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夏乐]丢了钥匙也不会死

傻白甜十题还是三十题来着我忘了,反正是其中之一

就当七夕贺文吧,人家七夕在虐狗,我七夕在发烧,也是服了自己_(:зゝ∠)_



01

夏夷则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他醒不过来。

他时而觉得自己正站在一片薄雾笼罩的田野,褐色的大地一直绵延到视野的尽头;时而觉得烈日当头,他站在高大乔木绿荫里,耳畔是枯燥单调的蝉鸣;时而又听到滚滚的雷鸣,一望无际的江面白雨跳珠,他站在江水的中央入目一片茫茫,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

春夏秋冬四时之景不停轮换,他看见他苦苦等候的人向他走来。

乐无异看上去悠闲得很,穿着t恤和牛仔裤,没带枪,短靴里也没插着匕首。他走过来,张开双臂环住夏夷则的肩头,用自己的鼻尖去蹭他的鼻尖。

夏夷则抱住这个人,闭上眼睛。

他知道这是梦,只有在梦里他的无异才会像往日一样拥抱他、向他撒娇。就算是抱着这个人,他也深刻地意识到,乐无异已经不在了,他的无异大概已经在苍茫的森林里安静谁去。

他想喊,可嗓子像是被棉花堵住发不出一丝声音;他又想哭,可眼泪如同干涸了一般,怎么都流不出来。

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的乐无异对他笑笑,生动得跟他每个早上一睁眼就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可笑得生动又美好的乐无异却逐渐变得透明,仿佛落进湖水中的雪花……

夏夷则茫然地四望,可他再也找不到乐无异的影子,入目皆是萋萋芳草,绵绵雾霭让他看不清远方,可他知道那里也只有寂寥的云天和同样苍茫的大地。灰色的河水从他脚下流过,一刻不停地奔向地平线,鲜明地分出这边和那边,就像冥府的界河划分出生和死的区别。

他知道自己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可那么远的路,没了乐无异,他要怎么走下去?

 

02

清和按响夏夷则家的门铃。

夏夷则很快应了门,看见是清和的时候愣了一下,“老师?”

“来看看你。”清和进门将手上的东西交给自己的学生,“顺手给你买了点儿东西。”

“谢谢老师,”夏夷则接过东西,印着连锁超市logo的塑料袋里装的都是些水果,不过里面突兀地混进去一盒炸鸡,估计是温留背着清和塞进去的。

清和也不跟自己学生客气,“早上我买的时候看那个桃子不错洗两个给为师。”

夏夷则应了一声,提着一袋子水果往厨房走。

清和见他走了,才在客厅里溜溜达达地转了一圈,路过卧室时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叹气。果然,客厅和卧室都跟出事前一模一样,乐无异的快递还没拆包装,也不知道夏夷则每日是怎么在这个充满了他和乐无异共同记忆的屋子里生活下去的。

忽逢大变,清和不怕夏夷则撤去所有跟乐无异有关的东西,甚至不怕他听不得乐无异的名字。他怕的是这个,夏夷则跟没事人一样,日日夜夜生活在他和乐无异共同的家里。

他怕夏夷则会崩溃,或者说夏夷则已经在崩溃,缓慢地、痛苦地、从内到外地崩溃。

清和再一次叹气,坐回沙发里。夏夷则出了厨房,将果盘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圆滚滚的水蜜桃上沾着晶莹的水珠。

虽说之前只是拿桃子当个借口,可清和还是拿了一个,不过没吃。他看着坐在自己的对面的夏夷则,他引以为豪的学生安静地坐着,仿佛一尊遍布裂纹的瓷器,只等着最后一击便会哗啦一声碎成碎片。

“夷则啊,你要不要搬出去住一段时间?”清和斟酌着开口,“你看……”

“不必了,老师,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住这儿要住别的地方?”夏夷则看上去沉静又理智,唯独眼神有一点儿恍惚,“我这里的武器之前全被闻人搜走了,出不了大事,您不必担心。”

