷则抬头,见他手上拿着《逸尘子外传·柒》不由得一阵头疼,等他看见乐无异以光速买了一本揣进怀里时,头疼得更厉害了,“无异,你就不能只看看偃甲图谱吗?”换句话说,少看这些没边没谱的志怪小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乐无异摇头晃脑,“这是要进贡给太师父的,省得他闲到发慌。我太师父要是得了闲,整个武林就闲不得了。”

夏夷则聪明地保持缄默,流月城一门师控,自己还是别掺和,省得哪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们在街上逛了几圈,乐无异补充了一些偃甲材料,给闻人羽带了块磨枪的磨石,又给阿阮买了些糖果蜜饯,这才踏上回客栈的路。路过侠义榜的时候,两人下意识地凑过去翻了一下。

侠义榜不只是需要帮助的人寻求帮助的地方,也是江湖最大的八卦传播渠道之一,乐无异好久之前就养成了定期翻看侠义榜的习惯。他翻着翻着突然看到一条,“夷则!你来看!跟逸尘子有关诶!”

夏夷则凑过去一看。京城里有家官宦的小女儿胎里不足,身体虚弱,某郎中言只有把天眷神珠磨粉入药方才能保女孩儿平安长大,与常人无异。江湖风传天眷神珠在逸尘子手中,这家男主人对江湖之事一无所知,无奈之下便去侠义榜登记了这个任务,希望逸尘子能看到。

“啧啧,疾病乱投医啊。红袖添香说天眷神珠在逸尘子手里,还真有人信她。”乐无异摸摸下巴,“不过,那珠子还真你手里吧?”

“在我手里,不过那珠子就是南海老蚌产的珍珠,根本不像传言讲的乃冰蛟目珠炼化而成。只是个头大了点儿,姑娘家磨粉入药估计能美白,但真要治病……”夏夷则摇头,“怕是不行吧。”

乐无异叹气,“这年头找个好郎中哪那么容易。”

“如果真要对这家小姐的病情有帮助,给他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天眷神珠如今不在我身上,看来此间事了,还得回太华一趟。”夏夷则看得开,虽然天眷神珠价值连城,但终究死物,能入药保人平安也比摆着无用强。

“说好的看江南花呢?姓夏的,你不会又坑我吧?”乐无异哼了一声,“果然是坑我的吧。油嘴滑舌,当真不负逸尘子之名。”

竟把这茬事忘了,夏夷则扶额,他当时也就是开开玩笑,谁料想乐无异居然当真了,还心心念念了这么久。

不过这样也挺好,但行程就要重新规划了。

“不如我先回太华再去京城,你且去江南等我?送个珠子,用不了几天。”他计划了一下,感觉很靠谱。

乐无异扑哧笑了一声,“得得得,我又不是不知好歹,能帮到被人当然好啦!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太华再去京城?反正我也无事,去拜访下清和前辈,我上次去捐毒得了两坛子酒顺路给你师父送过去。”

夏夷则点头,这样也挺好得,路上搭伴,省的寂寞。

他们谁都没意识到,这么计划的话,他们又有小半年要一直在一起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