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夏乐越苏]封决祭剑(09)

09

回到吧台的时候,闻人羽和调酒小哥正好谈到耗子精的问题。调酒小哥只当闻人羽好奇,知无不言,“我跟你讲啊,这几只耗子皮糙肉厚,肯定不好吃,不过倒是挺有意思,活的二逼青年。”

“阿羽,谈什么呢?”夏夷则坐回座位,他旁边的位置之前空着,现在坐了个一头黄毛的青年,端着杯梦幻夏威夷独饮。

闻人羽往右挪了挪,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几只小耗子。”

“别小看了这几只耗子,”调酒小哥压低声音,“我跟你们讲,今天白天,昆仑特科的人都来查了呢,啧啧,不知犯了什么事。”

夏夷则和闻人羽对望一眼,绝对是陵越一行人了,闻人羽装作好奇,问道,“特科?我还没见过特科的人呢,他们都什么样?”

“领头的那个,天墉城陵越,你们总听过吧?”调酒小哥说完自己打个哆嗦,“狠角色,一般妖惹不起。”

原来陵越大哥这么有名?闻人羽之前竟从来不知道。

“他带着了两个人,一个扎马尾的咱先不说,另一个也了不得。娘呦,那一身凶煞气,压得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调酒小哥绘声绘色地描述一遍白天的情况,“我一听那是陵越的师弟,顿时就悟了,赶巧是同门啊,怪不得那么厉害。不过据我这双善于发现JQ的眼睛观察,两人的关系绝对不止师兄弟。”

夏夷则和闻人羽无奈,这些我们天天都能围观,顶头上司的八卦我们可不可以不听?!

幸好调酒小哥马上转移了话题,“真不知道他们问那两只耗子精做什么。人类都说了,胆小如鼠,一群胆子比针眼儿还小的耗子敢干什么?上次让它们尝尝白面儿差点把它们吓死。”

白面儿?夏夷则心中一动,“白面儿?”

“您是第一次来,当然不知道,”调酒小哥随随便便一指,“就那边那群人抽的那个,最新型的缓解剂。”

缓解剂,针对某些妖类嗜血嗜杀本能开发的安慰品,服食之后可以一定程度上抑制妖类这些本能。

“耗子嘛,不吃也行,反正它们也不会吃人,顶多嗑嗑别人家木头家具,吃了也没问题。哪天哄骗它们吃了一点儿,吓得它们俩腿都软了,”调酒小哥不屑地道。

闻人羽又说了什么,夏夷则没注意,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腰上扫来扫去。低头一看,是一根姜黄色的猫尾,尾巴尖一撮黑毛,兀自摆来摆去。尾巴的主人就是那个黄头发青年,没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发现,尾巴尖颤抖着轻戳夏夷则的腰眼。

夏夷则脸黑,借着吧台的遮掩单手捏决,细小冰锥蹭蹭蹭擦着猫尾巴爆开,黄头毛青年一捂屁股,愤怒地瞪了夏夷则一眼,恨恨离开。大概在猫妖的心目中,尾巴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吧。

这一番动作自然瞒不过闻人羽,她拼命忍住笑。

夏夷则脸色镇定隔着衣服捏捏兜里几个小包,给闻人羽使个眼色,两人一同起身要离开。

调酒小哥在后面大喊,“先生,您到底是什么族啊?大不了我们互换嘛,我是——”

“八哥,”夏夷则冷冷地道。

“诶,你怎么知道的啊?”

闻人羽扶额,除了八哥,还有那个种族能八卦聒噪到这个程度?

夏夷则停下脚步,“你真想知道?”

“真的!比珍珠还真!”调酒小哥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

“无可奉告,”夏夷则风轻云淡地摆手。

调酒小哥吐血三升,光荣阵亡。

 

夏夷则和闻人羽刚一回到特科驻地,襄铃立刻来索要微型摄像机,夏夷则一脸纠结,“襄铃,能剪辑一下再看吗?”

“干嘛要剪辑?”襄铃连上电脑开始读取里面的数据,“万一剪掉了什么重要信息怎么办?”

夏夷则更加纠结,一回头,只见同僚和上司六人排成一排坐在屏幕前,陵越笑笑,“别紧张,坐下来一起看。”

夏夷则木然坐下,他已经做好被笑到死的准备了。

果不其然——

“哈哈哈哈,夷则,你居然被一只狗调戏了,真是、真是……哎呦我不行了,笑死我了!”

夏夷则默然,无异,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第一个。

“咦,夷则,不是猫才喜欢鱼吗?”

阿阮,我都说了我不是鱼!

“那个夷则啊,子曰过,敬业是一种好品质,所以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子根本没曰过这种东西好不好!

“画面怎么一直摇啊?发生什么了?”

襄铃,你不要再问了!