除了叹气清和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干他们这一行的或多或少都有点儿心理缺陷,毕竟常年行走于黑暗中,接触到的谎言和背叛远比信任和爱多。

当日的情况清和也是知道一些的。乐无异所在的情报局追踪组得到错误的线报,被引入一片埋伏好的森林……夏夷则所在的救援组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来及救下追踪组的白露。白露说乐无异中了毒,抹在对方刀刃上的,他坚持了很久,可是救援组来得太晚了,他还是没挺过去……

夏夷则翻遍了森林却没找到乐无异的尸骨,他不敢仔细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始至终,夏夷则都没告诉清和他还能看到乐无异。

他知道乐无异不在这儿,但是没用,他还是能看到他。他甚至还能跟他对话。就好比刚刚,他拎着袋子进了厨房,就看见乐无异穿着他那件心爱的小黄鸡围裙靠着留理台,见他提着东西进来便眨了眨眼睛,“有客人吗,夷则?”

是我老师来了,夏夷则微笑着回应他。

“清和前辈啊,正好今天没任务,我们中午出去吃吧!”乐无异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前几天楼下开了家云南菜,不如去试试看?”

不错,夏夷则这样想着拉开冰箱门将东西安置好,可等他回头时,乐无异已经消失不见了。

……

是啊,他本来就不在那里。

夏夷则自嘲地笑笑。

现在还能分得清什么是幻影什么是真实,那以后呢?他反问自己,夏夷则,你以后分得清虚幻和真实吗?你还愿意分得清吗?

 

03

夏夷则将枪抵在男人的额头上。

他一口气追了一个月才追到自己目标,现在的情况是他的伤口在流血,脖子上曾被人全力扼住的地方如今已泛起一圈青紫的指印,衣服覆盖下上有许多擦伤和淤青,但夏夷则持枪的手很稳,枪口抵着男人额头的一小片皮肤。

月亮被飘过来的云挡住,暗夜里便再无一丝光亮。

枪口下的男人喘着粗气,“你居然追来了?”

夏夷则的目光冷且沉,像是寒冬腊月里结冰的湖水,“追踪组收到的线报,你以为你真的做得天衣无缝,没人怀疑?”

“我以为你把我当朋友,”男人咳了几下,声音嘶哑。

夏夷则看着自己枪口下的这个人。

他们曾经一起穿越过世界上最乱的地区,一起喝过酒,彼此交付过后背,他还没自己挡过一颗致命的子弹。他当然拿他当朋友,不过一朝背叛,无论前尘往事,皆需一死。

“朋友?”夏夷则冷笑,他想起被这片森林吞噬的、自己的同伴和挚爱,“追踪组的人呢?要我没记错,你跟追踪组的人关系也不错。你把他们骗进这片森林的时候、你背叛的时候,可曾想过他们也拿你当朋友?”

男人哑然。

对,他本以为夏夷则的朋友不多,或许自己以此能从他手底下讨条命回来。却忘了,夏夷则本来就是个冷心冷清的人。

“对,干我们这行的不该有朋友。”枪口下的男人扬起脸,直视夏夷则,“没有朋友,只有立场。”

所有的友谊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卧底干的就是拿感情换取情报的勾当。

“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男人的唇边绽开一点儿残忍的笑意,“我知道你和乐无异……杀了我,乐无异也回不来了。”

夏夷则干脆利落地开枪,男人倒在他得脚下。

“他回不回得来跟我杀不杀你没有关系。”夏夷则对着尸体解释,“就算无异还在,我也一样会要了你的命。”

云移月出,如水般的银辉重新洒向大地,夏夷则已然不见了踪影。

 

