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明珠有泪(上)

 @一襟风雪载昆仑 的脑洞,我只负责撸出来投喂她=。=

武侠文,大家没有啥法术超能力也没啥主角光环就酱

祝阿碧事事如意啦!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团团,鱼戏荷叶间……”

远远地,便能听见江南女子婉转悠长的歌声。此时西坠的日头看上去就像一只毛茸茸的橘红色毛线团,广阔的天幕仿佛没有边际的丝绒绢布,温暖的橙红色毛线团被层层叠叠铺展开的流云半遮半掩地簇拥着。江南城镇中四通八达的水道被晚霞投映成一片绛紫,日暮归巢的鸟儿掠过水面留下一道浅灰色的痕迹。长篙搅碎晚霞的绛紫,水面微微漾动,仿佛一匹江南特产的织锦,瑰丽无双。

乐无异在漫天晚霞之下翻了个身,木制的船板嘎吱嘎吱地响了两声。他翘着二郎腿,双臂枕在头下,闭着眼睛。余辉落在他的眼睫上,化作一点温柔迷离的淡金。

撑船的船工是个哑女,清清秀秀的,带着顶草帽,划着长篙。这叶小舟被她带着穿过桥洞和阁楼的阴影,从水面上翩然而过。他们路过一片临水的酒肆,花雕醉人的酒香和青梅甘甜的香气混在一起。乐无异用力吸了几下鼻子,砸吧砸吧嘴,仿佛馥郁的酒香化进了嘴里。

忽然船舷动了动,酒香更浓郁起来。然后又是一阵衣袂摩擦的声音,有人坐在了乐无异身侧。

乐无异懒洋洋的连眼睛都没睁,“光天化日之下,未经主人家允许便强行登了人家的船。怎么,堂堂逸尘子还有做强盗的一天?”

“你怎么知道是我?”夏夷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顺手将酒坛摆到一边。

“你带了酒?”乐无异睁开一只眼睛,用余光瞟到酒坛上的泥封,“江南临江楼的醉花荫?一年只产二十坛,便是皇帝也没那么容易喝上。啧,你用什么跟临江楼掌柜换的?”

“我想要醉花荫还用东西换?”夏夷则笑了一声,“别说区区一坛醉花荫,便是临江楼最有名的八宝粽,我要多少也有多少。”

“哦,对,我忘了。”乐无异觉得刚刚自己讲了个天大的笑话。三年前逸尘子救了临江楼掌柜的宝贝女儿,从此醉花荫和八宝粽每年都得匀出一些送上太华。

“我在前面的积珍阁订了琳琅宴,乐少侠可否赏脸跟在下一起同前去?”积珍阁的琳琅宴也是鼎鼎有名,夏夷则想着乐无异生长于大漠,鲜少来江南。他还记得上次见面时乐无异曾提过一次江南积珍阁的琳琅宴,这次索性定了一桌,也算圆了心愿。

一听有吃的,乐无异立刻爬起来,“你还真定着了琳琅宴?哈哈,夷则果然够朋友!”

夏夷则正忙着稳住他,“小心船翻了。”

乐无异吐吐舌头,“怕什么?又不会真的翻了。”

“前面便是积珍阁,天色也挺晚了,不如你让船女回家,我们吃过饭之后走回去?”夏夷则想了想,“你住哪家客栈?”

“南面那家福来。”乐无异冲南边努努嘴。

“我在此地有间别苑,不如搬来与我同住?”夏夷则提议道。

“那敢情好啊!等我收拾完东西就去蹭住。”乐无异美滋滋地道。不是他嫌弃客栈,只是客栈再怎么好也不上家里不是?

说着,他回头冲船女比划了几个手势,船女也依依呀呀地回了他,在前边靠岸,待两人下了船便撑着船原路返回了。

 

积珍阁藏在江南纵横的小巷之中,不大的门,但进去之后别有洞天。茫茫的一片水,荷叶莲花铺满水面,三个精致的小亭子如凤鸣般立于水上,亭子之间靠着竹制小桥相连。娇俏的少女站在竹桥上,微微弯腰,请他们往里走。

乐无异新奇得紧,“这地方好漂亮。”

夏夷则领着他踏上竹桥,进了东边的亭子。

两人坐定,菜便源源不断地上桌。负责上菜的都是正值妙龄的少女,面带微笑却不说一句话,将菜放下便行个万福自行离开,并不会让客人觉得店家不周,又自有点儿矜持在里面。

餐具都是细致的瓷器,一溜儿的雨过天青色。热菜、冷盘和汤羹按顺序摆好,肉类河鲜混着新鲜的瓜果蔬菜,有的菜肴下面还垫着花瓣,看着就赏心悦目。捐毒大漠来的乐无异带着点儿敬畏看着入菜的百合花瓣,摇着头道,“你们中原人真是太丧心病狂了,连花都吃。”