“啊,这个啊,那是巴拉巴拉巴拉……”

闻人,你怎么能?!

“此等小事,无须在意。”

屠苏,为什么连你也……

陵越总结,“闻人,回头记得提醒我给夷则涨奖金。”

夏夷则眼神死,我一点儿不觉得因为这种事涨奖金值得骄傲。

偏偏阿阮还火上浇油,“夷则,你说你这么受欢迎,小叶子知道吗?”

乐无异夸张地捂住胸口,“阮妹妹,我这心呐拔凉拔凉的呀!”

“拔凉拔凉的是我好吧,”闻人羽抱着胳膊冷笑,被调戏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没有一个男人受欢迎真伤人心。

方兰生神补刀,“非人类的世界真危险,夷则,怪不得你要易骨。”

我不是因为这个要易骨的!否则我去整容好不好?!

“好了好了,说正事,”眼见着夏夷则血条只剩一层皮,陵越终于出手制止,“夷则,东西给阿阮化验,然后……”

“陵越大哥,二组的通讯请求,接不接?”襄铃举手。

“放出来,”陵越点头。

“呦,小陵越,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一开口就拉仇恨值的男人眨眨眼,被誉为昆仑委员会第一路痴的叶海出现在屏幕上时手里还拿着擦得锃亮的烟杆,“你们组前几天通缉的那个什么……呃……风什么来着我替你捉住了。”

“是风广陌,前辈,”陵越纠正。

叶海不在意,“不要在意细节,人家现在叫尹千杯。”

“是尹千觞,组长!”副组长辟尘恨铁不成钢地扯开叶海,“具体情况由我来讲,没问题吧,陵越组长?”

陵越示意对方没问题。

“是这样,今天我们组长依旧走丢。我们约好江都龙星商会见面一起拜访那群青蛙一样的小龙人,结果组长硬是顺着酒香走到了花满楼,所以计划被迫更改成了寻找组长,”辟尘一脸嫌弃,上来就揭了自家组长的短,“结果组长一如既往的狗屎运,跟他勾肩搭背一起喝酒的临时酒友居然就是你们要找的嫌疑犯。”

真是传奇的经历,乐无异默默地记下一笔,打算过几天回流月城时讲给师父听。唉,幸运EX和幸运E虽然只差了一个字母,确实天差地别啊!

陵越已经见怪不怪,他与叶海打交道没有十年也有八载,对方似乎把所有的属性点都加在幸运值上以至于某些时候幸运得让人想揍他。

“你们还在江陵吗?要是方便的话,把人给你送去?”叶海探出个头,“我们二组好久没事干了,难得有个大任务,别抢好不?”二组的工作最为清闲,组员大部分都是妖类,还是一些略带不思进取意味的妖类,组长叶海倒是个地地道道的人类,但从性格上来讲确实另一种意义上的妖怪。特科一组负责刑侦案件,三组负责各类会议安全,又名保安组,四组负责技术援助,阿阮就是出身四组。而二组名义上的工作为探幽,实际上就是遇山爬山、遇水渡水,碰到遇上困难的妖怪帮上一把,因此二组又被戏称为特科的形象大使。

所以,二组基本没办过案,组长叶海闲到长毛,这次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

为什么要抢?人早晚到我手里,陵越表示自己无所谓。

然后就被yoooo地刷屏了,叶海催促辟尘赶紧召集组员,带着尹千觞立刻奔赴江陵。

陵越打断他一连声地快点,“正好,江陵的荒原酒吧有问题,来的时候前辈记得申请张搜查证。”

叶海眼睛一亮,“这个我喜欢!” 

看着叶海兴高采烈的模样,闻人羽默默地把“这只是个假设”咽回了肚子里。

“另外,前辈也是偃师中的翘楚,有没有听过叫织梦的偃甲?”陵越问道。

“织梦……织梦……”叶海小声念叨几遍,随即摇头,“没听过,乐家小公子也没听过?”

乐无异也探出个头挤到屏幕里,“我问过师父,师父表示他不知道。”

叶海摊手,“那我也不知道。你们也知道啦,有的时候我们偃师做出来的东西可能连我们自己都说不准有什么功能。”

乐无异连忙点头表示赞同。当初他跟技术科一起接了上头的任务,开发防爆仪,用于防止某些可以埋入地下的爆破符咒的仪器,类似于排查地雷的装置。结果半年后正品没做出来,倒是做出了一款扫地机器人,注入微量灵力即可连续扫地两小时,实乃居家必备过日子的极品装备。

接下来,两组的头儿商定了会面的时间地点,一切都确定后叶海才满意地切断了通讯。

陵越在风广陌的名字下打了个叉,这个人来得莫名其妙,但愿对案情有所帮助吧。


评论
热度 ( 24 )