04

情报局有自己的一片墓地,任务里殉职的成员都葬在这儿,找不到遗体的就立个衣冠冢。墓园里松柏常青,人烟稀少。夏夷则拎了瓶酒坐在乐无异的墓碑前。

他不知道该跟乐无异说点儿什么,他也知道无论他想什么乐无异也都知道。

相对无言,剩下的就只有喝酒了。酒不是什么好酒,但胜在度数高,易醉。夏夷则想要的就是痛痛快快地醉一场。

他一口接一口地喝,最后终于如愿醉倒。恍惚间他又看见乐无异,他们似乎是去了乐无异一直想去的那家云南菜餐馆。乐无异在点菜的时候冲他笑,吃饭的时候还在笑,像是要把剩下的全部笑容都留给他一样。

夏夷则想问他,你还有那么多愿望没实现,我们还有那么多的纪念日没过,你怎么忽然就离我而去了呢?我还能看见你的影子,可你不再跟我说话。我一转头,你就不见了。未来的路那么长,只有我一个人,光是想,我就绝望得要哭出来了。

最可悲的事不是你失去了恋人从此只在睡梦中才能窥见往日的吉光片羽,而是在最美丽的梦境里你仍能清晰的意识到,你的恋人已经不在了,入你梦里的不过是一缕幽魂。

未来于他们这些人来讲总是太奢侈。

 

夜风吹走了夏夷则的梦境。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沿着墓碑间的小路向外走,天边燃烧的红云落在他的肩头犹如冉冉盛开的红莲。

不管经历过如何撕心裂肺的绝望,人还是要继续向前走的。生命就是这样,犹如奔腾江河不会为刻骨铭心的爱停留,更加不会为无可奈何的失去驻足。

 

夏夷则在小区入口旁刚刚修葺一新的甜品店前站了一会儿,他记起乐无异曾嚷着要来吃这里的曲奇。他暗自记下明天店开的时候要来买上一些,乐无异虽然吃不到了,他吃也一样。

他划卡进楼,发现电梯在十三楼停着。从事特殊工作的直觉让他皱了皱眉,十三层正好是他住的那一层,这栋楼一层只住一户,平时除了他和乐无异鲜少有人去十三层。

电梯板上红色的数字有规律地减小着,夏夷则心烦意乱地想,大概是闻人或者阿阮不放心过来找过他吧,或者压根就是不小心按错楼层的人。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夏夷则进去之后门马上合拢。他盯着金属门发了一会儿呆,等到十三楼到了,电梯门一开,他就愣住了。

一个裹着皱巴巴灰色外套的乐无异坐在家门外,双手抱着腿,脑袋枕在膝盖上,似乎睡着了。

一个等在家门外的乐无异?

夏夷则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不敢出声,生怕这又是他的幻觉。良久后,等他觉得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时,才轻轻地唤道,“无异,无异?”

枕在膝盖上的脑袋抬起来,乐无异打个哈欠,“回来啦,夷则?我没带钥匙进不去门,你快点儿开门,我要困死啦!”

宛如灰色的世界突然着了色彩、破旧的音乐盒终于发出乐声,夏夷则似乎听到自己身体深处重新焕发生机的汩汩水声。他颤抖的手几乎要拿不出钥匙,深吸几口气后才能哽咽着出声,他对乐无异道,“欢迎回家,无异。”

 

05

白露在慌张之下没能摸出乐无异微弱的脉搏。

那片森林出产山参,乐无异和白露分开的地方距离埋伏圈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上山采参的参客又恰好路过那里。

乐无异的伤势太重,出不了山,把他搬回家的参客只好用土方为他驱毒。也算他命大,居然这么活了下来。

山里少药,乐无异养了好一阵子才勉强能下地走路,其间他想向外传递消息,又怕消息泄露害了救他的人。

不管这其中有多少艰辛,最终他还是回来了……除了他之前洗脸时不小心把自己家的钥匙掉进了打水的井里。

 

 

 

 

 

 

 

 

全文完


评论 ( 23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