夏夷则拈起朵斜放在盘子里的萝卜雕花放进乐无异手里,“别小看这朵雕花。雕这朵花的是庖丁的后人,当今天下第一刀。取整块新鲜萝卜,下一百二十八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不管是皇宫大内的珍卉,还是传说中才有的仙草,一百二十八刀一过,必定栩栩如生,与描述分毫不差。”

乐无异拍了下手,“对,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刀。相比之下,那些成天拎着刀砍砍杀杀的江湖人可真落了俗套。”

夏夷则拍开酒坛的泥封,酒香顿时更加浓郁。他先替乐无异斟满面前的酒杯,又为自己倒上酒,“乐兄好不容易来江南一次,在下算半个江南人,略尽地主之谊,乐兄不要嫌弃。”

“好说好说。”乐无异跟他碰了杯,抿了口酒水,绵长甘洌,跟他喝惯的塞外烈酒比又是一番风味。

两人也不拘束,提筷边吃边聊。乐无异夹了块东坡肉,嚼嚼嚼之后突然感慨,“唉,要说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还是我哥那儿扎尔大叔做的烤羊腿。哎呀,好吃到没朋友。”

大漠那种地方,菜比肉贵,水果更是寻常人家吃不起的奢侈品。一般来讲,生活在大漠中的人多以小牛肉和羊肉为食,主要的方法就是烤。一块块的肉穿在铁钎子上,压紧压实之后用火烤,或者直接一整条羊腿架在火上,烤熟了的部分就用匕首片下来蘸着佐料吃。

乐无异的哥哥安尼瓦尔是狼缇的首领,狼缇的总部在大漠腹地的一片绿洲里。夏夷则当初跑到雁门关调查一桩谜案,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乐无异,但却始终没机会跟着他深入沙漠去狼缇那里看看。

“扎尔大叔本来在雁门关旁边的一个小镇子上开了家饭馆,可惜当地恶霸看上了他女儿,就是萨拉姐,非要抢去做老婆,不从就要杀了大叔全家。我哥路过小镇正好听说了这件事就顺手把大叔一家全带到狼缇啦。”说着,乐无异又夹了块蟹。然而他鲜少吃河鲜,研究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吃,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夏夷则。

夏夷则无奈,伸手去取乐无异的骨盘,“事前说明,在下的手是干净的。”

“知道知道,你手比我脸都干净。”乐无异眼巴巴地瞅着夏夷则正在剥蟹壳的手指,搞得正在剥蟹的人十分尴尬,咳了一声,“乐兄,你这次来江南不光为了游玩吧?”

“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单纯来找你玩的?”乐无异的眼睛骨碌碌地一转,“哦,是了,那帖子你也收到了,对不对?”

帖子?逸尘子自然是收到了。夏夷则将剥好的蟹肉放回乐无异的碗里,“你也收到了?”

“不是我啦,是我哥。”乐无异美滋滋地吃了口蟹肉,“我哥向来不屑于关心这种事,我拿了帖子瞅了几眼,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想着上次分开时你说你要回江南,正好顺路看你,所以我就来了呗。”

夏夷则摇头,“发帖子的锦绣山庄我从未曾耳闻,更不要提帖子上说的鲛人了。鲛人为传说中的种族,世上还真有不成?”

“我一路过来,听过的关于鲛人的传说不下十个,传得有鼻子有眼,备不住这个神奇的海中一族真的存在呢。”乐无异又扒了几口笋丝进嘴里,“不是说前朝皇帝有位爱妃就是鲛人吗?可惜去世得早。”

“宫闱秘事和坊间传说大多算不了真,归结起来还是以讹传讹,传着传着就变了样。”夏夷则微微皱眉,看起来乐无异颇有兴趣,难道他真想去凑个热闹?

果然,只听乐无异道,“管他真真假假的,去看看又不会少块肉。夷则,你肯定会陪我去吧?”

“在下对此并无兴趣,”夏夷则果断拒绝。

“真不去?”乐无异冲他眨巴眨巴眼睛,“好夷则,跟我一起去嘛!”

夏夷则不语。

“去嘛去嘛,真不去?”乐无异打量了下夏夷则的神情,见他不为所动,只得夸张地叹口气,“那好吧,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去了。唉,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要是那鲛人被强抓来看着可怜,我忍不住揍了那个什么锦绣山庄的主人可怎么办?”

夏夷则扶额,他明知道乐无异是在激他,奈何他就吃这套。他长长地叹口气,“说好了,我只陪你去看一眼。”防止你弄出什么无法收拾的麻烦来。

“啊哈!”乐无异欢呼一声,“我就知道夷则最好啦!”

夏夷则用力捏着筷子防止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使出一招寒冰落,“好好吃你的饭,乐兄。”

乐无异冲他厚颜一笑,乐呵呵地投入了美食的怀抱。


评论 ( 7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